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院士談紅芯造假: 穿上創新「馬甲」危害更大

與紅芯事件相比,欺騙性更強、對網絡安全威脅更大的是那些給不可控、不開源的外國專有軟件“穿馬甲”的行為。

紅芯瀏覽器是基於谷歌舊版本的內核進行的再開發,使用代碼為開源代碼。

近期,紅芯事件引發了計算機界的激辯。

8月15日,紅芯國產瀏覽器被曝並非自主創新,網傳視頻解壓其底層代碼顯示大量文件照搬谷歌瀏覽器舊版。事件發生後,紅芯方面包括創始人陳本峰始終表示,有創新,並未抄襲。

記者在國家知識產權局網站專利檢索中,輸入紅芯創始人“陳本峰”,勾選“發明專利”一欄,可以檢索到16個與瀏覽器相關的專利授權。

近日,又有網友盤點了國產“愛抄”的開源軟件,並對開源代碼利用也提出了質疑。

那麼,有創新,是否就表明是自主創新?紅芯的創新又能否保證安全可控?究竟如何才能擺脫我國軟件業受制於人的現狀?帶着這些疑問,9月11日,科技日報記者採訪了信息系統工程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沈昌祥等業內專家。

只是開源代碼的“搬運工”

“創新程度有大小。”沈昌祥解釋,“如果原來沒有,現在有了,我們稱為原始創新;如果在核心技術上沒有突破,只是讓技術更全面、更好用一些,我們稱為科技進步。”

紅芯瀏覽器的創新並非從無到有,而是基於谷歌舊版本的內核進行的再開發,使用代碼為開源代碼。

“利用開源代碼進行創新性工作是貫穿於整個軟件業發展的,我們應該尊重這個規律,完全從頭自己搞一套的是‘傻瓜’。”沈昌祥說,無論IBM還是微軟都利用開源代碼進行創新。

但是,“某種意義上說,開源又是極不安全的。”沈昌祥說,因為它有“麻痹性”,以為源代碼全部公開就透明了,就完全掌握了,事實卻是,一個系統的代碼有幾千萬行,想要真正掌握,必須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時間去分析,工作量堪比重新開發。

“如果紅芯真的對代碼進行了全面掌握和理解,應該會對代碼進行大量修訂工作。”一位來自公安部系統的專家表示,角度、任務、場景、需求等不同,代碼必定不同。此外,紅芯使用谷歌老舊版本,既未能自主演進,又無法跟從新版本進化,也表明紅芯並未“吃透”源代碼,而僅僅是開源代碼的“搬運工”。

“真正的自主創新一般是在對代碼吃准摸透的基礎上,通過創新產生了另一個演進方向。”上述專家表示,例如谷歌瀏覽器內核其實是在蘋果瀏覽器內核WebKit開源代碼的基礎上演進的,最終衍生出自己的Blink內核,包含大量創新,可自行掌控,才能稱得上自主創新。反之,如果閉着眼拿為己用,又聲稱“可控”,等同於幫助大量漏洞“偽裝潛入”,動搖安全根基。

自己動手就自主可控?

“現在自主可控滿天飛,認為自己動手了就自主可控,這樣的認識不全面。”沈昌祥說,操作系統、CPU都以代碼為根基,很多國際廠商都與中國簽訂了合作協議,表示已經授權開放給中國了,真是這樣嗎?

沈昌祥舉例道,微軟和中國合資成立神州網信之後,2個月就聲稱推出了安全可控的Win10政府版。“這麼短的時間,中方企業難以完成法律要求的對幾千萬行代碼的系統進行底層改進,更別提自主創新。”

沈昌祥2015年曾擔任Win10政府系統審查小組成員。他說,審查小組提出3個原則:電子證書系統國產化、應使用中國的商用密碼系統、應使用中國的可信計算技術(原可信計算技術下,第三方軟件要經過微軟的認證才能運行),“由於違背這3個原則,Win10政府系統並未審查通過。推廣Win10將直接威脅網絡空間國家主權。”

也就是說,這個借殼入市的國外系統依法證明並不可控。針對這一事件,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也曾表示,Win10未通過審查,會存在被監控、被劫持、被攻擊、被禁售、密鑰和證書失控、無法加固、無法打補丁、不支持國產CPU等安全風險,應停止採購和使用。然而,去年11月,未通過審查的“Windows10神州網信政府版”已正式進入我國政府採購市場。

面對紅芯事件引發的公眾對網絡安全的關切,倪光南再次提到上述事件並表示,與紅芯事件相比,欺騙性更強、對網絡安全威脅更大的是那些給不可控、不開源的外國專有軟件“穿馬甲”的行為。

沒有真正的創新,擺脫不了受制於人的窘境

無論是聲稱自主創新的紅芯,還是聲稱對中國開放了代碼的Win10,都無法做到安全可控。這表明沒有真正的創新,始終擺脫不了受制於人的窘境,甚至受製程度會有所加劇。

紅芯事件曝出,對相關核查機制的呼喚更加強烈,沈昌祥表示,2017年6月1日,《網絡安全法》正式實施,意味着網絡空間安全有法可依,法律中明確規定了各職能部門的標準制定工作,以及各地方政府支持相關項目時的鑒定責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騰訊科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