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餐桌上的危機:每年你吃下多少抗生素?

美國聯邦政府曾不動聲色公布了一組數字,但是數字卻令人警醒。一種對多種抗生素都有抗性的兇殘細菌在雞胸肉里增加了10倍,而雞胸肉是美國餐桌上最常出現的肉類。

面對這令人不安的趨勢,科學家們理應發起一次廣泛的全國調查以探明原因,但是他們卻說自己因為缺乏可靠的數據而舉步維艱。在美國出售的抗生素中,80%都進入了雞、豬、牛和其他肉用動物的身體;但是家禽家畜肉類的生產者卻不需要上報他們是如何使用抗生素的——用了哪幾種、用在什麼動物身上、用量是多少,都不用上報。科研人員說,這一信息匱乏使精確記錄抗生素在動物中的日常使用與人類中抗藥性細菌感染的關係變得十分困難。

一些人支持維持現狀,他們的觀點是:現在已經有極其充足的流行病學證據將兩者聯繫起來,就連美國食品藥品管理監督局(FDA)都承認這一點;進一步研究可能對科學有用,但對於政府決策而言並非必須。“現有科學到一定程度就能用來制定政策了。”蓋爾•漢森(Gail Hansen)如是說。他是一位流行病學家,為皮尤慈善基金會(Pew Foundation)工作,該組織反對濫用抗生素。

但科學家們說,一些強勢的禽肉生產商堅稱這一聯繫並不存在,數據採集的不完整給回應這些生產商帶來了嚴重障礙。“這就像是和一個重大公眾健康危機搏鬥,卻要把一隻手綁在背後一樣。”基夫•納赫曼(Keeve Nachman)說。他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宜居未來中心的環境健康科學家,該組織在進行食品系統的研究。

養殖業抗生素的濫用

抗生素被認為是現代醫學皇冠上的明珠。從二戰結束後被投入廣泛使用以來,抗生素以阻止感染的方式改變了“健康”的面貌。但是,許多科學家都認為,抗生素的無差別使用正在逐漸損傷它的有效性;現在抗生素不但用於治療人類的感染,還用來加快雞、火雞、牛和豬的生長速度。

不論其成因如何,抗藥性細菌為公共健康帶來了重大的風險。范德堡大學兒科系傳染病分部的臨床主任西西莉亞•迪•彭蒂瑪(Cecilia Di Pentima)說,曾經只要用青霉素藥片就能治好的例行感染,現在卻需要住院和靜脈點滴抗生素。據信,這些抗藥株系的細菌導致的感染每年可導致數千人死亡。

佛羅里達大學新興病原體研究所主任格倫•莫里斯(Glenn Morris)說:“今天的傳染病領域,我們面對的最大一個問題就是對抗生素的抗藥性在迅速增加。人類的使用對此有貢獻,但是動物身上的抗生素使用顯然也有份。”

FDA曾經零零散散地嘗試規範肉用動物的抗生素使用。最近它限制了頭孢黴素在動物中的使用——這是最常見的治療人類肺炎、鏈球菌性喉炎和尿道感染的處方抗生素。但有呼籲者認為,FDA不敢使用其權威。1977年,FDA曾宣布它將準備禁止部分抗生素用於農業用途。但參眾兩院撥款委員會在農業利益的主宰下通過了決議,反對任何這樣的禁令,FDA於是退縮了。

FDA獸醫學中心科學政策副主任威廉姆•弗萊因(William Flynn)說,抗生素在人身上的使用可以經國家醫療健康體系的龐大基礎設施來緊密監控,但是動物卻沒有這樣的基礎條件,這使得追蹤農場和牧場的抗生素使用變得更加困難。

信息匱乏和監管困難

早在2010年,FDA開始發佈製藥企業銷售給肉用動物使用的抗生素總量的時候,問題的規模就慢慢清晰了——事實表明,絕大多數的抗生素製品是動物消費的,而不是人類。

但是,科學家稱,這些藥物究竟是如何使用的,信息還十分貧乏。只有一組數據還在定期發佈,也即肉類攜帶抗藥細菌的測量。但是這組數據的樣本容量太小了,大部分科學家都說他們不願意依賴它。比方說,抗5種或以上抗生素的沙門氏菌在雞胸肉中檢出量急劇升高,這個結論僅僅是基於171份雞胸肉樣本,這和每年在美國長成並出售的80多億隻肉用禽類相比只是九牛一毛。

另一個問題在於規範管理的權責分散在好多個部門裡。FDA管理藥物,但農業是美國農業部的範疇。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也有份。莫里斯博士說:“沒有人來掌管一切,而當沒有人來管事兒的時候,事情就做不成。”在克林頓執政時期他曾在農業部任職。

工業組織美國禽類與蛋類協會的研究項目主任約翰•格里森(John Glisson),在電子郵件中給出了如下回復:飼料工廠“會保留他們生產的飼料中抗生素使用的詳細記錄”。他說FDA“有權檢查和審計這些記錄”,並補充說FDA“任何時候都可以獲得這些記錄”。但是,管理者稱,在現實中獲取這些記錄並不容易。雖然他們有權查看任何食品製造商的記錄,但卻不能收集或者公布這些數據。

管理者說,就連檢查生產者是否遵守了現行法規都並非易事。他們只能從屠宰場和雜貨店獲取肉樣,檢測其中有無誤用或被禁藥物的殘留,而不能直接監控農場上如何使用抗生素。皮尤慈善基金會的漢森博士說:“所有這些生產者都在說,‘是啊,我們當然遵守了法律啊’,但是我們卻無法驗證這一點。”

FDA官員弗萊因博士說,FDA正儘可能快地採取行動來確保抗生素被審慎的農場動物身上使用。他認為,要求肉用動物生產商使用某些抗生素前必須獲得處方,這是一個“重要的轉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我是科學家iScientist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