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陳光誠:結束共產專制獨裁才能制止暴力截訪 一勞永逸

——從暴力截訪看建立憲政主制是訪民唯一出路

時至今日,你說「人命關天」,那是在皇權統治之下。共產專制之下,就把你打死了,你又能怎麼樣?到哪裡講理去?!不信看看被打死的李淑蓮,即使她有一個有骨氣的孝女李寧不斷奔波,為她伸冤,可是歷經千辛萬苦,九年過去了,李淑蓮被活活打死的事不還是依然冤沉海底嗎?

最近,看到在北京永定門國家信訪局外不遠處地方公安穿着便衣夥同打手們公然綁架上訪者的視頻,心中憤怒之餘,覺得有些話必須要和訪民朋友們說。

據我所知,上訪者開始都是在“上面是好官,下面地方官胡作非為;經是好經,只是讓歪嘴和尚念經壞了”的錯誤思想指導下走上上訪之路的。這種做着“明君夢”和“清官夢”的上訪者,在1992年之前也許還能在形式上得到一點點安慰。沒錯,確實只有一點點,而且也只是在形式上。

但很快,大約從1996年開始,全國各地地方政府便開始組織專人,沿途或堵在中辦、國辦信訪局大門口進行勸訪。那時他們一般會口頭承諾“回去一定解決問題。在北京,中央也不會替你們解決,還得回到地方解決,要相信政府”云云,並幫買回鄉的車票。那時善良的人們多選擇相信他們。可回去後,絕大多數問題都得不到解決,訪民才發現自己上當了。於是,不得不再次踏上上訪之路。

大約從1999年以後,原來的勸訪便開始變成了暴力截訪。截訪者也從開始的信訪工作人員逐步變成了穿着便衣的公安和僱傭的黑社會地痞流氓。地方各省的截訪辦公室也堂而皇之地在信訪局、最高院和最高檢的上訪接待大廳里安家落戶了。此時在這些地方,中央和地方已經開始一起辦公,很難分清誰是誰了。

訪民在大廳填表時,會有人員不停地在大廳里走來走去。發現來自本省的訪民便不容分說直接把尚未填完的表格拿走,並用命令的口氣讓上訪者跟他到後邊的辦公室。這時雖然上訪者身在北京,卻已經進了地方政府的辦公室,結果可想而知。

2000年後,隨着來自全國各地的上訪者越來越多,讓北京非常不安,不斷命令地方政府無論採取何種方式,一定要把屬於他們自己地區的訪民帶回去。於是,各地駐京辦僱傭黑社會隨意抓捕、關押、毆打訪民的階段就開始了。

這時,雖然中共高層在公開場合還是煞有介事地說著“不準暴力截訪,上訪是人民的權利”等等用來騙人的鬼話,而事實上所有的暴力截訪行為都是在中共高層的指揮下奉命進行的。甚至到了地方政府的駐京辦根本無需出面,直接拿錢僱傭黑社會,按綁架到一名上訪者多少錢明碼標價,暴力截訪就順利完成了。只是很多訪民還蒙在鼓裡,以為地方違反了中央的規定、法律、政策……。

因此,隨之而來的上訪者不斷被拘留、被勞教、被精神病、被關黑監獄、被判刑就成了常態。甚至發生如李寧的母親李淑蓮那樣被地方政府先準備好如果不行就拿錢擺平的錢,然後再把上訪者活活打死,以及徐純合被截訪者直接開槍射殺的事情。

時至今日,你說“人命關天”,那是在皇權統治之下。共產專制之下,就把你打死了,你又能怎麼樣?到哪裡講理去?!不信看看被打死的李淑蓮,即使她有一個有骨氣的孝女李寧不斷奔波,為她伸冤,可是歷經千辛萬苦,九年過去了,李淑蓮被活活打死的事不還是依然冤沉海底嗎?

中共是一群說人話,不辦人事的強盜,根本沒有任何誠信可言。近幾年來,隨着人民的覺醒,中共對失去人心的恐懼與日俱增,早已在心理上進入了戰爭狀態,把人民視為它的頭號敵人。如今上訪者所提交的個人信息,轉眼就被北京放進作為不安定因素,應該特別重點管控的人員名單,交給地方政府了。千萬不能忘的是,中央、地方人家永遠是一夥的。

中共為了維護它的極權,達到把中共眼中的不安定因素“吸附在當地”的維穩目的,需要中央和地方上下其手密切配合。要通過“天眼工程”,以面部和動態識別系統等現代科技把你從芸芸眾生中識別出來,首先得把要被識別者的個人信息輸入進系統里才行。訪民提交的個人信息無疑是重要來源之一。這就是“相信共產黨,坑你沒商量;指望共產黨,絕無好下場”的真實寫照。

當然,從社會進化的角度講,上訪也不是一點作用都沒有。上訪唯一的作用就是幫助人民認清中國共產黨邪惡的強盜本性。專制之下,人民無法享有真正的人權與自由。奉勸訪民朋友們把上訪的時間和精力用來思考和踐行怎樣推翻這個綁架國家、挾持政府、奴役人民的共產專制獨裁政權,建立憲政、法治、民主制度上吧。這是一勞永逸的從根本上保障我們及後世子孫人權的最佳出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