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709大抓捕/余文生案退回公安補充偵查 妻子質疑官派律師立場促退出代理

被羈押中的709辯護律師余文生,他的妻子許艷周二(11日)上午對外公布,余文生被關押8個月後,該案於9月3日被徐州市檢察院退回徐州公安局補充偵查。

目前在押的709辯護律師余文生。其案件於2018年9月3日被退偵。同月11日余文生妻子許艷曝光兩位官派律師與案件主辦機關勾連,許艷要求官派退出退出代理。(吳亦桐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2018年5月,余文生妻子許艷(中)與其聘請的兩位代理律師謝陽(右)和常伯陽(左)。家屬聘請的律師早前多次申請會見遭拒,日前有官派律師強行介入案件。(吳亦桐提供)

709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質疑代理丈夫案件的兩名官派律師,是否與官方串連;又懷疑丈夫是在酷刑下接受官派律師代理,許艷因此要求官派律師退出案件。(吳亦桐/程文報道)

被羈押中的709辯護律師余文生,他的妻子許艷周二(11日)上午對外公布,余文生被關押8個月後,該案於9月3日被徐州市檢察院退回徐州公安局補充偵查。

許艷指,余文生2名官派律師趙強和岳松,承認是得到徐州公安局指定,並於8月1日向徐州檢察院遞交了辯護律師手續,和在8月6日順利會見余文生。而許艷為余文生聘請的兩位代理律師謝陽和常伯陽,在8月1日趕至徐州向檢方遞交辯護手續及到看守所要求會見時,則遭阻攔。

許艷透露,她打電話向其中一位官派律師岳松詢問案件進展,但岳松對案件的最基本程序都不清楚,另外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檢方人員無意中透露,他們與兩位官派律師組建了一個微信群用以溝通案件,顯示官派律師失去獨立性。

許艷也質疑余文生並不認識兩位官派律師,徐州市公安局是否通過酷刑方式脅迫余文生接受?許艷表示,以余文生家屬的名義不承認官派律師,並且請兩位官派律師退出代理。

許艷在社交媒體發佈信息後,下午失去聯絡,未知是否受到國保限制或通信受阻?

岳松為江蘇徐州彭隆律所高級合夥人,曾連續兩屆連任徐州律協副會長。本台聯繫該所採訪遭拒。

余文生原本的代理律師謝陽向本台透露,許艷向官派律師查閱過會見筆錄,余文生表示不願意謝陽和常伯陽繼續為他代理,據以往709案當局常規作法,讓人質疑余文生遭脅迫。

謝陽說:我們也要求余文生在會見筆錄里確認兩個官派律師的代理資格或我們兩個的代理資格,許艷也看到了。在(官派)律師的會見筆錄里他也很明確不希望我們兩個繼續為他辯護,我們確實不知道是否對他威脅或折磨。許艷到現在堅持不認官派律師,但官派律師手上有餘文生的委託。下一步以他們不能履行辯護職責為由拒絕他們繼續為余文生律師辯護。

早前聯同餘文生為709律師王全璋辯護的北京維權律師程海,認為余文生肯定受到壓力,他譴責官派律師強迫當事人做出違反意願的決定。

程海說:余文生肯定受到壓力了,受到壓力往往他不會向你表示出來啊。在這之前余文生必須表示解聘家屬聘請的兩位律師之後,官派律師才有權來會見,那麼沒解聘之前你是會見不了,官派律師變成了「小三、小四律師」,他這個會見是違法的,筆錄獲得也是違法的。現在余文生的真實意思是甚麼樣的?家屬聘請的律師仍然有權要求見余文生予以核實,我們要把包括官派律師、包括公檢法違法犯罪的地方給揭示出來。

余文生是北京維權律師,2014年因聲援香港佔領運動被拘近百天;709大抓捕之後,因代理王全璋案再被當局報復。今年1月18日余文生提修憲建議後,翌日早上遭警方抓捕,後被控「煽顛」罪名。

余文生被捕前曾錄製視頻,表示不會解聘辯護律師,及聲明一切電子視頻等表述文件,也非其真實意願下表達,除非遭到酷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