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嘀嗒廣告充斥性暗示 客服: 司機素質我們管不了

浙江樂清女孩事件之後,滴滴出行的順風車因安全問題再次被推向輿論中心,滴滴順風車於8月27日下線了順風車業務進行全面整改。而這個時候,另一個盈利模式相仿,業務卻相對更加單一的順風車頭部企業“嘀嗒出行”,卻依舊蒙頭狂奔,採用用戶乘客互相評論、以相親交友甚至“性暗示”為主題宣傳的形式,繼續演繹順風車亂象。

出行教父重金入駐

乍一看,嘀嗒出行像是滴滴兄弟版,其實兩個公司的背景文化並不相同。嘀嗒出行是北京暢行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旗下產品,在汽車行業及互聯網行業類的資源及背景雄厚,其創始人、CEO宋中傑曾是Google中國銷售總經理,創始團隊成員基本來自Google中國,其中的董事之一李斌被稱為出行教父,是蔚來汽車的創始人、CEO。嘀嗒出行自2014年起,獲得過四輪融資,A輪來自IDG資本,B輪來自易車網,C輪為崇德投資、易車網、IDG資本、摯信資本聯投的1億美元,2017年的D輪融資就來自蔚來汽車。

據嘀嗒出行宣傳頁面顯示,目前註冊乘客約6000萬人。其順風車分為三種:上班約車、下班約車、城際約車,選定出行和到達地點,用戶可約定時間尋找通行司機,再由司機按自己是否順路的情況進行選擇。

說起嘀嗒出行和滴滴出行的淵源,雙方在競爭的時候還有過一個小插曲,由於平台性質相似,滴滴出行主打順風車、快車、優享車及的士,而嘀嗒出行的業務相對單一,主打順風車與的士,雙方在市場份額競爭上都做出了強大的努力。2017年12月10日,嘀嗒出行公眾號發佈文章“致滴滴的一封信”,內容直指滴滴出行進行行業壟斷,破壞市場平衡,的士司機安裝了嘀嗒出行司機端APP就遭到了滴滴官方客服電話的威脅,對於這篇文章,滴滴當時隨即給出了反應,稱司機被封號是因為他們利用作弊軟件破壞了司機師傅之間的公平競爭,是滴滴嚴厲打擊的行為,並非安裝了衝突軟件,該事件是客服在闡釋中產生的誤解。

性暗示式廣告轟炸

嘀嗒出行在宣傳上給順風車附加了強烈的社交色彩,為了吸引用戶的目光增加點擊量,它在廣告宣傳方面努力打着擦邊球。在嘀嗒出行的公眾號中可以看到其發佈的歷史消息,從2017年到2018年間,幾乎是風雨無阻進行着“性暗示”廣告。

“3月2日,嘀嗒拼車公眾號發佈一篇名為“來!共享炮,了解一下!”的文章,內容實際是一個策劃活動,邀請平台聲優用人聲模仿鞭炮聲音,而低俗的題目卻讓人浮想聯翩。該平台公眾號利用低俗題目打擦邊球的案例不在少數,2017年七夕節(8月28日),其公眾號發佈名為“這個七夕,拼不拼”的文章,提出口號“不拼,永遠是單身”;2017年6月30日,嘀嗒拼車舉辦一場“30男30女”聚會,公眾號宣傳文案為“加入一場30男30女的96小時線上CP爬梯,就這樣脫光”;6月7日,發佈文章“拼車時發現老丈人的驚天秘密,要不要告訴老婆?在線等,挺急的,”內容是年輕夫婦用嘀嗒拼車賺私房錢;5月29日,發佈文章“你寬衣解帶,我款款相送”,進行平台福利宣傳;4月1日,發佈文章“下周,將有不可描述的事情發生,”宣傳周三周四的特價;3月21日,發佈文章“快來關燈,已經等不及了”;2月11日元宵節,嘀嗒出行公眾號給出的文案是“元宵一刻值千金”;1月12日,嘀嗒出行發佈“給大家介紹下陪聊的事兒唄”,以“如何快速撩到陪聊的老鄉車主”為主題進行宣傳;1月6日發佈“快看!一大波女友男友正向你走來”,表示用戶在嘀嗒拼車積分商城中,可以用20積分兌換單身乘客(單身汪),乘客頭像昵稱所在城市均有顯示,稱“20積分‘明碼標價’的愛情不會變”。

可以看出,平台擦邊球的宣傳方式並不是偶然,而是一開始就選擇以此為賣點,公眾號為了10萬+做出的努力大眾能夠看到,然而將順風車平台做成婚戀交友式宣傳是否合適還有待商榷,由於順風車的全民性和商業性,在乘客是否願意在順風車中被冠以社交名義的問題上,網絡聲音幾乎一邊倒的表示“覺得不爽”。對於為何在滴滴出行的前車之鑒下依舊沒有對嘀嗒出行的策劃產生任何影響,這樣的互評模式是否安全等問題,記者發送採訪函至嘀嗒出行尋求答案,令人遺憾的是,截至發稿日期,暫未收到任何回復。

用戶隱私泄露

在順風車出行上,如果監管不到位,沒有足夠的警惕心和敬畏心,對安全問題熟視無睹,缺乏預警意識,會較大可能的造成嚴重的安全問題,尤其是在用戶出行隱私方面。

據悉,在嘀嗒出行界面,乘客與司機都可以互相進行評價,相互聯繫使用的電話號碼以及頭像也是直接透明的,有用戶戲稱,“順風車看臉搭乘”,表示自己在使用順風車的時候,用卡通頭像沒有司機搭理,換成美女頭像立馬被接單。

乘客對司機進行評價之後,司機方會直接顯示相關評價信息,而如此“對等”的顯示方式卻讓乘客很無奈,乘車體驗不好的時候想給差評,給了卻相當於立馬實名通知了司機,司機有自己的真實電話號碼以及出行頭像,有一萬種方式進行回擊,導致電話騷擾、短訊威脅、評價罵人等事件頻出。

這類問題不在少數,有用戶在嘀嗒打車貼吧吐槽稱,自己在給了一個司機差評之後,就反覆被電話騷擾及威脅,另一個乘客向記者反映,自己在乘坐嘀嗒順風車的時候,由於與司機在停車地點上有意見出入,司機在平台上用髒話罵自己,氣不過的她向客服進行投訴,卻被客服告知,“司機素質我們可管不了。”

除此之外,司機管理模式也缺乏規範,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司機要求取消訂單,私下付款現象也頗為嚴重,這種模式簡單看來是司機與乘客私下交易,避開了平台抽成環節,而卻有安全難以得到保障的隱患深藏其中。

除了順風車,平台對於的士運營的管理也讓乘客覺得匪夷所思,據乘客投訴稱,自己在使用平台的士之後索要發票,而的士給自己提供的是假髮票,乘客隨即投訴到平台,而客服的回應是,“我們對的士沒有監管權,只是提供一個免費信息共享平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投資者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