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胡少江:中非峰會和抗拒批評的中國領導人

9月3日,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開幕。中非合作論壇成立於2000年,至今一共舉辦過三次峰會。第一次峰會於2006年在北京舉行,當時的東道主是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時隔九年,第二次峰會於2015年在南非首都約翰內斯堡舉行,習近平作為中方元首前往參加;上次會議開過還不到三年,習近平又於今年初邀請五十多個非洲國家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來到北京,聲勢浩大地主持了第三次峰會。這也是今年中國舉行規模最大的主場外交活動,再一次滿足了中共領導人彰顯“萬邦來朝”氣派的願望。

中國是在年初決定召開這場峰會的,當時習近平剛開始總書記的第二個任期,正是志得氣滿。自那個時候以來,國內外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首先是今年年初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取消了憲法對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引起了國內外輿論的強烈反感;其次藉助習近平思想入憲的機會,中共官方媒體將人們厭惡的對領導人的個人崇拜推向高潮,使得民眾與領導人進一步疏離;第三是特朗普啟動了懲罰中國的貿易戰,中方的應對極為笨拙,人們對最高領導人的判斷和能力表示出了極大的失望,並對其一系列內外政策進行了系統的懷疑和批評。

習近平上台後提出的“一帶一路”政策也是人們批評的焦點之一。國外批評的重點是,中國的計劃實際上是在惡化沿線貧窮國家的債務負擔,再加上計劃執行過程中的腐敗,這將給將來無法還債的貧窮國家帶來災難性的政治經濟後果。國內的批評主要來自中國底層民眾和知識分子,他們批評政府在中國還存在大量貧困人口的情況下,尤其是在普通民眾的養老、醫療、教育等重要問題都沒有得到合理解決的情況下,為了滿足中共領導人充當世界領袖的淺薄個人慾望而不講效益地對外大量撒錢,這種做法根本不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

這一次的中非合作論壇峰會正是在這樣的一片批評聲中召開的。似乎是為了與國內外的批評針鋒相對,中國的官方媒體對這次峰會進行了高密度全覆蓋的宣傳,習近平則是整個宣傳的中心。這種做法再一次顯示,一個自上而下集權的體制,對瀰漫於社會之中的那種不滿情緒是多麼的不敏感!這種上下完全沒有交集的單行道做法,無疑是中國社會矛盾不斷加深的原因。對中國的太子黨有所了解的國內外人士也完全可以看出,這種做法,非常生動地體現了太子黨出身的中共領導人的個人風格。

面對輿論的批評,與所有那些習慣於集大權於一身的領導人一樣,中共領導人本能的反應就是抗拒。當他推行一個新的政策的時候,從周圍聽到的全是一片恭維之聲,這是因為他身邊圍繞的本來就是一個治國無能而諂媚有術的小集團,這一點也正是極權制度的本質所決定的。因此在聽到批評的時候,領導人和他的小集團所想到的不是如何糾正錯誤或者彌補不足,而是如何通過抗拒批評來證明自己的正確和偉大。他們知道自己的權力來源沒有合法性,總是十分擔心在人們的批評背後有一個推翻自己陰謀。

這樣一種愚蠢的極權主義思維正是目前中國許多問題的癥結。無論是從改革的道路全面倒退,還是頑固的拒絕普世價值和民主法治,中國的當政者完全迷失了方向。而在迷失方向之後,他們通過撒錢來營造世界領袖的做法,只是為了向世人證明自己的正確,並試圖以此來證明自己的合法性。當那些貧窮國家的當政者用中國財政提供的機票和食宿來向中國討要數以百億的援助的時候,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這項交易對中國人民和非洲人民都沒有任何益處,只是中共領導人可以從中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腐敗的非洲領導人可以充實個人的腰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