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袁斌:師德敗壞成了愈演愈烈的流行病

漫話“改革開放”與國人的道德大滑坡(5)

今日大陸學校里充斥各種權錢交易,教師對於創收大筆金額的灰色收入習以為常。()

古往今來,教師始終肩負着教書育人、培養下一代的重任,在人們眼裡,一向有着很高的道德聲譽。但改革開放後,大陸教師隊伍的精神面貌卻發生了驚人的倒退,師德敗壞的現象相當普遍,成了一種愈演愈烈的流行病,嚴重損害了教師“為人師表”的形象。以至於許多人都在問:“教師,你怎麼了?”

師德敗壞最突出最普遍的表現莫過於以權謀私,吃、拿、卡、要,而首當其衝的則是教育部門和學校的領導。

廣東省檢察院曾公布過該省2009年度反貪“十大精品案件”,英德市原教育局局長賴來新受賄66.5萬元一案即為其中之一。據媒體報導,“賴來新利用職務之便,先後多次收受校服供應商、建築商的賄賂共計人民幣66.5萬元。該案涉案人員多、涉及面廣、社會影響大,是系統案件、商業賄賂窩串案的典型案例。由於辦案人員正確貫徹運用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在嚴懲主要犯罪分子的同時促使近百位涉案校長投案自首。”這不免讓人震驚!區區一個縣級市,學校不過上百所,不僅教育局長帶頭受賄,手下的近百位校長而且一同跟着撈錢。這樣的醜聞,除了當今的這個改革開放時代,哪朝哪代有過?

當領導的如此以身作則,普通教師能不跟風效仿嗎!如今,學校教師利用職務之便謀取私利,變相向學生或家長索要財物早已不是什麼新聞,人們對此也都見怪不怪了。遼寧省主管教育的副省長魯昕曾在該省2004年3月30日召開的全省教育工作會議上披露,僅當年頭3個月里,他就陸續接到了二三十封中小學生家長的信件,反映的一概都是學校老師的師德問題。

不僅如此,現在有些教師的“吃相”甚至已經到了讓人看不下去的地步。一位名叫李海年的作者爆料說:“我家屬的一個朋友曾講過這樣一件事,她有一個親戚的小女孩在某個縣城小學上學,這個小學在市中心而且是重點,因此全市上下老百姓擠破頭把子女送往該小學,一個班級八九十人普遍現象。剛上一年級的時候,班主任在班裡跟全班學生說,如果你們哪個想調位子,讓你們的家長找我(那言下之意,想調位子得送禮)。這個小女孩因為個頭矮,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於是放學回家跟自己的爸媽說了此事。第二天,小女孩的爸媽趕緊請班主任吃飯,並送了價值不菲的禮品。果不然,第三天,小女孩被調到最好的座位。然而,第二學期,小女孩又被調到最後一排,無奈之下,小女孩的爸媽只好再請客送禮。為瞭望女成鳳,從一年級到六年級,小女孩的爸媽是每學期都要請客送禮!”

類似這樣的事,並非個別,許多人都碰到過。別說家長,就是稍有良知的教師也都看不下去。這不,有感於當下師德敗壞的社會風氣,一位教師忍不住在網上對“當今的種種為師之道”痛加抨擊。

他在帖子中寫道:“《莊子•田子方》說:‘夫哀莫大於心死,而人死亦次之。’指最可悲哀的事,莫過於思想頑鈍,麻木不仁。而今天,我想借用一下這個句式,流瀉一下長久以來的心情,那就是——哀莫大於為師。

作為一名教師,承擔著傳道、授業、解惑的任務,應該感到光榮、自豪才是,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眼界的逐步‘開闊’,我卻羞於在別人面前承認自己是一名教師……

難道,我一直為之而努力、而追求的兒時的那個絢麗的夢錯了么?面對當今的種種為師之道,我還能說什麼呢?

在教師節的一個茶話會上,一位家長不無感慨地說:‘過去我們的老師教育我們,如果不好好學習,將來對祖國沒用,就是廢物。現在的老師教育孩子,你如果不好好學習,將來找不到好工作,不能過上好日子……’

政府鼓勵‘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有的老師‘領會精神’後,立刻也幹起來。為了創收,紛紛打起了所教班級學生的主意,美其名曰‘給差生補課’,實則是變個花樣亂收費(每生每月100-120元)。幾十個學生,擠在老師家客廳、飯廳的狹小空間里,且不說昏暗的燈光下如何上課、做作業,單是那糟糕的空氣,我想也是學生不想吸收的。更不要說浪費了孩子們寶貴的睡眠時間。不去吧,肯定不行。於是,很多家長為了孩子‘前途’計,只好屈從把孩子送去。他們戲稱這叫‘雙夾皮’(就是教了錢到學校學知識,還要交錢給老師再學一次)。也告誡孩子說‘這就是別人說的——知識就是財富!’

有的老師在班上暗示學生家長送禮,對學生說:‘老師家×月×日進新房,叫你爸爸媽媽來家裡玩。’孩子回去一說,家長能不去送禮嗎?

還有請客吃飯。每學期開學初邀請老師吃飯都得預定、排隊。難道是風俗嗎?不是的!是為了孩子得到老師特別關照,有個好座位罷了。小學到初中,班額普遍過大,少則七、八十人,多則一百餘人。本來只能容得下五六十人的空間,密密麻麻擠滿了人,要想上課聽得清楚,不受影響,就得有個好座位啊。好座位怎麼來?請客吃飯啊。吃完飯呢,還得負責娛樂,有的人幾杯酒下肚,早已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在學生家裡,在自己學生的面前,完全是一個賭徒的樣子。

更有甚者,學生違反了紀律,當老師的把家長叫來訓斥一番後,抓住機遇說:‘你看你這孩子把老師氣得心煩,找個時間,把班上老師帶到哪裡去散散心……’

諸如此類的例子,舉不勝舉。我不知道我們這些做老師的怎麼了?真的清貧得要如此致富嗎?為了過上好日子,甘願背上一世的罵名嗎?

聽多了家長們的抱怨,竟不知不覺間變得膽怯起來——怕別人知道自己是老師。雖然我不曾吃過他的‘嘴軟’,拿過他的‘手短’,但是,我害怕他們因為憎惡而從眼裡射出來的那道寒光,像利箭,直直的向我射來。

我那兒時的夢還能找回來么?我哀於為師,心卻未死。”

看罷這篇文章,不免讓人感慨。一位教師竟然如此痛心疾首地抨擊自己同行的為師之道,可見當今大陸的師德已經敗壞到了何等地步。

與中小學老師相比,大學教授的道德滑坡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本是教師中的精英,理應人品端正令人敬畏,但當今中國的大學教授中卻充斥着種種不肖之徒——有男教授色誘少女,姦淫女性的,有女教授勾搭、玩弄男研究生的;有文憑學歷造假的,有屢爆粗口罵人的;有不務正業到處撈錢的,有與人約架的……難怪網民們早把教授改稱成了“叫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