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上半年藝人經紀收入榜:李易峰楊紫創收4207萬

李易峰

明星收入,是牽動全社會輿論的一根敏感神經。

長久以來明星們的收入已經被妖魔化,不論是福布斯公布的名人收入榜動輒上億的一線明星年收入,還是被爆出來的片酬5000萬以上的當紅藝人,整體給人的感覺就是:明星們太有錢了!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至少反映在影視類司的半年報上並非如此,新浪財經聯合新浪娛樂翻閱數十家擁有經紀業務的上市公司,將其中經紀收入單獨拿出來比較發現,原來藝人們並沒有想像中那麼有錢,有一些諸如慈文、唐德等影視公司的半年收入不足百萬。

同時這只是相關公司公開披露出來的藝人經紀收入數據,像楊冪的嘉行傳媒、樂華娛樂等市場高度關注的經紀公司,因為已經從新三板摘牌,經紀收入數據也不對外公開,所以暫時沒有列入進來,另一些公司比如華誼浩瀚,雖然整體收入體現在華誼兄弟的半年報里,但是細分的業務結構也沒有反映在財報里,也不適合列入討論。

在崔永元“炮轟”影視娛樂圈陰陽合同事件,導致明星、影視公司偷稅偷稅成為全社會關注的焦點,甚至一度演變成影視行業重大輿論危機的時候,風暴眼之中的藝人們上半年過得如何?

我們一一為你道出其中隱秘而又重要的變化。

藝人經紀業務的兩種算法——為何開心麻花毛利率7.58%、歡瑞世紀高達96%?

九家影視公司中,有四家的經紀業務業績是上升的,華策影視、歡瑞世紀和開心麻花的增長幅度都超過100%,歡瑞世紀更是超過500%,收入的增長速度有一些反常。

目前歡瑞共有三十多名簽約藝人,第一陣列里李易峰和楊紫、二線梯隊中任嘉倫、秦俊傑、穎兒等,相對來說藝人團隊梯隊比較完整。

根據歡瑞世紀2018半年報中公布的“主營業務收入前五名”,藝人經紀項目佔了三席地位,而在2017年半年報中,主營收入前五名均為電視劇收入。

表格中的前兩位藝人應該是李易峰、楊紫,藝人三則可能是秦俊傑或者任嘉倫。其中李易峰和楊紫兩位貢獻最大,共同為歡瑞世紀創造了4207.18萬元的收入,占歡瑞世紀上半年總經紀收入6769.03的62.15%。

這是否說明李易峰、楊紫今年上半年僅分別有2000萬元的收入?

在歡瑞世紀經紀收入中,96.27%的高毛利引起關注,該比例不僅僅遠遠高於同類型的企業,和其2017年半年報中53.24%的毛利率相比,也直接提升了43.06%,為何歡瑞世紀的藝人經紀毛利率如此奇高,又為何增長如此之快?

這就要和行業特殊情況結合起來,長久以來關於藝人經紀收入會計處理上的兩種方法:

一種是凈額收入確認。以藝人A年收入1000萬,和經紀公司五五開為例,公司出於謹慎性考慮會確認屬於自己的500萬元分成收入,藝人分紅的500萬元算作藝人的收入,不計入公司。

這種情況下,由於大頭的藝人分成不計入成本,只是一些藝人周邊服務的成本,因此毛利極高,歡瑞世紀正是採用了這種收入確認方法,半年報中顯示的也僅是幾位藝人為歡瑞世紀帶來的創收。

一二線藝人在與經紀公司分成時一般佔據強勢主導地位,按照藝人佔大頭的比例來算,基本也可推斷李易峰、楊紫的半年收入近億元。

另一種算法是所謂的全額收入確認,就是藝人收入多少都計入到公司的經紀收入裏面,比如藝人A一年掙1000萬,那這1000萬元都算我的收入,如果五五開的話,500萬的藝人分成算作成本轉給他。

這樣做的好處就是可以增加公司的營收,要知道在現在明星越來越貴的情況下,一個一線明星一年上億元收入很正常,對於中小型影視公司來說,這筆錢對於壯大公司業績十分有幫助。

實際操作過程中一般一二線藝人比較強勢,拿的分成比例較高導致公司成本非常高,會拉低公司的毛利率。

開心麻花用的正是這種算法。對比其2018年和2017年的半年數據,可以發現開心麻花今年的藝人經紀收入大漲,沈騰等藝人今年的總體創收達到1.43億元。成本部分的絕大多數是給藝人的分成,基本可推斷開心麻花與藝人的分成能達到一九開,所以毛利率只有7.58%,本質上開心麻花只不過是過了一遍流水而已。

需要強調的是,這兩種會計處理的手法都合法合規,從目前影視行業的實操來看,絕大部分公司都會使用開心麻花的全額確認辦法,像歡瑞世紀這樣的極少數公司會用凈額收入確認。

超五成公司經紀收入下降——王京花公司完成對賭后,下滑近5000萬元

今年上半年國內外整體經濟環境並不樂觀,資本寒冬加上政策調控也凍住了影視行業:

在A股整體陷入低迷的情況下,已經連續兩年墊底的文化傳媒股上半年加速下跌,各影視股股價普遍下跌50%以上,市盈率一壓再壓,幾無在下探的空間;電影票房增長乏力,暑期檔票房較去年增長不足7%,很難再刺激資本市場上熱錢的湧入;《如懿傳》好不容易定檔播出了,《贏天下》則遙遙無期,影視項目停播、不播的事件比比皆是;崔永元引發的稅務地震,加大影視公司的成本開支,一向熱鬧的橫店今年進駐的劇組也肉眼可見的減少了。

再細分到藝人經紀垂直領域,根據我們統計出來的數字顯示,在9家披露的企業中有5家是收入下滑的,下滑比例超過50%。

從下滑的比例上看,比例最大的是慈文傳媒,下滑幅度達到91.50%,從去年藝人經紀收入989.32萬元下滑到今年的84.94萬元。

慈文傳媒經紀收入的快速下滑源於旗下藝人的流失。2017年下半年其一手捧出來的男藝人馬可,也可以稱作是“慈文一哥”開始獨立出來,成立自己的馬可工作室,因此對慈文傳媒的收入衝擊比較大。

而從下降金額絕對值這個維度來看,下降最大的是北京文化,接近5000萬元。

北京文化的藝人經紀業務主要由其收購的浙江星河開展的,這是由明星經紀第一人王京花創立的經紀公司,目前旗下擁有陳道明、陸毅、柯藍、白百何、周韻在內的56位藝人,不論從藝人經紀的咖位還是數量上來說,在國內都屬於一線經紀公司行列。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浙江星河文化完成收購業績對賭的第一年。2014年北京文化以7.5億元的價格100%收購星河文化,後者承諾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分別完成業績4970萬元、6530萬元、8430萬元和1.04億元,承諾期內每一年都完成了。

但是結束對賭期後的2018年上半年僅完成1108.43萬元,比去年同期的6206.64萬元下滑82.14%,難道浙江星河文化也陷入到一完成對賭就立馬業績變臉的A股併購慣性中?

崔永元今年5月底炮轟陰陽合同,隨即引發整個行業的動蕩,相信政策調控對影視行業下半年的影響會更加明顯,新浪財經和新浪娛樂也將持續關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浪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