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面試過3000位候選人 我發現混得好的年輕人都有這3個特質

前幾天我參加了一場閉門創業營,很多大佬分享了很多乾貨和經驗,但是最打動我的,還是其中一位前輩分享的故事——“如何判斷一個員工是否有潛力”。

他講的一個34歲程序員面試被拒的故事。

這位老闆已經拿到了 D輪融資,公司做得很大。但即便現在公司已經招了第600號員工,他還是堅持參加每個面試者的最終面,親自把關每一個面試者。

他說自己創業這麼多年,早就已經面過了超過3000位面試者,面試前500位面試者時,做了一個巨大的 Excel表格,記錄、分析每一個面試者。如果這個面試者被錄用了,他還會要求 HR和業務部門對照這個員工和他的判斷是不是有誤差。

當他面完大約500個人以後,他看人就再沒出過錯。

接下來我們就一起看看優秀的年輕人都有哪些特徵?

作者:阿秀

來源:進擊的阿秀(ID:zchxuexi)

這位老闆分享了這位程序員被拒的三個原因。

首先是人生願景不清晰,人到了34歲還因為各種雞毛蒜皮的事頻繁換工作。

這位兄弟10年間換了五次工作,有兩次是因為跟領導、同事不合,有一次是因為2000塊工資差價,有一次是因為新工作離家更近。而這一次是聽說這家公司可能會在幾年內上市,想來拿一波期權。

老闆說,人為了逐利無可厚非,但是只為了這麼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就頻繁換工作的人,顯然缺乏堅定的人生願景,讓人對他的預期很差,想來他的抗壓能力和執行能力也不會太強。而且畢竟他這個年紀了,培養起來的難度會非常大。

其次是缺乏逆思維,當老闆在面試時提了一個稍有難度的目標時,程序員就有點支支吾吾,最後才說以他的能力是沒辦法達成這個目標的,而且找了一大堆理由來強調這個目標的難度。

老闆說,找你來是攻堅的,假如你整天都想着“我有什麼資源,所以能做什麼事兒”,而不是“我要做什麼事兒,所以我要去找什麼樣的資源”,成就永遠不可能突破現有的水平,這樣的人未來的潛力顯然不會太大。

第三是缺乏定力,缺乏深度鑽研的能力。這位程序員對自己的工作領域頂多只能算是熟練,但鑽研絲毫不深,反倒是對不相關的領域夸夸其談,顯然沒有扎紮實實的學習和工作。

工作十年,他對自己的專業鑽研尚且不深,未來更可能會成為一個熟練的技術工,而不是開拓者和中流砥柱,潛力也不會太大。

這位老師的總結讓我印象很深刻:一個人的職業生涯長達幾十年,要看他是不是有潛力,不是突然一下子的爆發力,要看的是久久為功的持久力。

是否具備人生願景:

不要因為眼前的利益

放棄長遠的價值

所謂的人生願景,講的就是一個人想問題、辦事情的根本價值訴求,是他追求的長遠價值。

不管你是否把這個願景付諸行動,你的靈魂深處都會有一股深深的渴望,怎麼藏都不會藏得住。而且一旦有了機會,不管千難萬難,你都會想盡辦法去實現它。

所以人生願景越強大、明確的人,往往潛力也就越大。

但就怕你想不明白自己要什麼,被一些短期利益牽着鼻子走。今天有個工作工資高2000,你跳槽了,明天有個離家更近的工作你跳槽了,後天有個年假更長的工作你又跳槽了……

那我們把對比尺度拉的再大一點,假如一份工作能夠實現你的長遠價值,是你真正熱愛的,並能增強你的核心競爭力;另一份工作的月薪高5000元,你會選哪個?

我相信肯定很多人會選擇第二份工作,這當然無可厚非。但每個月高5000元,一年也就6萬元,10年也就60萬(到手肯定更少)。你喪失了人生最好的10年,60萬能買回來么?

就像那位老闆反問在場觀眾:如果你的員工到了30多歲,還在為了每個月能不能多2000塊錢工資上躥下跳,而不能靜下心來鑽研技術、學管理、帶團隊,你認為他是個有潛力的人才么,你會傾斜資源培養他么?格局太小啦,我看大概率不會。

周鴻禕曾經說過,當年他畢業的時候就想用編程的能力改變世界,但他也知道只靠編程是沒辦法改變世界的,他還要學習很多東西。於是他就放棄了 N多進入銀行、政府機關的機會,去了方正這家當時中國最好的軟件公司,學習軟件公司是怎麼運作的。

他那個時候拿着每個月800元的工資,住着地下室。可是他覺得自己能夠真正學到東西,公司沒跟自己要錢,還發錢,這已經夠不錯了。

這在很多人眼裡都不能理解,但是在長遠價值指引下的人,就是這麼義無反顧。

三年的孜孜不倦之後,周鴻禕成了當時方正最年輕的研發中心總經理,但是就在這個風生水起的時候,他又離開了方正。

因為他覺得只有在互聯網世界裏才能發揮自己的價值,方正沒辦法提供給他做互聯網的條件,那麼給再多的錢,再高的 title,也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在我的這個人生階段,我特別理解當年周鴻禕的決定。

就像我在《我花了20萬從體制內跳槽:未來十年,沒有什麼工作是穩定的》這篇文章里講的,我花了20萬離開了傳統媒體,並不是因為原單位怎麼怎麼不好,而單單是因為我認為這裡沒有辦法實現我的人生價值,那我寧願賠償單位20萬,也要離開這裡。

我很認同吳軍老師的一句話,全世界在乎20%工資的人要遠比在乎個人價值、個人成長的人多得多,因此這個世界最終還是屬於有志氣的人。

那麼你又該如何追求長遠價值呢:

(1)永遠不要因為一點工資、福利,就放棄你真正熱愛,能夠給你帶來長線成長的事業。

(2)一件產品、工作的成熟周期是5~6年,每半個周期問問自己,現在這份工作是我所追求的終身事業么?值得我為此放棄20%的工資么?

(3)想折騰的時候就義無反顧地折騰一下,不然直到臨死之前你都會心有不甘。

選擇不要怕錯,錯是大概率事件,你只要提升自己在關鍵節點選對的能力就好了。如果不知道怎麼選,把上面三條再看一遍。

是否具備逆思維:

重要的不是你有多少餅

而是你想吃多少餅

據說谷歌曾經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在某些關鍵崗位上,寧願花兩倍的價錢僱傭行業內最頂尖的人才。

因為一流人才和三流人才的差距是數量級的,而不是人們想像的一點點。

而區分一流人才和三流人才的一個重要標準就是:

三流人才看自己有什麼資源,然後再去做相應的事情;一流人才先思考自己想要做什麼樣的事情,然後再去找相應的資源。

前者的潛力更小,因為他很容易被手上的資源所局限,有多大餅,就有多少飯量,很容易吃不飽;

後者的潛力更大,因為他的視野更大,真正的能夠跳出手上資源的局限,有多大飯量,就烙多大的餅。

蒙牛的創始人牛根生,在2001年全公司營收僅有3億元的情況下,提出5年後要實現100億元營業額。

當時沒有人相信牛根生能夠做到,因為按照當時蒙牛的條件和能力,確實如此。

但牛根生要求全公司上下:“不問我的一雙手能幹多少事,唯問移泰山需要多少雙手;不問我的一口鍋能煮多少斤米,唯問犒勞千軍需要多少鍋;不問我的一盞燈能照多少里路,唯問亮天下需要多少盞燈。”

全公司運用逆思維把原來的成長路徑完全推倒重新打磨,短短五年就實現了當初定下的“狂妄”目標,從行業倒數一躍成為了行業前幾名。

那如何培養逆思維呢?

(1)永遠要先想“我要幹什麼”,而不是“我有什麼,所以我要幹什麼”。

(2)永遠都要思考,行業里誰最牛逼,我怎麼才能像他一樣牛逼,或者比他更牛逼。

(3)不要給自己設限,從某種角度上你覺得自己行或者不行,都是對的。連想都不敢想的人,不可能做出任何嘗試。

(4)一流和三流人才的差距是數量級的,所以你永遠不要洋洋自得,世界上存在着遠比你厲害的高手。但也不要失去希望,如果只需要通過學習、實踐,你就能在有生之年實現數量級的進步,想想就讓人激動。

(5)你有什麼資源、能力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想到什麼辦法,創造什麼樣的奇蹟。

是否擁有定力:

人生不是考驗爆發力的短跑

而是考驗耐力的馬拉松

任何“選擇”都是以“放棄”為前提的。

那些禁不住誘惑,什麼都想要的人,走得既不快又不遠。

知名投資人倪正東在回顧過去20年中國 VC/PE行業的歷史之後發現,大家失敗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缺乏定力,抵抗不住誘惑,走得就不會太遠:

零幾年那個時候,VC/PE行業不景氣,很多手裡有點閑錢的基金都去做了房地產,覺得賺個幾億就是個了不得的大錢,但現在的投融資行業動不動就是幾十億上百億;

很多創業公司“金點子”頻出,不好好堅守本業,非要同時干兩三件賺錢的事兒,最後這些創業公司基本沒有活下來的。

很多時候你要做的不是選擇,而是放棄,堅守對的方向,抵制誘惑,不要那麼心浮氣躁。

李開復博士曾經在一次演講中舉過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一些創業公司的創始人經常會給他打電話或者發信息:我有一個新的好主意,我保證能在5分鐘以內打動你。

李開復的應對方法往往是把這些人,拉到最懂這個領域的行家面前,考個五分鐘。

考不倒,說明你真的有很深的研究,說不定有好的機會,可以談一談;考倒了,說明你就是腦子一熱,主業做不好副業更做不好,一切免談。

有多少自信滿滿的人被考倒了?

李開復的答案是超過90%。

我們跟這些創業者都差不多,覺得這也是機會,那也是機會。我們往往都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真正的機會就是我們正在堅持的事情。

我們這個時代,聰明的人太多了,大家都會被各種各樣的機會、誘惑所吸引,被帶離真正有價值的賽道和真正有價值的事情。

要知道人生是一場馬拉松,真正有潛力能夠跑完全程,並有一個好成績的人,往往都是抱定一個方向,在正確的賽道上低頭狂奔,不可能因為路上的一片風景、一塊糖果,就放棄了奔跑。

還是那句話,一個人的職業生涯不是三五年,也不是十幾二十年,而是三五十年,要看他是不是有潛力,不是突然一下子的爆發力,要看他能不能做到綿綿用力、久久為功。

希望你也能成為一個有潛力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進擊的阿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