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余寒:耒陽開學第一課為什麼引得民怨沸騰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一座縣級市,耒陽的人口已達到了中等城市規模。媒體報道顯示,過去幾年這裡城市化迅速推進,造城之下城區邊界快速擴張。從這個角度來看,出現公辦學校學位緊張在意料之中,它說明高速擴張的城市規模,與教育資源出現了高度的不匹配。地方教育資源的供應能力,遠遠趕不上城市的發展速度,出現大規模的大班絲毫不奇怪。教育在政績考核體系中的分量,抵不上擴城運動代表的GDP,這是耒陽風波需要深層反思的地方。

中國湖南省耒陽市(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央視的《開學第一課》在播出後,因為被要求統一觀看、播放延遲、廣告狂轟濫炸,引發了不少質疑。就在輿論熱議的同時,另一場揪心的“開學第一課”在湖南耒陽上演:當地教育部門因為公立學校資源緊缺,把公立學校5-6年級的學生分流到民辦學校,家長被迫承擔高昂學費。而入學後發現,民辦學校剛裝修完畢,甲醛超標。

廣告狂轟濫炸,這種“開學第一課”關掉電視即可,但對於耒陽的學生家長而言,分流是強制性的舉動。從公立學校到民辦學校,學生適應新環境所需要的時間成本不說,動輒幾千甚至近萬的高昂學費,卻只換來可能有損健康的校舍環境,難怪會引得民怨沸騰。

梳理過去的報道可以發現,耒陽的學生分流措施一直都有很大爭議。因為教育資源不足,耒陽城區公辦學校的大班很多,一些班級甚至逼近一百人。為了緩解壓力,今年上半年當地下發了《耒陽市2018年消除義務教育階段學校超大班額工作的實施方案》,由政府向民辦學校買學位,將大班學生向民辦學校進行分流。

意見徵集過程中,關於分流後的學費負擔、師資等問題,很多家長提出了異議,當地還在今年6月1日舉行了聽證會。然而從聽證會的人員構成看,一共50人左右參加的聽證會,學生家長代表卻只有10人。事涉成千上萬學生家長,這個群體的意見卻得不到充分表達,聽證會的公正性大打折扣,背離民意卻依然能剛性落地,這為開學後家長抗議埋下了伏筆。

網上很多家長抗議時提到,被強制分流的學校不僅口碑差,而且離城區甚至七八公里,明顯有違教育部門就近入學的要求。另外,其收費也與之前當地教育部門表態不吻合,甚至比公辦學校的收費高出近十倍,這些信息的準確性有待確證,但從家長的集中曝光來看,強制分流措施存在很大問題,至少關鍵性的收費這一項上相當混亂,沒有充分兌現政府的承諾。

更值得關注的是,民辦學校校舍剛裝修完,在可能存在甲醛超標的情況下,強制分流就一刀切開始,是對學生健康赤裸裸的無視。在最新的回應中,當地教育部門表示,已邀請權威檢測機構進行檢測。可以看出,作為必要的安全準備工作,對分流學校的環境檢測,至始至終都是缺失的,等到學生家長提出質疑,才進行事後檢測補救,這種被動難逃質疑。

公立學校學位緊張,大班盛行,說明當地的教育政策存在很大問題,公辦學校持續擴張。這種政策失誤的後果,本來不該由民眾買單。就算是推出分流舉措,緩解民辦和公辦教育的資源不均衡,也得考慮程序正義,決策得建立在公眾允許的前提下,同時補償和善後措施必須做的足夠好。而從報道來看,強制分流的落地執行,幾乎每一步都存在問題,先是決策聽證的程序缺少正義性,再是教育部門的承諾沒有充分兌現,最後連校舍環境安全這種最基本的保障措施,都存在巨大的疏漏,可見整個分流制度的倉促不合理。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一座縣級市,耒陽的人口已達到了中等城市規模。媒體報道顯示,過去幾年這裡城市化迅速推進,造城之下城區邊界快速擴張。從這個角度來看,出現公辦學校學位緊張在意料之中,它說明高速擴張的城市規模,與教育資源出現了高度的不匹配。地方教育資源的供應能力,遠遠趕不上城市的發展速度,出現大規模的大班絲毫不奇怪。教育在政績考核體系中的分量,抵不上擴城運動代表的GDP,這是耒陽風波需要深層反思的地方。

另外,此次耒陽的家長抗議,在線下出現了一些局部性的衝突。對於矛盾激化的場面,一方面要有充分的調查和善後,對強制分流舉措進行重新評估,同時確保校舍環境安全;另一方面要充分考慮到家長們愛子心切,以及教育起跑線之爭白熱化的前提下,對優質教育資源的強大渴求,對逾矩的行為有所體諒,以安撫為主,而非打壓追懲。只有良好的對話而非對抗姿態,才能在民怨沸騰的前提下,早日平抑質疑,促成事件解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