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白血自如客

一個月內,自如遭到了第三起甲醛風波,將自己再次送入輿論的漩渦中。

9月1日,一篇名為《阿里P7員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的文章在朋友圈中瘋傳,文中提到,7月13日,一位花名‌‌‌‌“安時‌‌‌‌”、級別達到P7的阿里員工在北京因急性髓系白血病離世,其原因指向他入職時在杭州租住的自如房間。在其過世後,其家人對所租住的自如房間進行了檢測,結果顯示,甲醛超標。

作者鹿鳴自言,自己不是剛畢業的學生,‌‌‌‌“沒用過自如‌‌‌‌”,和因白血病身故的阿里員工安時素不相識,‌‌‌‌“只是同事的朋友‌‌‌‌”,但在公眾號書寫了他的故事後卻意外發現,其實兩人很像,有那麼多的共同好友,都是一個小女孩的父親,‌‌‌‌“其實圈子很近‌‌‌‌”,這讓他愈發唏噓。

9月1日中午,鏈家董事長左暉回應稱,‌‌‌‌“所有的批評我們都會收下,所有的責任我們都會承擔‌‌‌‌”。

自如回應

隨後,自如CEO熊林也在微博公開了朋友圈回應,他說自己和團隊並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對付‌‌‌‌”誰,如果是自如的責任一定承擔。並表示,該名阿里員工是5月18日入住,7月13日離世,目前專業機構在調查病因。自如正在積極聯繫家屬,願盡誠分擔。

自如公關部負責人士告訴AI財經社,目前杭州負責人正在與家屬保持溝通,總部也一直在密切跟進,在表達關切同時希望能全力安撫家屬。鑒於家屬目前也承受各方面壓力,自如會充分尊重家屬的溝通意願和溝通途徑,配合各項司法取證,以期能撫慰家屬。

這篇文章,更像是在一線城市房租大漲的背景下,拋出的一面放大鏡,在放大高價收房、租房貸款等種種套路的同時,也將租客們對甲醛房和生活質量下降的怒怨,再度拋給了左暉和他背後的自如公寓。

01

事發

7月13日,37歲的安時在北京朝陽醫院去世,診斷結果是急性髓系白血病,1月初,他剛做完入職體檢,彼時指標一切正常。

同病房隔壁床的病友和他病症一樣,關於病因,病友的判斷是住了剛裝修完的房間。但安時不同,他在北京的家已經住了十幾年,公司的辦公樓也已經用了十幾年,結果指向在他五月在杭州租住的自如房。

房子在濱江區,距離公司不遠,步行20分鐘即可走到。在自如上,此商圈的房子單間價格在2000元左右,打出的招牌是‌‌‌‌“綠化率高‌‌‌‌”。安時選擇了與人合租,房子本是一套複式,自如將其改造,二層可供獨立使用,劃分出客廳、卧室、儲藏間、衛生間,安時住在01卧室。

剛租下房子時,安時給遠在北京的妻子拍了一段10秒的小視頻,木質地板,灰色牆面,白色的簡易書桌靠牆擺放,典型的自如簡約裝潢風格。視頻中,安時順手拿起空調遙控器,將空調關上又打開。

安時在小屋獨居的幾個月,正值杭州的夏天,悶熱多雨,很難做到開窗通風透氣。

和妻子反映身體不舒服是在7月,沒人知道此前他已撐了多久。隨後他回到北京進行檢查,結果發現血小板減少。兩周之內,病情惡化,安時去世。

就在幾個月前他剛拿到阿里的offer,得到‌‌‌‌“交互設計專家‌‌‌‌”的職位,成為一名P7級別的員工,隻身一人來到杭州,前景一片大好。突來的死亡,留下妻子和一個三歲的女兒,殘酷而凌厲。

逝者安時

在他病逝後,妻子來到杭州,對安時租住的那套自如房進行了檢測,結果顯示:甲醛超標。

甲醛對人體健康的危害不言而喻。2010年12月15日,世界衛生組織在總部瑞士日內瓦發佈了一份《室內空氣質量指南》,報告提出室內空氣中的甲醛含量的安全標準是每立方米中含量0.1mg,超量則會傷害肺部功能,並可能患上鼻咽癌和白血病。

我國國家室內空氣質量標準也規定,甲醛的含量應該小於或等於0.1mg/m³。

根據中科協室內環境委員會規定的成年人吸入甲醛的量化警示,如果室內空氣中的甲醛濃度超標10倍,相當於生活在室內的人一年內直接飲用3.94毫升至4.73毫升的37%甲醛溶液,即喝了一酒盅的福爾馬林。更為可怕的是,一旦甲醛濃度達到30mg/m³時,會立即致人死亡。

數據觸目驚心,安時的妻子旋即向法院提交訴訟,不過,自如很快發來一條短訊,‌‌‌‌“訴訟書表明您已經沒有繼續履約的能力,現解除合同。‌‌‌‌”短訊發送到了已故的安時手機上,沒有對空氣污染做任何回應。

‌‌‌‌“我們已經付過房租,仍然有房屋的使用權。安時的妻子顯然不接受自如的回應,7月15日她還曾在與管家的微信群中交過水電費,‌‌‌‌”原以為貴司可能會以負責任的態度來解決問題,沒想到卻收到貴司如此冷血的回復,字裡行間全無對生命的尊重和憐憫之前‌‌‌‌“,她短訊回復。隨後卻接到了自如的電話:表示就在房間外面,要收房。‌‌‌‌”他們還是進去了。‌‌‌‌“

安時妻子與自如的對話

‌‌‌‌”當事人去世了,自如去收房,這種行為是很無恥的。真的就是破門而入,把人家房子收掉了‌‌‌‌“,鹿鳴在聽到安時妻子的自述時,異常憤慨。‌‌‌‌”出了事,你沒有想去安撫人家,只是想收回,不就是為了破壞證據?‌‌‌‌“

安時的故事很快成了鹿鳴五天內在公眾號上發佈的第三篇關於自如的文章。安時的妻子也是因為有朋友看到鹿鳴之前的文章才選擇向他傾訴。此前她已經找了好幾家大媒體爆料,‌‌‌‌”但幾乎所有媒體都拒絕了‌‌‌‌“,‌‌‌‌”求助無門,發現我寫過這種事,所以找到我‌‌‌‌“,鹿鳴略顯無奈的表示。

9月1日傍晚,安時的妻子公開發布回應稱,自如所述事件經過,沒有提及其單方面收回房屋的事實。自己之所以沒有首先找自如而是先立案,是因為並不住在杭州,擔心有人會去破壞房子的原有狀況,而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則可能會避免這種情形發生,在門縫處貼上封貼也是出於這一擔心。遺憾的是,自如在收到傳票和律師函後,仍然是在8月27日直接發出解除租賃合同的通知,並在當天下午就進入房子。當時自己在北京,無法阻止自如的行為,只能報警處理。

此外,自如在9月1日的回應中提及,安時在居住期間,未就房屋空氣質量提出過疑慮。對此安時的妻子表示,沒有投訴不代表沒有問題,自如現在應該回答的是房子有沒有甲醛超標的問題,而不是有沒有投訴的問題。

安時的妻子還表示,在接到法院傳票後,截至2018年8月31日,除了通知解除合同,自如沒有人前來聯繫,了解並溝通案件本身的情況,直到9月1日。

02

發聲

鹿鳴對AI財經社表示,自己第一次關注到自如甲醛超標的問題是在一周前。同事小A在群里吐槽自己住到‌‌‌‌”自如甲醛超標房‌‌‌‌“後的經歷:入住兩天後開始出現‌‌‌‌”過敏性鼻炎和咽喉腫痛‌‌‌‌“癥狀,嚴重到‌‌‌‌”凌晨三點醒來已無法正常吞咽‌‌‌‌“,但聯繫自如客服請求甲醛檢測時,對方卻一再拖延,選擇換租還要扣除租房者一半的違約金,同時還問小A,有沒有朋友可以來住(有甲醛的)這間房子……

後來小A拿到的檢測報告顯示,他所租住的那間屋子,每立方米甲醛含量是0.21mg,遠超標準值0.10,此外,在苯、甲苯等指標上,五項檢測中四項不合格。

鹿鳴喜歡稱呼小A為‌‌‌‌”小朋友‌‌‌‌“,剛從國外回來,是個‌‌‌‌”有公心‌‌‌‌“的人。聽到他的吐槽後有感於‌‌‌‌”年輕人在自如面前沒有什麼話語權,交涉起來特別麻煩‌‌‌‌“,加之自己最近在研究消費貸相關的問題,也剛好碰到自如。作為前媒體從業者,鹿鳴便寫下了一篇名為《租房自如,以身試毒》的文章,這是他的公眾號中關於自如的第一篇推送。

文章發出來後,自如的公關聯繫到鹿鳴,‌‌‌‌”說什麼反正都是媒體人嘛,什麼感謝監督啊‌‌‌‌“,‌‌‌‌”我和他們溝通感覺都還挺正常‌‌‌‌“。但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如轉臉便向後台投訴其公眾號文章侵犯‌‌‌‌”名譽/商譽/隱私/肖像權‌‌‌‌“,鹿鳴一下陷入兩難處境:按照微信規則,如果承認侵權,則刪稿;如果不承認侵權,而投訴侵權成立,那麼他的公眾號則面臨封號命運。

‌‌‌‌”直接嚇我啊‌‌‌‌“。鹿鳴即刻選擇了反訴。‌‌‌‌”這種行為是不正當的‌‌‌‌“。

‌‌‌‌”你跟我溝通就溝通,你第一個跟當事人溝通啊,但你到現在都沒有去找那個當事人。就那麼回事,就把時間都聚焦在我身上。還照我說自己很重視健康問題。‌‌‌‌“鹿鳴對公關的舉措尤為氣憤。

後來鹿鳴追問自如公關,既往案例都是怎麼處理了,再無回復。於是,鹿鳴發出了第二篇推文《年輕人,請說出自如租房的故事:)》。源源不斷的新故事湧入後台‌‌‌‌”白血病啊、孕婦流產啊、各種被坑的故事,特別多‌‌‌‌“,鹿鳴一開始還沒來得及去整理,直到他在群里,聽到了同事分享安時的例子。

‌‌‌‌”他特別典型,從北京過去杭州工作,年級也跟我差不多,這種情況,大家也都很感同身受吧‌‌‌‌“,在他看來,安時是典型的社會白領,家裡有孩子,在北京有房,事業發展到這樣一種職位,本應很有前途……‌‌‌‌”現在大多數的年輕人,都在走這樣一條路……挺讓人傷心的。‌‌‌‌“鹿鳴感慨。

他和安時並不認識,只是同事的朋友,但是文章發出以後,他發現身邊很多人都認識他,‌‌‌‌”好多共同認識的朋友,其實圈子很近。‌‌‌‌“無限唏噓。

8月31日11點36分,鹿鳴將安時的故事整理成文,發出了第三篇文章《阿里P7員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半小時後,他發現自如撤銷了此前對他的侵權投訴。

微信後台,湧入大量名字帶有自如字樣的賬號,對他進行人身謾罵和侮辱。與此同時還有更多的‌‌‌‌”租客投訴‌‌‌‌“,一夜之間,鹿鳴收到了上百條新的故事,‌‌‌‌”裏面很多都很悲催,很觸目驚心‌‌‌‌“。鹿鳴表示,他還計劃繼續把這些故事整理分享出來。

‌‌‌‌”第一篇是出於對身邊朋友的仗義發聲,但是到了第三篇,看了太多這種故事,讓我想形成一種合力。‌‌‌‌“每一個案例的個體站出來與自如這種大公司對抗,都太渺小了。過往報道不計其數。

安時的同事,阿里巴巴另一名員工薛風(化名)也在社交網絡發帖稱,自己入住的自如房在西湖區一個新樓盤,上下樓隔壁都在裝修,每天都有極強的異味,室友掉頭髮嚴重。鏈家中介和自如管家不久前承認,此前未嚴格檢測甲醛,將安排緊急檢測。

薛風以個人名義發起了自如測甲醛超標檢測活動,希望能倒逼自如乃至整個租房行業自查自糾整改甲醛超標問題。他和鹿鳴一樣,收到了不少反饋。

9月的第一天,安時之死登上微博熱搜,成為各大門戶網站的彈窗新聞,鹿鳴也收到了以自如公司為落款的留言,指責他‌‌‌‌”沒有責任感‌‌‌‌“,向他宣告‌‌‌‌”自如已經聘請專業機構進行調查取證,保留啟動法律渠道的權利。請貴公眾號即刻刪除此稿件及其他相關內容。‌‌‌‌“

‌‌‌‌”我又沒有造謠,我沒必要刪。我要刪掉的話很多人就不會知道這個事情,就和以前其他案件一樣了。‌‌‌‌“鹿鳴態度堅定。

03

公關

‌‌‌‌”有種礦井瓦斯爆炸後,小礦主把井直接填了糊弄幾下封口費的樣子‌‌‌‌“,和自如客服艱難交涉過甲醛超標問題的小A,如是總結自如的公關方式。

這早已不是自如第一次被曝出甲醛超標。早在2017年,央視網和新京報均報道自如等中介收房後快速裝修出租,因裝修通風期太短、材料材質等原因導致甲醛嚴重超標,導致租客出現明顯病症。

彼時自如稱,會全力解決問題,不推諉責任,但此後甲醛超標的消息時有曝出,剛剛過去的8月就有超過三起公開報道,但個案的報道並沒有引起自如方面的重視。

此種情況下,有租客選擇站上法庭。AI財經社查詢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在針對自如及鏈家的訴訟中,有兩起涉及甲醛超標。

2015年7月26日,任林及丈夫劉通與鏈家公司簽訂一年的房屋租賃合同,此時自如還是鏈家公司的一個部門。任林在2015年6月16日確認懷孕,9月在房山區第一醫院檢查出嚴重貧血,10月22日在友誼醫院確診為白血病,11月25日引產。

2016年3月,丈夫劉通委託環境監測中心對室內空氣中甲醛等物質的濃度進行檢測,結果發現空氣中甲醛等指標濃度超過標準值,不符合標準要求。

任林就此提起訴訟,要求賠償。但鏈家方面則認為任林的病與其長年從事餐飲行業有關,‌‌‌‌”烹飪過程中即會產生大量有毒有害氣體,且餐飲場所內吸煙比例較高,並會大量使用消毒劑、清潔劑等,會導致其長期接觸甲醛。‌‌‌‌“而‌‌‌‌”任林簽訂住房合同時間尚短,且屋內甲醛等濃度僅輕微超標,即便任林是由於甲醛而導致患有白血病,其患病原因也應當與其長期處於甲醛等有毒有害物質含量較高的工作環境具有必然的因果關係,而並非因在涉案房屋內短時間居住所致‌‌‌‌“。

法院最終駁回了任林的訴訟請求,鏈家方面自願補償給任林15萬元,包括墊付的4.8萬元醫療費和房屋租金。

王飛也曾將自如告上法庭。2017年7月10日,王飛通過自如APP租住了其裝修過的房屋,自如員工並未告知房屋空氣質量不合格、甲醛超標等問題,住進去半個月左右出現喉嚨痛、頭暈等情況,於是自己購買了簡單的甲醛自測盒,發現甲醛嚴重超標。

聯繫自如管家後由自如聯繫他們承認的第三方檢測機構對房屋空氣質量進行檢測,檢測結果超標約3倍,於是王飛要求自如賠償醫藥費及精神損失等費用。

最終法院認定,王飛確實住在甲醛超標的房屋內,自如公司認為醫療費和甲醛超標不存在因果關係,但是沒有提供相應證據予以證明,因此應支付王飛的醫療費。但法院駁回了精神損失費等訴訟請求。

這些案例沒有走入公眾視野,小租客們站上法庭隻身抵抗大公司,鮮有關注沒有聲援,自如的表態甚至不需要公開。但這一次,自如被推到了台前,必須給出回應。8月31日起,自如連發公開聲明,針對安時事件和出租屋甲醛超標問題分別予以回應。

自如表示會配合司法部門進行調查。2018年9月1日起,將下架全國九城全部首次出租房源,待CMA認證機構檢驗合格後再行上架。未來所有新增房源都將100%檢測合格後上架出租,並在自如APP詳情頁展示檢測合格報告。

2018年6月1日後入住自如首次出租房源的自如客,如對室內空氣質量有疑問,可向自如申請免費空氣質量檢測。如存在房源空氣質量超標問題,可以選擇無條件退租、換租,或者在空氣質量治理合格後入住等方式。

面對輿論的不斷發酵,自如高層也接連出場。鏈家董事長左暉在9月1日中午回應稱,‌‌‌‌”所有的批評我們都會收下,所有的責任我們都會承擔‌‌‌‌“。

隨後,自如CEO熊林也在微博公開了朋友圈回應,他說自己和團隊並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對付‌‌‌‌“誰,如果是自如的責任一定承擔。並表示,目前專業機構在調查病因。自如正在積極聯繫家屬,願盡誠分擔。

面對自如方面的回應,鹿鳴並不滿意,‌‌‌‌”關鍵不是說了什麼,而是做了什麼‌‌‌‌“。‌‌‌‌”自如之前也發佈過公示,說自如所有的材料都是什麼級別標準,說是世界級的,但事實並沒有啊,問題不在於自如宣布自己要做什麼,而是說他事實上做了什麼。他已經宣布了多少了,我都不需要他現在再宣布殊么,只要把之前的承諾都完成就很了不起了,現在說把這些房源下架,那這還是一個漲價的理由呢。‌‌”

自如公關部負責人士告訴AI財經社,目前杭州負責人正在與家屬保持溝通,總部也一直在密切跟進,在表達關切同時希望能全力安撫家屬。鑒於家屬目前也承受各方面壓力,自如會充分尊重家屬的溝通意願和溝通途徑,配合各項司法取證,以期能撫慰家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AI財經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