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第一批90後 死於租房 「自如」關鍵詞又爆紅

昨天晚上看到朋友圈有人發阿里員工租自如的房間患急性白血病去世,今天到辦公室的時候大家已經在討論這件事了。

恍惚想起前幾天在一個群里看到群友發的消息,當時大家在討論長租公寓哄抬房價,一個群友說了另外一件事:

當時心裏一千萬個***奔騰而過,資本的本質是逐利,於是有人說資本家吸勞動人民的血,我以為這是謀財,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

但是當逐利的行為真的開始吸血的時候,就沒有這麼簡單了,因為這是害命。

自如曾經是我的租房首選,實習的時候同事和我說在自如租房方便,管家服務到位,和傳統中介不一樣的是如果房屋出現下水道堵塞之類的事情,自如的管家不會踢皮球,你打個電話報修就有人來修了,除了租金貴一點,其他沒毛病。

但是讓我對自如望而卻步的,除了房租,還有裝修。

2.

當初安利我自如房子的同事,她的主卧室友換房了,她準備搬去大一點的主卧,問管家房租,管家說3000左右,還沒定,一年前那間房是以2300出租的。

說到裝修,其實自如的裝修我個人還挺喜歡的,房間淺淺的黃色,一張書桌,一把椅子,自己住的話稍微做點軟裝就能住得很舒適。

但問題也出在裝修上,自如從房主那裡整租下來,都會進行簡單的裝修,暫且不輪用的材料是否OK,最令人心憂的是,大部分長租公寓新裝修的房間,從配置結束到房客入住不過一周。

另外一個同事堅決不租自如的房子,於是在豆瓣上的租房小組每天刷,她說自己去年住過一次Airbnb,是房東從自如整租下來改的民宿,她租了兩晚,第一晚自己身上就起紅色的疙瘩,不停咳嗽,呼吸不順暢。

她知道自己對甲醛敏感,但是這樣敏感還是第一次,第二天一早她就換了酒店。

等到我準備租房的時候,當初推薦我租自如房間的同事說:‌‌“別租剛裝修好的那種。‌‌

我告訴她,我不打算在自如租房了。

3.

但是不在自如租房,我也沒能擺脫租房的煩惱。

我現在租的房是同事推薦的中介,她的房間是在這個中介這裡租的,說體驗很好,中介不坑。

加了中介微信之後我每天看他的朋友圈動態,有合適的房源就去看,當看到現在這間的時候,心裏覺得就是它了:朝南的卧室,20平,落地窗,能看到對面的山,旁邊就是公園。

我是最後一個搬進的房客,房客們建了一個群,平常也就發發水電費的賬單,沒有聊其他的話題。周末我不在家,卻在群里看到這樣的消息:房東要賣房,已經帶人來看房了。

我立刻問中介,中介說和房東簽的合約是到明年5月,房東這段時間也沒有說要賣房。而房東和室友說如果賣出了,最晚我們12月要搬出去。

那時我在地鐵上,窗外是一閃而過的風景。

4.

2018年6月大學畢業,在十年前我最嚮往的地方-北京,有了自己稱得上是‌‌“家‌‌”的地方。

是的,是租來的。

當初準備搬離宿舍打包行李的時候,很多許久沒用的物品都被翻了出來,我分明是在打包記憶,一些留下,一些放下。

上學的時候最想要的就是有一間自己的房間,把房間布置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於是刷了不知道多少篇出租屋裝修的帖子,在好好住、知乎上收藏了多少經驗,淘寶購物車、收藏夾里全是為裝修準備的各種商品。

心裏出租屋的裝修設計稿都有好多好多版了,最後選擇了偏北歐的風格,是的,因為只有這種風格的軟裝才能在我的預算內完成。

和好朋友一起去宜家,買了自己覺得能用上的東西,搬到租來的房子里,把從學生時代留下的記憶又一件件拿出來,小心擦拭再小心安放。

去買了綠植,選了喜歡的琴葉榕、龜背竹、虎皮蘭,還有其他的一些小綠植。書架裝好後,把收藏的CD、書一本一本往上放,偶爾也買些鮮切花,不過我只買綠色或者白色的花。

我邀請了好朋友來家裡玩,我們聽喜歡的歌,自己做飯,一起看綜藝看電影,整整聊了一晚上的天。

第二天一早趕着回宿舍拿行李,又奔赴機場,朋友們有的要告別北京,以後也是很難見面了。

不管我12月是否要搬離這間小屋,於我而言,它都承載了我的青春、我的成長里很重要的部分。

5.

現在的90後新晉社會人士,已經不敢租房了,每月最大的一筆開支是支付房租。

租房前怕遇到黑中介,交了錢住不了房,於是選擇長租公寓;

避開了黑中介,住進長租公寓後又擔心甲醛超標,擔心生病;

想退租,但是退租後住哪裡呢?

想換房,日漸增長的租金導致換房的成本太高,也說不好換房之後就能避免甲醛。

現在去搜‌‌“出租屋‌‌”‌‌“甲醛超標‌‌”這樣的關鍵詞,依然能看到很多長租公寓的租客寫的帖子、新聞報道。

在我第一次搜的時候和朋友聊天的時候,有人說為啥不舉報呀,讓自如這樣的平台裝修好之後通風兩個月再釋放上架。

‌‌“他通風那兩個月沒收房租嗎?肯定會落到消費者頭上,房租一定會上漲。‌‌”

曾經知乎上滿屏的‌‌“房子是租來的,可生活不是‌‌,不少人親自改造租房,但後來,他們的結局很不一樣。

有的人遇上好房東,一直相安無事;有的人改造完後被房東強制要求搬離,然後以更高價格租出去;

有的人被房東以損壞房屋為名要求賠錢;有的房東則不顧合同,直接漲價。

我總以為,90後已經足夠勇敢了,敢斗黑中介,敢撕抄襲者,敢投訴物業,敢加班到凌晨,敢炒老闆魷魚……

但在租房這件事上,我們都如此無力。

我們的生活,真的不是租來的嗎?

有時候,明明是拿命換來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剛剛加完班的Ton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