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蔣介石在西安事變中的三封遺書

宋美齡寫給蔣介石的信

夫君愛鑒:

昨日聞西安之變,焦急萬分。

竊思吾兄平生以身許國,大公無私,凡所作為,無絲毫為自己個人權利(力)着想。即此一點寸衷,足以安慰。

且抗日亦系吾兄平日主張。惟兄以整個國家為前提,故年來竭力整頓軍備,團結國力,以求貫徹抗日主張。此公忠為國之心,必為全國人民所諒解。目下吾兄所處境況,真相若何,望即示知,以慰焦思。

妹日夕祈禱上帝,賜福吾兄,早日脫離惡境。

請兄亦祈求主宰,賜予安慰。為國珍重為禱!

臨書神往,不盡欲言。專此奉達。

敬祝

康健!

妻美齡廿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蔣介石回信

隨端納一起到達西安的黃埔同學會總幹事、新生活運動總幹事黃仁霖,直到12月16日,才得到張學良的允許面見蔣介石。蔣介石見到黃仁霖後,立即給宋美齡寫了一封信。他又怕信會被張學良扣留,便將內容向黃仁霖念了兩遍,讓黃背下,回到南京後口述給宋美齡——“余決為國犧牲,望勿為余有所顧慮。余決不愧對余妻,亦決不愧為總理之信徒。余既為革命而生,自當為革命而死,必以清白之體還我天地父母也。對於家事,他無所言。唯經國、緯國兩兒,余之子即妻之子,望視如己出,以慰余靈。但余妻切勿來陝。”

果然,張學良扣留了此信。他也沒有讓黃仁霖回南京。因為蔣介石叮囑“余妻切勿來陝”,而張學良則希望宋美齡到西安來調解。

12月20日,絕望中的蔣介石做好了最壞打算,寫了3封遺書,分别致妻子宋美齡、兒子蔣經國和蔣緯國,以及告全國同胞。

給宋美齡

賢妻愛鑒:兄不自檢束,竟遭不測之禍,致令至愛憂傷,罪何可言。今事既至此,惟有不愧為吾妻之丈夫,亦不愧負吾總理與吾父吾母一生之教養,必以清白之身還我先生,只求不愧不怍無負上帝神明而已。家事並無挂念,惟經國與緯國兩兒皆為兄之子,亦即吾妻之子,萬望至愛視如己出,以慰吾靈。經兒遠離十年,其近日性情如何,兄固不得而知;惟緯兒至孝知義,其必能克盡孝道。彼於我遭難前一日尚來函,極欲為吾至愛盡其孝道也。彼現駐柏林,通信可由大使館轉。甚望吾至愛能去電以慰之為感。

廿五年十二月二十日中正

給蔣經國、蔣緯國

又囑經、緯兩兒:我既為革命而生,自當為革命而死,甚望兩兒不愧為我之子而已。我一生惟有宋女士為我惟一之妻,如你們自認為我之子,則宋女士亦即為兩兒惟一之母。我死之後,無論何時,皆須以你母親宋女士之命是從,以慰吾靈。是屬。

父十二月二十日

告全國國民

中正不能為國自重,行居輕簡,以致反動派乘間煽惑所部構陷生變。今事至此,上無以對黨國,下無以對人民,惟有一死以報黨國者報我人民,期無愧為革命黨員而已。我死之後,中華正氣乃得不死,則中華民族終有繼起複興之一日。此中正所能自信,故天君泰然,毫無所繫念。惟望全國同胞對於中正平日所明告之信條:一、明禮義;二、知廉恥;三、負責任;四、守紀律,人人嚴守而實行之,則中正雖死猶生,中國雖危必安。勿望以中正個人之生死而有顧慮也。

蔣中正

蔣介石給宋美齡和兩子的遺囑,有四點重要內容。其一,因他自己的原因而遭拘押,致使宋美齡為他擔憂,自責自己。其二,他已準備死,決不向張學良投降。其三,希望他死後,宋美齡善待斷絕音信近十年,遠在蘇聯的蔣經國和在德國柏林的蔣緯國視如己出。其四,叮囑蔣經國、蔣緯國,他死後對宋美齡盡孝道。危難之際,蔣介石愛妻舔犢之情躍然紙上。在告全國國民遺囑中,蔣介石檢討西安事變發生的責任在他自己,同時,希望全國同胞在他死後嚴守並實行其所倡言的信條“明禮義、知廉恥、負責任、守紀律”;他相信中華民族必有復興的一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豆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