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文革中中共鼓勵紅衛兵大肆打砸搶

文革中“紅衛兵”的“打、砸、搶”受警察公開保護,這是文革中紅衛兵敢於大肆打砸搶的第一個原因。實際上,紅衛兵的抄家除了一少部分是紅衛兵們自發地尋找對象外,多數是在當地派出所和街道委員會的引導下發生的。

當年能夠“打、砸、搶”的主要是後來稱為老“紅衛兵”的,基本上是“高幹子弟”。當年1966毛澤東發出“五·一六通知”的時候,當時是一個秘密文件,一般人民群眾都不知道。在這個通知里,毛澤東下決心要開始進行文化革命。於是那些消息靈通的高幹學生組織了“紅衛兵”,成為這場運動的急先鋒,從6月初就在學校里出現了斗老師的現象。高於子女的優越感,也許是文革中紅衛兵敢於大肆打砸搶的第二個原因。

輿論導向是破四舊迅速發展擴大的重要因素,也是文革中紅衛兵敢於大肆打砸搶的第三個原因。從《十六條》提出破四舊,倡導“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紅衛兵的“革命大方向始終是正確的”。這些,顯而易見是要把這些多數未成年的孩子推向邪惡。到了破四舊、打人以至打死人最為猖獗的8月底,《人民日報》8月29日發表了由中央文革小組起草的題為《向我們的紅衛兵致敬》的社論,其煽動性極大。其中說到:“紅衛兵上陣以來時間並不久,但是,他們真正地把整個社會震動了,把舊世界震動了。他們的鬥爭鋒芒,所向披靡。一切剝削階級的舊風俗、舊習慣,都像垃圾一樣,被他們掃地出門。一切藏在暗角里的老寄生蟲,都逃不出紅衛兵銳利的眼睛。這些吸血蟲,這些人民的仇敵,正在一個一個地被紅衛兵揪了出來。他們隱藏的金銀財寶,被紅衛兵拿出來展覽了。他們隱藏的各種變天賬,各種殺人武器,也被紅衛兵拿出來示眾了。這是我們紅衛兵的功勛。”

直到1966年9月17日,《紅旗》雜誌發表了題為《紅衛兵贊》的評論員文章,從中我們就可以知道輿論對紅衛兵那種吹捧和狂熱達到了何種地步,主導社會的成年人要把紅衛兵們引向何處。其中寫道:

“千百萬紅衛兵由學校走上街頭,形成了一股不可抗拒的革命洪流。他們高舉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紅旗,發揚了敢想、敢說、敢幹、敢闖、敢革命的無產階級革命精神,蕩滌着舊社會遺留下來的一切污泥濁水,……在破除剝削階級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樹立無產階級的新思想、新文化、新風俗、新習慣的鬥爭中,取得了輝煌的戰果。”

《人民日報》發表《橫掃“四舊”的革命風暴席捲全國各城市》,繼續報導橫掃所謂“四舊”的狂潮在全國廣泛展開。紅衛兵小將們砸文物、挖墳墓、毀古迹、焼古籍、焚名著、抄沒財物、強佔私房、勒令解散民主黨派、對“牛鬼蛇神”打罵、凌辱、抄家,轟出城市,甚至妄殺無辜,致人非命。

毛澤東為了發動文化大革命,一是支持大字報,並且自已親自寫大字報。二是利用年輕幼稚的紅衛兵,8月1日親自給清華附中紅衛兵複信,支持他們的造反行動。8月18日在天安門接見了幾十萬名紅衛兵,而且把清華附中的紅衛兵請到天安門上去,稱“我支持你們”。有偉大領袖的支持,是文革中紅衛兵敢於大肆打砸搶最主要的原因。更有毛主席的指示,“要武嘛!”,“人民日報”的鼓動,“革命小將的大方向始終是正確的”,使得年青幼稚的紅衛兵忘乎所以。

中共中央工作會議於1966年8月13日至23日在北京召開。8月23日,毛澤東在會上講了話,指出:“主要問題是各地對所謂亂的問題採取什麼方針。我的意見,亂它幾個月,堅決相信大多數是好的,壞的是少數。沒有省委也不要緊,還有地委、縣委呢!《人民日報》發表了一個社論,‘工農兵不要干涉學生的行動,提倡文斗不要武鬥。’我看北京亂的不厲害,學生開了十萬人大會……北京太文明了”。“現在不要干涉,……有些問題要快些決定,如工農兵不要干涉學生的文化大革命,他上街就上街,寫大字報上街有什麼要緊?外國人照相就照相,無非是照我們的落後面,讓帝國主義講我們的壞話,有什麼要緊”。

我認為,是毛澤東充分利用青少年的幼稚無知、狂熱崇拜,以達到他的政治目的,才是文革中紅衛兵大肆打砸搶的根本原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