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中國女性的最可笑中年危機:少女感不夠

李宗盛寫過一首歌,叫《她的溫柔》。

她的溫柔

是一種火候

不是哪個青春小妞隨便學得走

可如今青春小妞不想學成熟女性的溫柔,中國的大齡女子,都在被逼着用青春無敵,填滿自己臉上歲月的溝壑。

1

“少女感“

是對女性最殘酷的形容詞

51歲的“玉女掌門人”周慧敏被送上熱搜,已過知命之年,依舊膚白貌美、身材窈窕,甚至“秒殺”一旁伴舞的年輕女孩。

在出道三十周年演唱會上又唱又跳的她,被網友誇為“少女偶像”、“凍齡女神”。

在有人扒出未經PS的圖片後,質疑她的“少女感”都是靠修圖修出來的。

2018年1月29日,香港,周慧敏紅館演唱會/視覺中國

高清圖雖沒有之前驚艷,臉頰也稍有僵硬,但周慧敏看起來依然比實際年齡小了十幾二十歲,身材也和精修圖沒有太大差別。

人們忽略周慧敏已經年過半百,忽略這樣的狀態在同齡人中已實屬難得。

前幾日開播的《如懿傳》里,周迅飾演的十五歲少女的片段因為聲音稍有違和,被網友吐槽是此劇最大的敗筆,說她“一大把年紀還裝嫩”。

雖然眼神仍在傳遞少女的靈動,但戲裏周迅的聲音和扮相,與觀眾心中的少女確實相去甚遠。

這種情況也並不只有周迅,在一部劇里從十幾歲的少女演到老媼,年齡跨度長達幾十年的,大有人在。

對於女明星來說,似乎演得了少女,才代表一種高級的競爭力。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少女感”成了對一個女性最高的讚美,不管是二十歲還是三、四十歲女明星的通稿上,都缺少不了這個關鍵詞。

因演技被觀眾認識的女明星們,人到中年,在社交媒體的通稿中,也只剩通篇的“少女感十足”。

哪怕少女感三個字本身,就帶着一種冒犯——不是演技不行了,而是如今只有用少女感才能賺來眼球。

女明星為什麼不直面自己的年齡?

沒人給這個機會。

她們不能老,也不敢老。

在尷尬的年齡面前苦苦掙扎,就只能用“少女感”來延長自己演藝生涯的壽命。

國內的銀幕沒給這些女明星“優雅老去”的機會。

一旦被定義為中年女演員,就意味着只能成為劇中的配角,飾演母親之類的角色,甚至是沒有戲演。

姚晨出席《女性的力量》演講/視覺中國

姚晨在演講上自嘲是個“一個不得志的中年女演員”。

因為生孩子拒絕了一些好項目,回歸之後,體會了人生,更深刻地認識了自己。

明明是在表演狀態最好的階段,能接到角色卻少之又少。

總是扮演大姐、母親的演員劉敏濤說,“我們這個年紀,是有生活閱歷的,還有對人生不同的年齡段不同的感悟、認知。

我就想,這麼豐富的人生,為什麼就沒有作者、編劇老師去感興趣呢?”

劉敏濤在《演員的誕生》節目現場/視覺中國

大概是因為關注點都在諸如蓬蓬裙此類上吧。

中國的女演員,在劇里似乎只有少女和老太太兩種狀態。

女人在不同年齡段里獨特的韻味與美麗,被徹底模糊。

要麼“未老先衰”,戴上銀白色的假髮飾演老婦,要麼“一把年紀繼續裝嫩”,大多數的女明星為了有更多的戲演選擇了後者。

演員趙立新吐槽中國影視劇現狀,為中國女演員鳴不平/微博

中國社會對於女人年齡和外表的苛刻,也不僅限於娛樂圈,畢竟在中國並沒有“老美女”,只有“凍齡美女”和“不老美女”,“老女人”也是個明顯的貶義詞。

對於年齡的焦慮,對於老去的恐懼,如疾病一般蔓延在普通人里。

衰老,是每個中國女人最害怕的東西。

2

中國女人老不起

如果說明星需要拋頭露面,某種程度上來說,迎合大眾的審美有一定道理,那這種現象對平常人的摧殘,才更扎心。

國外有一份發表在《Science Advances》的調查,在網絡世界中,男性的吸引力、以及兩性方面慾望會在50歲達到巔峰,而女性則是18歲。

換句話說,女性自從18歲成年之後,就已經活在了“衰老”路上。

“女性更關注大腦,男性則對身體的感興趣程度更高。”

容顏易老,似乎全世界女性都走在抗衰老路上,而中國女性,在這條路上已彎道超車,成為後來居上的抗衰老大國。

國內有份《女性消費報告》,無論是70後、80後還是90後女性,美妝個護產品都是其消費最多的產品類型。

在醫療美容上,也處於高位。2017年,中國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醫療美容國家。

怕變老的中國女人,在護膚美容上花了數不盡的心思,也交了最多的智商稅。

有研究機構預計,2019年,中國醫美市場就將突破萬億元,成為居房地產、汽車、旅遊之後的第四大服務行業。

坐着火箭成長的醫療美容行業,背後藏着無數亂象。

精油按摩、卵巢保養等充滿噱頭的服務,也成了部分女性抗衰老的必修課。

是什麼把中國女人逼得如此怕老?

為家庭活着的中國女性,天然多了層束縛。

在東亞文化圈,父為子綱被刻進了文化的傳承,父母並不希望子女有太多主見,更希望子女能聽從長輩教導,讓子女按照自己規劃的路走下去。

“你現在已經是個剩女了。”

短片《她最後還是去了相親角》

超過三十,還沒把自己“兜售”掉的女性就成了部分父母眼中的失敗品。

某一天發現自己已經成為整個世界眼中的老人,就更在抗衰老路上,不敢掉隊。

心理學中有一個阿施效應。

心理學家阿施通過一組實驗證明了從眾對人的巨大影響。他創立了一些情境,要求參與者在客觀事實絕對清晰的條件下做出判斷,但許多參與者都在其他人的錯誤引導下,說出了與事實不相符的答案。

一件錯事,當所有人都認為是對的,即使你明知不對,也會慢慢相信它是對的,還會為他辯解。

當所有人都認為“美就是年輕,就是膚白貌美大長腿”時,恐怕絕大多數女性都難以逃離這套詭異的判斷體系,成為其中的受害者。

不得不承認,某種程度上,女性也是被影視劇、大眾媒體給嚇老的。

媒體愛的是四五十歲的不老女神,“歲月從不敗美人”是他們冠以大齡明星的至高讚美;到了普通人那裡,又有“我採訪了十個大齡剩女才知道她們為何剩下來”。

早已形成的對三十往上女性的刻板印象,加劇了“老去=失去”的恐怖氛圍。

村上春樹說:“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

慢慢受錘的中國女性,總有那麼一個崩潰的時間點——日積月累的打擊,和畸形的審美觀,終讓女人內在也衰老,因不自信而把人吞噬。

習慣了被綁架、束縛,就不再把自己當成獨立的個體。

很少有人能坦然承認自己生理上已經變老了,即使她的年齡還很年輕。

她們不願相信時間饋贈的閱歷和經驗,只恨歲月帶走了青春。

沒有自信的中國女人,只能不斷追求外在完美。

3

中國女性可以活出什麼樣子

去年國外各大電影節,中年女星的廝殺成為主戰場。

《三塊廣告牌》主演、61歲的Frances Louise McDormand,和曾在《穿Prada的女魔頭》中扮演冷血主編、69歲的 Meryl Streep爭奪奧斯卡最佳女主角。

第90屆奧斯卡頒獎禮,美國洛杉磯,Frances與Meryl Streep寒暄/視覺中國

Isabelle Huppert橫掃各大電影節,65歲再度封后。

2018年5月13日,曾出演《鋼琴教師》《包法利夫人》《她》的Isabelle Huppert出席戛納紅毯/視覺中國

一批60後戲骨,依然強勁。

回觀中國娛樂圈,畫風差異如同兩個次元。

鼓吹“少女臉”,到底是在迎合誰?

是市場,也是觀眾被強行養成的審美觀。

一個明星就代表一種個人品牌,作為“商品”,只有延長她的“保質期”,才能吸引源源不斷的機會。

所謂的“少女”人設,是經過資本敏銳嗅覺的挑選、大浪淘沙下來的,極為穩妥安全的選擇。

但人類無法與自然規律抗衡。

其實,我們的審美曾經也足夠“包容”。

香港電影的巔峰時代,也是一個美人井噴的時代,美得千姿百態各領風騷。

林青霞的中性美,王祖賢長手長腳大骨架的健美形象……都備受推崇。

職業劇中的女主,也有與異性的情感糾葛,但也能保證絕對的專業和冷靜。作為律師,當庭辯護時犀利交鋒,情感危機時不拖泥帶水,拿得起放得下。

香港女星宣萱在《壹號皇庭》中飾演女律師/豆瓣

做法醫,獨立幹練,感情戲照樣讓人心動。

陳慧珊在《鑒證實錄》中飾演女法醫聶寶言,圖片中是她在發現疑點時的習慣動作/豆瓣

電視劇對觀眾的影響,是真實存在的。

風靡全球的美劇《慾望都市》,講述了四位性格各異的都市女性一地雞毛又風生水起的生活。

電影版《慾望都市》劇照/視覺中國

有外媒報道,隨着此類“中年女性獨立”影視劇的熱播,當時美國中年年齡段的女性,對高級內衣的需求有了明顯上升。

之前,深V裝、長筒襪,主要是20多歲的女孩在消費。電視劇中營造的積極形象,影響了更多女性挖掘自己的自信心。

女人應該保持年輕和美麗?

應該,但也是以一種自願且順應自然的方式。

張曼玉曾問張國榮,“你怕自己的樣貌會不美嗎?”

張國榮回答,“這一點你沒有辦法,隨着年齡增加一定會衰老,最重要的是一句話:aged gracefully.”

優雅地老去,是一種智慧。

美麗的皮囊有保質期,但是智慧只會永遠增值。

中國女性,不該被“少女感”綁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槽植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