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90後脫髮 80後禿頂 中國男人還剩多少頭髮?

90後曾是前輩眼中垮掉的一代,也是還沒長大的新新人類。

但彷彿一夜間,90後站到了這個時代的廣場中央,聚光燈下人們突然發現,他們不僅晚婚了、晚育了、離婚了、出家了,連健康也出了問題:胃垮了、油膩了,啤酒肚了,甚至脫髮了、禿頂了。

目前,20-40歲的男士是脫髮的主力軍,30歲左右發展最快,這比上一代人的脫髮年齡提前了20歲。

1990年出生的文俊20歲剛出頭就有了脫髮跡象,他們家屬於祖傳三代脫髮,祖父和父親也脫髮,但都是40歲以後才發生,而如今他將家族脫髮年齡提前了近20年。

最初仗着年輕,文俊不覺得掉點頭髮是什麼大問題,但從2014年底開始,因為工作壓力,脫髮變本加厲,「油,癢,工作寫方案的時候,撓撓撓,感覺頭髮越撓越少」。

當90後都前赴後繼加入脫髮大軍,80後,這批半隻腳已經步入中年門檻的群體,他們的頭頂髮絲更是不容樂觀。

1986年出生的張力在來北京工作的第一年就開始脫髮了,之後頭髮越來越油,每天起床枕頭上有碎頭髮,「三年左右,有些地方脫得都露出了頭皮」。

當全世界齊刷刷感慨「90後竟然都脫髮了」的時候,張力一點不覺得奇怪,「以現在90後年齡,其實跟自己開始脫髮的時候差不多」。“

北京中醫藥大學東方醫院皮膚科副主任醫師孫占學接診過最小的脂溢性脫髮患者只有16歲。他坦言,目前脫髮確實呈年輕化趨勢,「尤其有脫髮家族史的,發病年齡更容易提前」。

自古美人如良將,不許人間見白頭。銀絲白髮沒放過女人,脫髮也沒放過女人!他的門診脫髮患者男女比例是3:2,10個脫髮患者中有4個女性。

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中心聯合平安好醫生髮布的《2017都市女性健康洞察微報告》也指出,諮詢脫髮問題的人群里,20-25歲女性問診量最大,遠高於同年齡段的男性。

產後脫髮更具備女性特色,西醫認為這跟產後身體激素的變化有關,而中醫則相信這是由於血虛引起的。

28歲的敏敏生孩子前,是朋友圈公認的黑長直且高發量,但2018年夏天生完孩子後,她也開始掉頭髮了,「不是一般的掉,是手一抹就掉,梳頭髮掉的更多」。

不過,她更擔心在骨科做醫生的老公的頭髮問題,「總覺得他不到40歲就會禿頂,醫院很多男醫生都禿頂!」

彭于晏和謝廣坤之間只差一個禿頂

脫髮面前人人平等,名人也不例外,胡歌的心形髮際線、英國威廉王子鋥亮的腦門都以各種形式上過熱搜榜。

英國威廉王子發量變化|圖片來源於網絡

如果說頭髮是人的第二張臉,那麼脫髮、禿頂稱得上是對「歲月是把殺豬刀」最好的詮釋了。即使是高顏值的明星,在脫髮、禿頂面前也往往無力招架,從讓人舔屏的彭于晏到《鄉村愛情故事》的謝廣坤,也許就是那麼幾根頭髮的距離。

文俊的工作是商務,對形象要求比較高,脫髮以後,他明顯感到自己的魅力大不如前,尤其是在異性面前。有一次去合作夥伴的公司,幾個妹子笑他:「一個月沒來,你都經歷了什麼?頭髮怎麼少了這麼多?」

從圈內知名的90後「小鮮肉」到90後脫髮患者,文俊的自信心多少收到了打擊,但他對此表示理解,「如果在商務場上,我遇到一個脫髮或禿頂的女人,講真的,可能多聊一句都不想聊!」

話有些傷人,也略顯殘忍,但這就是脫髮的年輕人在外貌、婚戀、社交、事業等方面真實承受的壓力。張力沒有像文俊那麼痛的領悟,但他一個從高中開始就嚴重脫髮的朋友,因此患上了抑鬱症。

已經成家立業的脫髮者,壓力是否就小一點呢?並沒有!

杜宇出生於1985年,步入30歲那一年開始脫髮,和張力一樣,每天早上醒來就能發現枕頭上有很多碎頭髮。因為早已成家立業,有了孩子,杜宇本人對脫髮看得比較釋然,但他的焦慮一點也不少。

人頭皮毛囊約10萬個,其中10%會處於休止期,這一部分頭髮在休止期結束時會陸續脫落,所以從數學上算,每天掉100根頭髮是正常的。|圖:originoo.com

「老媽是外貌協會的,還很注重養生,一直催促我去醫院做檢查,而妻子卻覺得,脫髮就是基因、遺傳導致的,去醫院也沒用。」兩個女人截然相反的態度偶爾會製造一些家庭小矛盾。

這種家庭內部矛盾還可以處理,杜宇更大的壓力來自社交。

「每次和朋友見面聚會,十有八九會有人說:『你頭髮怎麼脫成這樣了?』」

杜宇當然知道朋友們挑起這個話題並沒有什麼惡意,但反覆提,總是揪着這個話題聊,時間一長還是感到困擾,想懟回去,但又不好意思。

他越發感覺到,脫髮已經像二胎一樣,成為一個社會話題,每個人都在說,而你無處躲藏。

脫髮,一個醫學難題!

杜宇最終聽了母親的建議去了醫院,他掛了廣州華僑醫院皮膚科的號,挂號時特別認真看了醫生的照片,挑了一個頭髮比較好的大夫。醫生診斷為脂溢性皮炎,開了4種葯,花了500多塊錢,他正在遵醫囑使用。

 

雖然醫學在不斷進步,攻克的難題越來越多,但脫髮這種常見病症,卻依然是一塊難啃的骨頭。像男性常見的脂溢性脫髮,皮膚科醫生最常用的也不過兩種葯:外用藥米諾地爾、內服藥非那雄胺。

前者像農民種地所用的化肥,塗抹後能局部擴張毛細血管,讓毛髮獲得更多養分,進而延緩脫髮,促進新發生長。

後者本質上是一種雄性激素抑製劑,通過抑制5α-還原酶的活性,阻斷睾酮向二氫睾酮的轉化,從而降低毛囊負擔,減少脫髮。雖然醫生表示按時按量服用並不會對男性第二性徵產生不良影響,但真讓一個男人長期吃,心裏總是不踏實。

即使你真的願意遵醫囑服藥,但另一個尷尬是,一停葯,頭髮就可能繼續脫落,甚至出現某些因人而異的副作用。是的,脫髮是沒法徹底治癒的,至少在現階段的醫學水平下!

張力就是因為意識到這一點,自始至終都沒去過醫院。他通過網絡了解了很多知識,嘗試過一些中藥調理,也補充過相關維生素,最主要的還是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多鍛煉,多吃新鮮蔬果,少熬夜,「感覺還是有用的」。

文俊去過皮膚科,醫生推薦的就是「讓男人不踏實」的非那雄胺,他拒絕了。在試過各種防脫生髮的網紅產品,「大部分沒用,有一款用了反而越掉越多」之後,他最終選擇了一家私人工作室做頭部理療。

2017年9月,阿里健康聯合阿里數據發佈的《拯救脫髮趣味白皮書》數據顯示,阿里零售平台購買植髮、護髮產品的消費者中,80後佔比38.5%,90後以36.1%的佔比直逼80後。

杜宇就在這組數據中,在去醫院之前,他各種買買買:2015年以來,前前後後換了20多種洗頭水;花了一萬塊在養發館辦了一張卡;母親炒黑芝麻、煮黑豆,調理身體;朋友推薦了滴在頭皮的中藥也試過。

或因為成本太高,或因為堅持不下去,杜宇最終都放棄了這些方法,他將這些經歷稱之為「試錯」。

雖然華僑醫院醫生的治療方案還沒看到明顯效果,但杜宇說,如果有朋友向自己諮詢脫髮問題,他還是會建議直接去找醫生,找自己能找到的最好的醫生,積極配合醫生治療。

稀疏的頭髮,繁盛的植髮市場

脫髮沒辦法治癒,難道只能眼睜睜看着頭頂變禿嗎?不,你還可以植髮!

2017年4月,北京櫻花開的最盛的時候,張力選了一家植髮機構去做了植髮,整個手術花了7個小時,從後腦勺移植了3000多個健康毛囊,每個毛囊收費12~15塊,總價給打了個折,最終花了將近4萬。

「植髮手術」是應用顯微外科手術技術取出一部分健康的毛囊組織,經仔細加工培養後按照自然的頭髮生長方向藝術化地移植於患者禿頂、脫髮的部位。|圖:originoo.com

「手術開始前在頭皮打了30多針麻藥,整個過程感覺不到疼,但手術結束之後,後腦勺那塊,可能因為移植傷到了頭皮神經,很疼,吃了兩三盒止疼葯。」

一年多過去,現在的發量已經達到了張力可以接受的程度,但也有些遺憾。他反思了自己的問題:植髮前因為一些猶豫,沒一下子植那麼多;沒跟醫生好好溝通,說明自己的需求;術後醫生推薦米諾地爾,因為一些擔心自己拒絕了。

「以後植髮技術可能比現在還好,如果自己還有再提高形象的需求,可能會考慮再做第二次手術。」張力說。

經過大半年的頭部理療,文俊的頭皮已經長出來毛茸茸的細小頭髮,但他知道,想讓它們變粗變成熟並不容易,所以他打算今年冬天或2019年春節前後也去植髮。

「植髮後一個星期不能洗頭,頭髮容易出油,冬天去植比較合適。」文俊提前做了不少功課,這也是每個考慮植髮的脫髮患者的必備技能。

清潔頭皮後,在後枕部進行局部麻醉注射,提取移植的毛囊。|圖:originoo.com

但是,杜宇至今還沒想過植髮,在他看來,男人植髮跟女人整形是類似的,而根據自己獲取到的信息,這個行業在國內有太多不正規的地方,實在不敢輕易進坑。

杜宇的擔心並非毫無依據,且不論其他深層內幕,植髮行業壓低移植毛囊的單價吸引患者早已是公開的秘密,甚至某知名植髮機構CEO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植髮行業缺乏的既不是市場空間,也不是技術,而是規範與誠信!

「覺得自己還沒到植髮那一步吧,真禿頂了,我可能買一頂帽子戴好了。」杜宇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39健康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