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金言:中國菜都壽光 洪水衝出的真相

作者:
十幾個村莊被淹,二十多萬個蔬菜大棚受損,價值百萬的養殖場泡湯,無數雞鴨羊群眼睜睜被沖走,數萬頭生豬活活被淹死,橫屍遍野,慘不忍睹。甚至有災民因無法償還銀行貸款而上吊自殺。然而,災難發生後,沒有第一時間救助,也不見北京批示,大雨過去快一個星期,一些地方仍被洪水浸泡着。據災民們反映,到現在政府沒有出台任何解決方案,村子裏水發黃!惡臭難聞,極易引發瘟疫!

山東壽光暴雨襲擊十幾個村莊被淹,二十多萬個蔬菜大棚受損,價值百萬的養殖場泡湯,無數雞鴨羊群眼睜睜沖走,數萬頭生豬活活淹死,橫屍遍野,慘不忍睹。*

山東濰坊壽光有〝中國菜都〞之稱,世界第一部農學巨著《齊民要術》的作者賈思勰就曾生長於此。壽光不僅是著名的〝中國蔬菜之鄉〞,而且也是全國最大的蔬菜集散中心。蔬菜銷往全國30個省市200多個大中城市,直供北京市場三分之一的蔬菜,並且遠銷日韓俄美等國。然而受第18號颱風〝溫比亞〞影響,一場洪水卻讓被譽為華北平原菜籃子的壽光毀於一旦,並引發全國菜價暴漲。

據網友實地拍攝視頻,十幾個村莊被淹,二十多萬個蔬菜大棚受損,價值百萬的養殖場泡湯,無數雞鴨羊群眼睜睜被沖走,數萬頭生豬活活被淹死,橫屍遍野,慘不忍睹。甚至有災民因無法償還銀行貸款而上吊自殺。然而,災難發生後,沒有第一時間救助,也不見北京批示,大雨過去快一個星期,一些地方仍被洪水浸泡着。據災民們反映,到現在政府沒有出台任何解決方案,村子裏水發黃!惡臭難聞,極易引發瘟疫!無家可歸的村民兩三天沒吃一口飯,沒喝一滴水,以致姍姍來遲的救災物資運送到現場後被哄搶!

面對如此嚴重的災情,中共當局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政權的穩定,而不是老百姓的死活。千方百計的瞞報、謊報、禁報。網民被抓,帖子被刪,跟帖被屏蔽。災害過去5、6天,才見到官方災情通報。外界也才得知號稱全國百強縣(市)、全國文明城市、全國首創冬暖式大棚種植反季節蔬菜的壽光已經淪為一片澤國。真是〝一方有難,八方封鎖〞;〝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當然,大陸網友追問最多的是壽光被淹真相,究竟是颱風降雨引發的天災,還是上游水庫集中洩洪造成的人禍?

1.上游水庫是〝洩洪〞減災,還是〝蓄洪〞賣錢?

早在18號,氣象部門就已經發出暴雨紅色預警,更何況此前〝安比〞、〝摩羯〞颱風引發暴雨各大水庫已經〝水滿為患〞的情況下,濰坊政府為何還不引起警覺,未雨綢繆,事先制定應急回應預案,提前洩洪調低水庫蓄水量,充分做好迎接更大降水的準備?為何非要等到暴雨成災三大水庫水位接近警戒線後才措手不及的下令突擊放水,導致下游滅頂之災?更令人不解的是青州水庫水量已經接近庫底了還在繼續洩洪?如果洩洪與降雨在時間上能夠錯開,災情會不會減輕或避免?

據說,山東濰坊是水資源短缺地區,彌河和丹河上游各縣為了攔截自然水流,人造了三條大壩,處於彌河下游的壽光每年都要花錢向上游三大水庫買水。上游各縣之所以獨霸一方,各自為政,不顧下游老百姓的死活,抱着僥倖心理,不願在〝溫比亞〞颱風過境前開閘放水,騰出庫容,很明顯是私利在作怪,是為了盡量多蓄水好向下游多賣錢。當局事後辯解說,不同時洩洪會造成更大的損失,顯然是在掩蓋真相,推卸自己瀆職責任。

2.三大水庫同時洩洪考慮過下游的承受能力嗎?

有人普及了一下常識:黃河平均流量1,775立方米/每秒,怒江在雲南出境前流量2.30立方米/每秒。一條全長206公里的北方小河,怎麼能夠承受來自上游2,250立方米/每秒,乃至超過黃河或怒江的流量?當地政府防汛抗旱指揮部難道連這點基本常識都不懂?不知道上游三個水庫同時排水出庫的流量會大大超過彌河的承載流量?會造成壽光沿岸村莊河水倒灌,給下遊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帶來巨大損失?2016年冶源水庫上調汛限水位其主要目的也是為了提高和增加賣水收入,而視大壩和下游安全為兒戲。

居然央視記者胡洋在現場採訪報導時,也信口開河地說,青州水庫洩洪對下游壽光等地沒有多大影響!這不是草菅人命,睜着眼睛說瞎話,存心不想讓下游百姓活命嗎?

3.人為堵塞河道導致排水不暢是誰之過?

彌河發源於山東沂山北麓,自南向北流,經山東臨朐、青州、壽光、寒亭4地,於壽光和寒亭分別注入渤海。冶源水庫位於彌河幹流上游,嵩山水庫、黑虎山水庫分別在彌河的兩條支流上。三座水庫同時洩洪後,除了流量大小外,下遊河道是否通暢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過去一年來,一位壽光市民曾多次沿彌河進行觀察,發現有多家采沙場在寬闊的河床上搭建障礙物和圍堰,之後他曾通過微博進行曝光,但並沒有引起當地注意。這次洪災發生兩個月前,當地官網發布資訊顯示,侵佔河道的建築既包括居民院落、建築垃圾等,還包括經營類場所如果園、魚池、養殖場、洗沙場等。

實際上,六年前颱風〝達維〞過境,濰坊市臨朐縣境內的冶源水庫吃緊洩洪,讓下游口子村遭遇了30年一遇的大洪水。時任壽光市上口鎮水利站站長在2012年山東電視台《真相力量》報導中分析原因:一是養殖場選擇的位置不當,不該建在行洪區;二是不應該建大棚。他說,在行洪區搞大棚、搞養殖違反了相關法律法規,〝如果不發大水他就賺了,發大水他就栽了。〞

保障行洪安全是當地政府的首要任務,當地政府為何對堵塞河道的大棚、養殖場、採砂場等違章建築長期熟視無睹,視而不見?為何不吸取以前慘痛的教訓,根據《防洪法》名正言順的進行整治和清除?難道官員為了眼前的政績和GDP,就可以置百姓長久的生命和財產安全於不顧?難道警鐘長鳴,防患於未然僅僅是停留在口頭和筆頭?難道好了傷疤就忘了痛,非要等到亡了羊再去補牢?

4.倒塌9,999間房屋有什麼貓膩嗎?

新京報網報導,8月23日下午5點,濰坊召開首次防汛救災新聞發布會,對外發布災情稱:〝災情造成直接經濟損失92億,共造成死亡13人,失蹤3人,其中9人開車溺亡,群眾轉移過程中無人死亡。這次受災,共有倒塌房屋9,999間,20多萬個大棚受損。〞

怎麼這麼巧?不多不少剛好倒塌房屋9,999間,比起北京故宮九千九百九十九間半隻差半間。很快有微博〝搬〞出了《國家自然災害救助應急預案》里的條款。其中有一條,如果倒塌房屋1萬間以上、10萬間以下,是要啟動IV級回應的。9,999間房屋倒塌,不就離1萬間正好差一間房嗎?這與瞞報事故死亡人數一樣,當地政府是企圖逃避啟動國家級的應急回應,害怕中央追究他們三大水庫同時洩洪的錯誤決定和過失責任。

自古以來,國家都提倡興修水利,雨季防洪和旱季灌溉,且以導引、疏通為主,講究人與自然的和諧,大多數都不會對大自然產生破壞,如古代修建的都江堰。而共產邪靈奪取政權之後,號召人們〝戰天鬥地、改天換地〞,唯利是圖,一切向錢看,不惜挖山填湖,攔壩堵河,修建大小水庫九萬多座,地脈水脈被斷、極端氣候頻現,以致於一場小小的天災就會演變成幾十年、乃至百年一遇的人禍,最終走向自我毀滅。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