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震撼古今!漢朝的蝴蝶翅膀引發歐洲大風暴

匈奴王阿提拉征服了羅馬帝國及歐洲,圖為Mór Than的作品:阿提拉的飲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西方世界,每一個上過歷史課的中學生都聽講過阿提拉(ATTILA)的故事,他在白人世界的名氣甚至比孔子、秦始皇和成吉思汗還要大。美國好萊塢把匈奴王阿提拉征服羅馬帝國及歐洲的故事拍成了一部英雄史詩般的大片。

匈奴人也係炎黃苗裔

匈奴人係遠古以來一直在蒙古高原活動的一個北方游牧民族,在殷商時期,他們曾被稱為鬼方、犬戎等等。據《史記・匈奴列傳》云:“匈奴其先祖夏後之苗裔也。”《山海經・大荒北經》則稱:“犬戎與夏族同祖,皆出於黃帝。”也就係講,他們與我們一樣都係炎黃子孫,古人認為,匈奴係被殷人驅趕到北方的夏人後裔。

歐洲史書上對阿提拉相貌的描述具有蒙古人的主要特徵:“他的身材又矮又胖,頭顱很寬,眼球深陷在眼眶內,膚色很深(既可以理解為黑色,也可以理解為古銅色,大概係後一種)。他長着一個扁鼻子和稀疏的花白鬍須……他係一個生來就係要震撼所有的民族,恐嚇所有的國家的偉人,那種不同尋常的自信從他的肢體動作上表露無遺。”

匈奴在強盛的時候,東破東胡,南並樓煩、河南王地,西擊月氏與西域各國,北服丁零與西北的堅昆。範圍以蒙古高原為中心,東至今大興安嶺。南沿秦長城與秦漢相鄰,並一度控有河套及鄂爾多斯一帶。向西以阿爾泰山為界,深入中亞的鹹海甚至裏海一帶,北達貝加爾湖周邊。被稱為“百蠻大國”。

匈奴和中原王朝的糾纏

從春秋開始,匈奴人不斷南下騷擾。數百年間,中原為這個胡人王國傷透了腦筋,直至秦始皇卅二年(前214年),大將蒙恬率卅萬秦軍北擊匈奴,收河套,屯兵上郡(今陝西省榆林市東南),“卻匈奴七百餘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過秦論》)這也許係中原王朝第一次讓匈奴嘗到的大苦頭。蒙恬從榆中(今屬甘肅)沿黃河至陰山構築城塞,連接秦、趙、燕五千餘里舊長城,據陽山(陰山之北)逶迤而北,並修筑北起九原、南至雲陽的直道,構成了北方漫長的防禦線。匈奴懾於蒙恬威猛,不敢再犯。

始皇帝死後,趙高禍亂秦帝國,諸侯並起,及至劉邦初建漢朝,中原國力大減,匈奴復振,劉邦甚至一度被匈奴圍困於白登山(今中國山西省大同市東北馬鋪山)。

後來,漢武帝借祖、父兩代“文景之治”幾十年積蓄的國力,派遣衛青、霍去病數次大敗匈奴,直抵匈奴王庭,收復河西,威振西域。史載“匈奴遠遁,而漠南無王庭”,匈奴從此無力對漢朝造成大的戰略威脅。匈奴元氣大傷,逐漸衰弱,並最終分裂為南、北匈奴。

公元前36年,漢朝校尉陳湯在一次的突襲中擊敗了西域的匈奴,並斬殺了郅支。剩餘的匈奴被強大的漢軍嚇破了膽,不得不再向西遷。由於他們的遷移歷時幾個世紀,其間缺少同大的文明民族的接觸,加上他們自身沒有歷史記載,其過程已經很難考證。

漢朝的蝴蝶翅膀引發了歐洲大風暴

到四世紀末,在歐洲的歷史上才重新出現了匈奴人的痕迹,那時,他們已經侵入了歐洲。公元374年,遠離中國而西遷的匈奴人,渡過伏爾加河與頓河,擊敗了嗰度的阿蘭國,西方為之震動。

阿蘭國被匈奴滅亡後沒多久,當哥特人還沉浸在對匈奴的巨大惶恐中時,匈奴鐵騎已經兵臨城下,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擊東哥特,東哥特軍隊被匈奴全殲,國王自殺,部眾四散逃逸。西哥特得知東哥特滅國後立刻在德涅斯特河布陣,意圖阻止匈奴人渡河,不料匈奴人在遠處上游偷渡後夜襲敵營,重創西哥特軍。打敗哥特人,佔據南俄羅斯草原後,匈奴人得以休整,人口開始急劇增加,同時,小部分的匈奴騎兵仍然在騷擾鄰國:一股匈奴騎兵渡過了多瑙河,與哥特人一起騷擾羅馬帝國;另一股匈奴人,於公元384年進攻美索不達米亞,攻佔了愛德沙城;還有一股匈奴人於公元396年,侵入了薩珊波斯帝國。在疆土不斷擴大的情況下,匈奴帝國以匈牙利平原為統治中心再次興盛。

匈奴帝國的極盛時期係在大單于阿提拉的統領下達到的,他發動的針對北歐和東歐的大規模戰爭,使盎格魯撒克遜人逃亡到英倫三島,而許多日耳曼和斯拉夫人的部族戰敗,紛紛向匈奴投降。他還大舉進犯東羅馬帝國,迫使東羅馬帝國賠款6000鎊黃金,年貢2100磅黃金。至此,匈奴帝國的疆域東到裏海,北到北海,西到萊茵河,南到阿爾卑斯山,盛極一時。阿提拉對此並不滿足,他還發動了對西羅馬的戰爭,將意大利北部變成一片廢墟,使得西羅馬帝國皇帝萬分驚恐,被迫議和。阿提拉因此被西方史學家稱為“上帝之鞭”。

公元445年,在阿提拉成為了地球上最有勢力的人。匈奴帝國的疆域,西至萊茵河,東至裏海,北至波羅的海,南至多瑙河──黑海──高加索山脈,總面積四百多萬平方公里,比同時期中國南北朝的總和還要大。突厥、日耳曼、波斯、斯拉夫、凱爾特等上百個民族匍匐在阿提拉的腳下,曾經異常強大與輝煌的東、西羅馬帝國、波斯薩珊帝國以及周邊無數的小國都必須向他年年進貢,歲歲來朝。阿提拉的軍隊號稱控弦五十萬,而這還不包括僕從民族的盟軍。

阿提拉之死

公元453年,阿提拉與一位年輕漂亮的日爾曼少女伊爾迪科舉行了盛大的婚禮,當晚阿提拉醉熏熏地帶着新娘入了洞房。但直到次日中午,阿提拉還沒有從洞房裡走出來,他的部下喊叫着衝進房門,看見伊爾迪科捲縮在床角,矇著臉哭泣,而阿提拉則臉朝下躺在床上,血從他的嘴角流出來。

關於阿提拉的死,講法頗多。電影《阿提拉》講,他係喝了新娘的毒酒致死。還有人講,阿提拉在酩酊大醉中被自己的鼻血嗆死了。

阿提拉的死,使黃種人在歐洲威風不在。白種人眼中的“黃禍”一直到1000年之後的成吉思汗時期,才又重新出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