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舉報南昌警察知法犯法 欺壓百姓

2016年4月11日晚9點,七里街派出所警察胡文斌帶着3人,無故上門,準備強行破門而入,我大聲呼喊,錄像並拍照(李嫻)。

江西省南昌市東湖區青山南路有一個光明社區,習近平主席曾經於2016年2月3日視察該小區。但該社區長期藏污納垢,有許多涉及黑賭毒的黑社會分子,當地的七里街派出所對此不聞不問,甚至與黑社會分子勾結,為虎作倀,助紂為虐,欺壓弱勢群體,正所謂光明社區不光明。

光明社區原為南昌市七里街發電廠的家屬生活區,屬七里街派出所管轄。本人,女,退伍女兵,退伍後進入南昌七里街發電廠工作,並與雙親一起在光明社區生活。2005年離異後,與兒子,父母同住在該小區,姐姐長期在海外居住。正因為如此,光明社區與發電廠的某些人認為我們家生活條件好,非常嫉恨我們,不斷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給我們使絆子,刁難我們。我們一家在2008年至2011年期間曾經一度搬離光明社區,到遠離市區的南昌縣銀河城小區生活,以求得平靜安寧的生活。2011年我的父親因病去世後,為了解決兒子的讀書問題,我與母親,兒子再次回到光明社區生活。沒想到,該社區的某些人出於嫉恨,不斷地騷擾我們一家,欺負我們老弱病殘,我的兒子也被迫失學,失去了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在屢次向上反映無果的情況下,我們被迫回到銀河城小區生活。

2014年5月12日晚6點,我與母親、兒子乘坐南昌縣515路公交車回家。公交司機陳XX誣賴我們三人沒有買車票,教唆19歲的趙XX動手打人,我血濺當場,兩次撥打110報警。過了許久,當地銀三角派出所警察吳小明才來。吳小明與陳XX、趙XX相勾結,多次威逼我們必須與加害者調解,我不堪其擾,與家人搬回到光明社區居住。吳小明公然違反法律,向陳趙二人泄露我家信息,導致趙XX與其家屬熊XX、楊XX、胡XX(七里街派出所警察)等人日夜跑到我在光明社區的住處騷擾、迫害。深夜爬陽台準備入室殺人滅口,並在2014年7,8月間,多次試圖用的士,私家車製造車禍,企圖殺死我們一家。我們被迫離開南昌,逃往外地。

2016年3月,我們以為事態平息,再次搬回光明社區,卻出現了更加令人心驚膽戰的一幕。2016年4月11日晚9點,在我家樓房的一樓,在一個監控死角,停著一輛110警車。七里街派出所警察胡文斌(趙XX的親屬之一)帶着3個人假冒警察,無故上門,誣衊我是精神病人,準備強行破門而入,我大聲呼喊,錄像並拍照,準備發到網上,他們這才住手,悻悻而歸,那輛警車整晚都停在那裡,胡文斌與其他人一直沒有離開,時刻準備破門而入,逮捕我們,我一旦稍作反抗,並會以襲警的罪名被擊斃。我並不是罪犯,不過是個弱女子,母親年過六十,兒子當時很小,不到十歲。一家人都是老實本分人,卻不斷地被人欺凌。事後我們分析,可能是趙XX及其家屬從吳小明警察處得知我們有兩套房產,價值將近兩百萬人民幣,所以聯合七里街派出所的胡文斌等人,要想方設法要置我們於死地,從而達到霸佔我們家財產的目的。

銀三角派出所的吳小明警察收受賄賂,強行要求受害者與加害者進行民事調解,並私自透露我們的居住信息給趙XX及其家屬,導致我們不斷地被騷擾。七里街派出所的警察為非作歹,與光明社區里的黃賭毒人員及其他黑社會分子相勾結,魚肉百姓。他們不僅不保護弱勢群體,反而與罪犯相勾結,誣陷迫害百姓,甚至主動加害我們,把我們的電話號碼加入110公安系統的黑名單,讓我們無法報警,只能任由警察與黑社會分子欺凌。經歷了這驚險的一幕,我們只能再次逃往外地,至今仍流落異鄉。長期流落異鄉,讓我們在經濟上遭受了巨大的損失,我們負債纍纍,全靠親戚好友資助。我的老母親,也因此七十歲不到就白髮蒼蒼,步履蹣跚。我年幼的兒子因為長期失學,也變得鬱鬱寡歡。

習近平主席多次談到依法治國的問題,我們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公正公開地處理此事,查辦那些知法犯法的警察,把欺凌百姓的罪犯繩之於法。

舉報人:李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