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顏丹:找不回」失蹤兒童「的根源在公安部

——「一輩子都找不回」失蹤兒童的背後

圖為,失蹤兒童的尋人照片。(網絡圖片)

近日,某網站一篇旨在分析中國失蹤兒童情況的文章指出,“‘寶貝回家’是中國最大的尋找失蹤未成年人的公益網站,因與公安部合作,被看作是‘中國失蹤兒童的晴雨表’”。然而,這個晴雨表所呈現的結果卻令人極度憂傷。文章稱,“‘寶貝回家’上有七萬多條尋親消息,但目前為止實現家人團聚的只有2500多人”;“更多孩子失蹤的家庭……一輩子都找不回自己的孩子”。

頗為諷刺的是,上述文章僅通過對“截止至2018年8月12日所發佈的35850條‘家尋寶貝’信息和36020條‘寶貝尋家’信息”進行分析,就能整合出“哪些公共場所最容易丟失孩子”、“中國失蹤兒童來自哪些省份/城市”、“中國失蹤兒童流向了哪些省份/城市”等這些有規律可循、有助於找回孩子的關鍵信息。該文還引用學者所說,將被拐兒童的情況概括為“西部集中拐出,東部分散拐入”。

一個媒體稍加分析,就能發現這些失蹤兒童的大致去向。請問,與“寶貝回家”合作了多年的公安部,難道就搜尋不到更多的蛛絲馬跡?媒體統計得出,孩子最容易丟失的公共場所,竟是火車站。

且不說,中國有多少逃犯總是在這裡被抓,就說從各地湧向北京的大量訪民,又有多少還沒出站就被綁架回了原籍。由此足見,中國的火車站是當地安保級別最高、警力最為充沛的場所之一。大多數的孩子在這裡丟失?對於中國的監控技術以及安保能力來說,實在是個莫大諷刺。更奇葩的是,一旦丟了,幾乎就沒有找回來的可能。

還有市場、學校、醫院、汽車站等,這些人群密集的公共場所,難道不是潛在的目擊者最多、攝像頭最集中安裝的地方嗎?說孩子在荒山僻野丟了,很難找回,或許大家都無可奈何。但要說,孩子在那麼多電子設備的監控下以及人的眼皮子底下,不但被擄走了,還找不回來,中國的公安部門能讓誰心服口服呢?

難怪有網民戲謔道,“中國的監控,只有拍汽車違章才看的一清二楚,輪子壓線、不系安全帶、闖紅燈、車架號都能清清楚楚,違章不出8小時,手機收短訊。而一米多的小孩失蹤一天多,卻沒有一個有價值的監控。”原因在於,“拍違章技術有利益驅使”,警察的獎金業績和罰款掛鈎,說為人民服務純屬瞎扯,為人民幣服務才是真的。追蹤丟失的孩子,沒有油水可撈,所以這類案件往往石沉大海,“但違章罰款跑遍全國也躲不了”。

僅一個“利益驅使”,就把中國無所不在的監控設備以及掌管這些設備的人說的透透的。但問題是,拍不到小孩失蹤就能說,那些一直表示要“為人民服務”的警察們沒有“利益驅使”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只不過驅使他們的這些利益不來源於迫切的想要找到孩子的家庭,而是來自於早已結成團伙、在拐賣過程中,層層瓜分利益的人販子們。

在警方的長期庇護下,販賣人口與其它涉及詐騙、色情的行當一樣,早已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形成了產業。一個造假大國、騙子社會,又怎能幹不出來販賣人口的交易?所謂“坑蒙拐騙”,只要有利可圖,那個只把眼睛盯着“保護費”的中國最大黑社會集團——中共,又怎會錯失良機?那些中共豢養的打手——各類警察,就是長期奔忙在第一線、積極收取保護費的馬仔們。

這就是為什麼連一個媒體小編都能三言兩語的分析出孩子失蹤的地點及去向,但掌控著所有信息、資源的中共公安部,卻永遠也找不回這些孩子的原因所在。

如今,國內還有一個普遍的說法是,失蹤兒童當中,有一半是父母心甘情願丟的或賣的。“這與計劃生育政策脫不了干係,一些父母(親屬)選擇將超生的孩子送養甚至遺棄,導致失蹤兒童數猛增”。這也只能說明,孩子是如何丟的;卻無法說明,為何孩子一丟,就再也找不回了。即便是親生父母所為,也同樣能追根溯源。更何況,賣自己的孩子也犯法。

在中國,立法、司法形同虛設。中國社會是個黨權大於法權的畸形社會,上下貪腐,還有誰來管這檔子費力不討好的事兒呢?負責計生的官員們也要恪守黨性,執行毫無人性的計劃生育政策,他們看着“一胎制”釀造了無數父母扔孩子、賣孩子的慘劇,也不會把自由生育的權利歸還給中國的億萬家庭。

“犧牲人性、服從黨性”,這是中共官員的為官宗旨。而這個黨性,就是極端的損人利己,殘害百姓。邪惡的中共,別說丟失孩子,就是給孩子喝毒奶、打毒疫苗,活生生殘害他們的性命,也在所不惜。越治越亂的中國國情表明,只要中共存在一日,就會有更多的家庭找不回孩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