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維小荷:一點一點被偷走的心智

朋友繼續冷笑,投資人燒了幾多錢補貼在這些平台里你知道嗎?不這樣匹配運力怎麼回得了本?一單運費五塊錢甚至還免單你算過帳么?再講了,40分鐘每單的承諾係邊個造成的?還唔係像你們這樣的消費者太挑?你自己就沒催過單?等一等會死啊?但係消費者現在只要外賣價格高於堂吃還要投訴……

求快,在大陸的許多城市中,已經使多數人的生活發生了變異(公有領域)

餓了么一個騎手把上海急診泰斗老醫生撞死了,網上遣責一片。餓了么作為一個平台公司,也把責任撇得很乾凈,大家都很不齒。聯想起了上一陣滴滴司機作惡嗰個事,朋友圈紛紛表示唔好再用這個平台。

我諗起看過一集圓桌派,竇文濤講他在北京高峰時段點了外賣,等了好久不來,就按了一下催單按鈕。小哥來的時候居然哭了,求竇文濤撤回嗰個點擊。竇文濤訝然,小哥講這個外賣才40來塊,他這一催單就要被罰兩百塊。竇文濤講他心裏不忍,感嘆這些資本主義的管理KPI(關鍵績效指標)未免設得太過嚴苛,還讓不讓人活!

我在互聯網創業公司的朋友卻冷笑講,大家知唔知每年餓了么,美團這些公司的騎手有幾多死於交通事故?這些公司每年在保險上為這些員工投了幾多錢?這些反面的故事怎麼沒人報道。

我不忿的反駁,邊個讓他們超負荷的工作?運力匹配明顯有問題。

朋友繼續冷笑,投資人燒了幾多錢補貼在這些平台里你知道嗎?不這樣匹配運力怎麼回得了本?一單運費五塊錢甚至還免單你算過帳么?再講了,40分鐘每單的承諾係邊個造成的?還唔係像你們這樣的消費者太挑?你自己就沒催過單?等一等會死啊?但係消費者現在只要外賣價格高於堂吃還要投訴……

我的頭皮一陣發麻。

繼續硬撐:那外國呢?外賣這個業務就沒有問題?

朋友笑起來,你又唔係沒見過美國送披薩的男孩(Pizza deliver boy),那不就係一份正常的工作。哪裡需要搶咩時效?我們勞動力多便宜啊,我們消費者基數多麼龐大又要求多麼高啊。而且,老外沒有那麼多外賣需求,吃個飯唔係自己做就係出去下館子,為咩要叫外賣?

我沉默了。中國人對效率的追求已經令人髮指了吧,外賣這個業態,現在又方便又便宜,為咩不點呢?

可係這個世界怎麼可能又方便又便宜呢?連吃個飯也想多快好省係咪一種奇怪的妄想。

就在上個周末,我去參加校友會。聆聽了必勝客中國總經理和餓了么首席財務官關於未來發展的討論。

大家的共識就係外賣這個業務一定會蓬勃發展,因為這係符合人性的基本需求。而且,它與堂吃業務也不太會互相蠶食,因為係應對不同的剛需場景。

真嘅嗎?

我一直相信溫水煮青蛙係最可怕的社會實驗。慢慢地,你就改變了而不自知。

自從外賣有咩滿100減40以及運費免單之類的補貼,我就自己也開始叫了很多次。這絕對係消費者的大福利啊。大風大雨天,還能隨時在家裡叫到一杯熱奶茶。這種待遇在歐美怎麼可能實現呢?

長此以往,對大眾的消費習慣一定有不知不覺的影響。自己下廚在若干年後就成為絕響,宅男宅女應該更人丁興旺。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所有的成本只係讓社會以另一種方式支付。

坐擁億萬資本的投資人想想真係很可怕的一群KOL(關鍵意見領袖)生物,炒出一個又一個風口,引導社會取向。網遊,團購,短視頻,O2O,P2P,直播,共享單車,知識付費……風口本身的命可能越來越短,但從流量紅利上看如今基本到達了全民參與的程度。

風投女王徐新有一篇非常有名的文章談到投資心得。她談及新零售時,講過要控制三樣東西:控貨、控店、控心智。

控貨係講你要盡量從供貨鏈打到門店包裝,把這個產品徹底抓在手裡。

控店係講不管係直營還係加盟,你要控制住這個店。

控心智係講讓消費者的頭腦中第一個想到的就係你。比如提起咖啡,就係星巴克,因為到處可以看到它的廣告。

佔領消費者的心智,爭取作這個細分品類的第一名,甚至最好比第二名超出兩倍。這樣存量比增量大,你不會隨隨便便被半路殺出的一個程咬金給幹掉。所以,在中國,投資人都會協助某些大賽道的種子選手迅速佔領市場,不賺錢也要光速打造品牌,擴張市場份額為先。所以補貼大戰這個有中國特色的事一直在上演。

中國最大的紅利就係人口紅利。Too big to fail.(大到不能倒。)有時係幸運,有時係悲哀。

商業本質上,燒掉數億美金的打車平台和“我唔係葯神”里投入新葯研發的葯企沒有區別,不從消費者身上回本又從哪裡呢?跨國葯企在中國醫保的談判中都係內傷累累的,哪怕對着著名新葯,我們囊中羞澀的官員就地起價地講,就按美國價格的一半吧?你們進不進來?

如果係別的小市場,這些葯企肯定呸的一聲,頭也不回的走咗。但係中國的人口基數足以讓任何一個打折的低價,聚集起來,成為體量龐大,不容忽視的生意。

對此,當年講不作惡而退出中國的谷歌,真係敬他係條漢子。

講起谷歌,就想起互聯網這個把世界變平的偉大發明。

硅谷係互聯網文化的發源地,誕生了一批如雅虎,谷歌,臉書這樣的重量級公司,深刻改變了美國乃至全球的運作方式。有意思的係,美國的互聯網最初係一種精英文化:平等,開放,自由。硅谷憑此精神席捲起浪潮,直擊東岸的華爾街,讓所謂的精英畢業生開始考慮唔好過投行人生,還係飛到西岸來改變一下世界吧。

中國呢,更有意思,近年的發展深度體現了農村包圍城市,得草根者得天下的逆襲。

拼多多,抖音,快手,萬能鑰匙……五環外實現了對城裡人的包抄。你每天在刷手機里的咩應用呢?

直播火的那一陣,我上過鬥魚。其中有一個很火的節目係一對夫妻吃西瓜,觀眾不停地送彈幕送獎品,他們倆一路吃吃吃。對嗰啲提供軟色情服務的美女主播,我還能理解,像這一類節目便出離了我的認知。

我問朋友這種節目你為咩能看20分鐘?他講很有意思啊,一個人吃飯無聊的時候睇吓,挺有代入感的,有時睇吓彈幕就能笑上半天。

後來,我聽到張泉靈解講她投資90後時講到過這個現象。張泉靈講她本來一直對直播不感冒,也不理解為咩那麼多人喜歡看。後來她去了解90後的生活和心理,她講這種直播給了觀眾一種“臨場感”,非常難得。

我呢,到現在也不能理解這種臨場感的。我倒係明白了在娛樂至死的年代,要守住心智確實唔係一件容易的事。一不留神就被各種“吃西瓜”節目偷走咗。

國人“多快好省”的追求裏面,“快”係最深入人心的。

前面講了,我們對效率的追求係髮指的。我以前做過快遞業的諮詢項目,“次日達”這種產品只有中國的需求最大,歐美的次日達係一個高級服務,幾乎不存在。

中國這屆的投資者和消費者都不答應,我們一般的城際快遞三天內到達係一個標準水平。順豐一个钟內上門取件,從攬收到小車路線規劃,到城際運力計算,自營飛機排班,分揀中心作業的每一個小時都卡得死死的。但係這也不算咩,很快我們又有了“閃送”,城市內兩小時送達服務。現在,盒馬三公里內半小時就送達。我作為消費者已經除了感恩,不知道講咩才好了。

商業模式上如果能在合理條件下作到有效率的快肯定係好的,比較可怕的係心智上的求快,凡事走捷徑。

大多數人,包括我自己,沒有不想一夜暴富的。但這種同齡人正在拋棄你的焦慮被放大後,許多人都在探求捷徑。

比較明顯的反映就係男生都表示要創業,隨着一個又一個高帥富資本在市場套現,看起來三年內敲鐘都係指日可待的。再不濟只要有BCDE輪的接盤俠,只要把故事講好講圓了就行。女生呢,獨立自主的肯定越來越多,但嫁豪門還係一條老路。奶茶妹妹依舊係很多年輕女孩的勵志夢想。如果沒有含着銀鑰匙出世,那這也係少奮鬥廿年的捷徑。為咩要和錢過唔去?

也係無何厚非吧?人性就係懶。偉大的公司大多數也都係順應人性而已。Tinder放大了慾望,Linkedin放大了虛榮,Twitter放大了憤怒,臉書放大了嫉妒,而餓了么這樣的外賣放大了懶惰。

知識付費潮興起後,我閨蜜講她手下幾個人開始都收聽某人為你講書的欄目,提供精華版給消費者。她覺得非常誤人子弟。我寬容的講,我自己當年讀書時也沒看過莎士比亞原著,看得都係蘭姆短版,何必苛求讀者?她白了我一眼,講那好歹也就係一個公認的蘭姆版本。現在這些各家解讀都係斷章取義,良莠不齊,小朋友們讀了也係不能得其要領,但他們覺得幾分鐘聽了精華版就係賺了。

其實讀書也係個奢侈的事,我已經記不得看上一部長篇小講係咩時候了。我家裡有許多未曾翻看,買來充虛榮的大部頭。每次我走到書櫃前,看到它們偉岸的身軀,就心裏一涼。覺得還係算了,不經過沐浴焚香,係斷然沒有勇氣翻開第一頁的。還係躺在床上刷刷微信公眾號吧。碎片化就這樣入侵了,你渾然不覺地失去了長時間的系統性的專註力。

我和閨蜜聊到最後,不禁都一聲長嘆。其實大家都懶啊,好好的為咩要咁精進?保持專註,保持清醒,保持心智,這些都係很累的事。隨波逐流,人云亦云,多輕鬆啊!只要商家和投資人深刻挖掘了消費者的多快好省,不勞而獲的心性,水漲船高,我們不都係共同參與並締造了這些商業神話而不自知么?

一邊喝着半小時送達12塊錢的咖啡,一邊坐着6塊錢5公里的快車,又怎麼好意思評擊新經濟?只係,同在一個體系里,邊個來最後以何種方式埋單呢?

太陽底下並無新鮮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