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經典微小說:父親的朋友圈

父親的好友,只有我一個人!我明白了,父親在朋友圈營造出熱鬧的假象,只是為了讓我安心。

我母親去世後,父親獨居在縣城的老房子里。我在省城買了新房,好幾次想把父親接來,都被他拒絕了。父親說:“你有你的家,我有我自己的生活。”

我拗不過父親,只好由他。我給父親買了智能手機,幫他開通微信,關照他多發朋友圈。

剛開始,父親發得很少,我不放心,打電話問他,父親解釋說自己不熟練,以後會多發朋友圈的。

從那以後,父親隔三岔五地更新朋友圈,發些日常生活:誰請客吃飯了,跟什麼人聚會了,還會配自拍。父親吃得不錯,穿得不錯,我看到父親這樣,當然十分開心。

一天下班後,我正在看父親的朋友圈,老婆小歡推門回來了。她滿臉怒氣,一瘸一拐地走到我身邊,一把搶過我的手機,氣哼哼地說:“你這個沒出息的男人,車也買不起,害我今天追公交車扭傷了腳!”小歡一揚手,看見手機上我父親的朋友圈,這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一條一條地點開看了起來。

看着看着,小歡眼睛裏大放異彩,她朝我說道:“看不出來,你老爸挺會享受。”我說:“父親照顧生病的母親那麼多年,又供我上大學,現在好不容易有時間,當然應該享受一下了。”

小歡撇了撇嘴:“不如把錢省下來,借給我們買部車!”

我和小歡省吃儉用,想存錢買部車,存了兩年,還差兩萬元。我當然可以問父親借一些,可我開不了這個口。

接下來的日子裏,父親的朋友圈幾乎每天更新。小歡經常拿我手機看,不斷地在我耳邊抱怨,我心裏也漸漸有些氣惱起父親來了。

這天,父親突然到我家,他背着一個旅行包,說正要去機場,他以前的同事老馬帶一幫老工友報了旅行團,要去玩半個月。我正盤算着怎麼開口向他借點,父親像看穿我心思似的,從包里掏出兩疊厚厚的鈔票交給我,說:“兒子,你買車不是差兩萬塊錢嗎?拿去,趕緊買輛車!我那些老工友的孩子,個個都買新車了,你別委屈了小歡!”我非常驚訝,說:“爸,你怎麼知道我們差兩萬?”父親笑了,說:“你那天不是發了一條朋友圈,說買車差兩萬元嗎?你怕我看見了擔心吧,所以很快就刪除了。”我朝小歡看了看,只見她站在父親身後朝我吐了吐舌頭,原來是她發的!

父親走後,我時刻關注他的朋友圈。父親曬了美景和美食,偶爾晒晒自己。我雖然看不見別人的留言,但看得出,父親的朋友不少。他不懂一對一回復,所有的回復都被我看到了,比如“謝謝老馬組織”“感謝大家點贊,我玩得很開心”。

很快,我的新車到手了,我每天開車送小歡去上班,別提有多方便了。我心想,等父親旅行回來,一定得帶他去兜兜風。

父親還在旅遊,我卻接到了一個自稱是老馬的人打來的電話。他說是我父親以前的同事,父親該去審核社保,卻找不到人,找到父親住的房子,卻發現他把房子租掉了。

我急了,趕緊問:“馬叔叔,您沒和我父親去旅遊?”對方一聽,說:“孩子,我可沒去旅遊!對了,你趕緊給你爸弄一個微信,咱們老工友現在都聯繫不上他呢。”

我一頭霧水,靈機一動,我拿起手機,打開了“微信運動”。父親今天只走了五十多步,這怎麼可能是出去旅行了嘛!

我給父親打電話,問他在哪兒,父親說在機場,和旅行團一起用餐。我聽周圍一片寂靜,追問父親到底在哪兒,說馬叔叔正找他。父親支支吾吾了半天,借口手機沒電,掛了電話。我再打過去,電話關機了。

我馬不停蹄地開車回了縣城,父親的房子果然租給了一個小伙。小伙告訴我,他在樓下開了個兒童攝影館,經常碰見我父親。我父親一個人買菜,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坐在窗前發獃。小伙看他十分孤獨,就主動跟他聊天。我父親很喜歡小伙,經常去攝影館坐坐,逗逗可愛的孩子,解解悶。我父親看到小伙很會修照片,就纏着小伙教他修照片的技巧。後來,我父親說他要去省城住,就把房子租給了小伙。

我再翻開父親的朋友圈,仔仔細細地看那些照片,發現那些風景照和菜肴,光線不一樣,照相技巧也挺高,父親應該是網上找來的。再看父親的自拍,仔細瞅瞅,都精心修過,背景都是虛化的。我再次撥打父親的電話,父親說他已經回到縣城了。我假裝擔心父親,讓他發個定位給自己看。在我的指導下,父親發來了定位,定位顯示,他在一個叫“好又來”的飯館裏。我馬上開車過去,衝進飯館,卻發現三三兩兩的食客里,沒有父親的影子。我正着急,突然發現後廚有個衣着樸素的老頭正蹲在地上洗油膩膩的盤子,正是我的父親。

我走過去,含淚叫了一聲“爸”,父親慌亂地抬起頭來,語無倫次地問我怎麼來了。我心疼地拉起他的手,替父親洗去手上的泡沫。我明白了,上次老婆偷發的朋友圈,父親看見了,然後就想辦法替我們湊錢。父親的存款給母親治病用空了,他就把房子租出去,又來這裡洗碗,很快給我們湊夠了兩萬元錢。

父親笑着對我說:“放心,這裡包吃包住。老闆人很好,我還幹得動,不想閑在家……”

我不再追問,帶着父親上了新車。父親坐在副駕駛座位上,我要過他的手機,照了一張合影,說:“爸,以後就發這個吧!”父親默默地拿回手機,我探過頭去,發現他正在刪以前發的朋友圈。

父親刪完後拿給我看,我驚訝地發現,父親的好友,只有我一個人!我明白了,父親在朋友圈營造出熱鬧的假象,只是為了讓我安心。

後來,父親辭了飯店的工作,跟我去省城住了些日子。小伙的租期到了,父親執意要回家住,但小伙喜歡他,非要租他一間房,跟他合住。

至於父親的朋友圈嘛,經常晒晒下棋、騎行、釣魚,點贊留言不斷。這次嘛,當然都是真的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雲中悅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