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腰圍越肥 座位越窄

本地航空公司經濟艙座位尺寸改革,每個座位闊度減少一吋半,一排變成十個位,引起輿論嘩然。

將經濟艙當做雞籠,有一個市場文化因素。市場經濟無所謂對錯,只有需求。四十年前,坐飛機去外國是奢侈行為,中產階級也盼星星望月亮地幾年坐一次,看那時的電影,加利格蘭在機上邂逅一位空姐,國語片中的喬庄做飛機師,林翠做空姐,王萊是機上的乘客,全皆旗袍西裝,衣着端莊。

那時的社會風氣,講教養尊卑,禮儀得體,飛機經濟客艙的座位,自然也帶一點尊貴,包括經濟客位的飛機餐。

但是今日不同。強國的豪客四齣消費,這個族群三十年前不是紅衛兵就是上山下鄉,那是尚未懂得怎樣坐在一張沙發上,在田邊坐下來進食。但是國家實行改革,形勢翻天覆地,這些人的下半生迅速致富,但人生中上半期的行為文化無法戒除,也全盤演繹到飛機客艙,粗暴對待空姐,兒童喪哭喧嘩。如果我是航空公司總裁,當初皺眉頭,但看着滾滾而來的收入,也必看得開:哦,飛機的經濟艙,要向大快活和大家樂看齊,還是做成茶餐廳的風格,成本最低,利潤最大。

為何減縮座位尺寸的是香港的航空公司,而不是日本或瑞士航空?因為所屬的母國的民族文化行為市場不同。在經濟學上,非常科學地,一切都有供求因果的解釋。

科技進步了,有人讚歎:這個世界人類的生活應該比沒有手機電腦是更幸福。但是只對了一半:這個世界科技進步,但人文精神衰敗,一架新的波音飛機,科技上的花樣越來越多:在機艙看電影,以前一次旅程,放在大銀幕上大家只看一齣戲,現在各座位電子遙控,選擇有上百齣戲,還有電視節目、各種音樂、電子遊戲。但明明肥人多了,座位卻比以前縮減。

科技是進步了,若人文化倒退回猴子和畜生那個層次,飛機服務也相應越來越不必把消費者當做人。隨着喧嘩聲浪向商務艙頭等艙進侵,空姐被當作菲佣或丫頭使喚,很快一輛波音機要附設一兩間小小的羈留囚室。座位會一串一串的窄下去。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乘客之普遍質素和航空公司之間,絕對也一樣。森林定律,真放諸古今皆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