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日本高端的紙尿褲品牌在中國大陸更接地氣

花王紙尿褲(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據《日經亞洲評論》報道,中國大陸的父母急於在孩子身上花錢,他們已經將轉向高端的紙尿褲,這一趨勢得益於網購的興起,並使日本品牌受益匪淺。

總部位於東京的花王(Kao)在全球最大的一次性紙尿褲市場迅速發展,主要是全球消費品巨頭寶潔公司(Procter&Gamble)付出代價,因為該公司在定價方面走中間路線。

Euromonitor的數據顯示,寶潔的市場份額從五年前的31.8%降至2017年的22.1%。相比之下,花王的份額幾乎增長了兩倍,達到11.1%

數據顯示,日本的花王、長久耕耘中國市場的嬌聯(Unicharm)和後來者的大王製紙(Daio Paper),去年佔據了近四分之一的市場份額。

現在,在中國大陸的一胎化政策下成長的世代正成為父母,他們願意為孩子提供最好的服務,這對高端的紙尿褲品牌來說是一個福音。

上個月在上海舉行的世界最大的嬰兒用品博覽會上,大王製紙吸引了眾多觀眾前來觀看其展示在中國市場獨家銷售的新型紙尿褲。該款紙尿褲是以透氣的專利材料製成,每件售價人民幣7元(1美元),遠遠高於日本主流紙尿褲20至30日元(18美分至27美分)的價格。

大王製紙中國部門的Takahisa Kashiwabara表示:“我們不能在日本以這個價格出售尿布,這種產品只能在中國使用,”他說,引用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尋求超高端產品。

大王製紙在2012年才進入中國紙尿褲市場。其專註於高端產品的戰略取得了成功,去年該公司在擁有1,000多家競爭對手的市場中在市場份額排名第6位。今年上半年勢頭持續,主要產品銷售額增長一倍。

花王負責經營中國業務的Minoru Nakanishi表示,以Merries品牌而聞名的花王將其在中國的增長歸功於“中國遊客到日本批量購買了我們的紙尿褲並廣傳質量好。”

2017年中國紙尿褲的市場價值149億美元,較四年前增長了50%,這主要得益於優質紙尿褲的增長。價格在3元人民幣以上的紙尿褲佔市場份額的40%,比三年前的20%還高。

推動這一趨勢的是80後這一代,就是在1979年北京實施一胎化政策之後。作為獨生子女,在中國經濟發展時,他們從未與兄弟姐妹爭吵過父母的關注或家庭資源。在產品質量方面,他們很自然地傾向於挑剔。

在博覽會背後的英國貿易展覽組織者UBM進行的2017年調查中發現,透氣性,舒適性和吸收性是中國父母在選擇紙尿褲時最常考慮的。價格只是12個最重要的因素中的第7個。

這解釋了寶潔的放緩。在1990年代末進入中國後,這家美國消費品巨頭開始在當地生產價格適中的紙尿褲。這推動了其早期市場份額的增長。

但在其勢頭減弱之後,寶潔公司的想法是將其幫寶適紙尿褲變成“日本牌”,在神戶附近的一家工廠製造後運往中國。這些日本製造的Ichiban(一番)紙尿褲於去年夏天首次亮相,在包裝上印有日本文字。寶潔公司中國子公司的副總裁說,這家美國公司選擇的產品名稱象徵著日本製造的高質量產品。

嬌聯主要銷售在中國生產的產品,份額從2012年的10.9%下降至2017年的8.3%。但在將重點轉移到從日本本土市場出口的優質紙尿褲之後,它2018年前半年在中國的銷售額同比去年增長超過10%

高端紙尿褲的另一個銷售驅動力是電子商務。年輕的中國父母現在可以輕鬆地在智能手機上比較嬰兒產品。目前,該國所有紙尿褲銷售量的一半以上都在網上完成,城市地區的銷售額甚至達到80%。

花王看到這個機會,在2015年與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合作,開始為中國消費者提供跨境購物服務。有一次,花王佔據高端紙尿褲在線市場的一半。

去年,嬌聯開始播在中國40多個社交媒體網站上放一分鐘視頻,提供關於像進食主題的嬰兒護理技巧提示。該服務擁有約800萬會員,已成為同類服務中最大的。

在維持一胎化政策三十多年後,中國於2016年1月開始允許夫婦生育兩個孩子。這導致出生人數增加8%,但2017年這一數字下降至1,723萬人,未能實現嚴格的計劃生育限制結束時所預期的增長。

原因歸結為成本。一位在上海旅行社工作並與妻子和四個月大的孩子住在一起的32歲男子說:“我們確實想要一個女兒,但我們不確定我們是否會再生一個孩子。”上海這樣的城市的生活費和教育費用都在飆升。一項研究發現,普通家庭將一半的收入用於撫養孩子。

沒有多個孩子可能意味着父母願意在他們唯一的後代上花更多錢。一家嬰兒用品製造商的人士說,這就是為什麼“高端產品有一個光明的未來。”嬰兒用品市場在2018年增長16.6%至3兆元,是2013年的兩倍多。預計2019年及以後將持續保持兩位數增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