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伊天劍:是「利 害了我的國」 還是「吏 害了我的國」?

近幾天海內外媒體都在圍繞中國的假疫苗進行報道。有兩個大陸網友的評論很有特色:一個評論是〝利,害了我的國〞,另一個評論是〝吏,害了我的國〞。這兩個網友的評論真可謂一針見血,在一定程度上說出了問題的實質。

先說〝利,害了我的國〞。假疫苗在中國橫行少說也有二十年的歷史,為什麼能夠泛濫至今?根本原因在一個〝利〞字。就長生生物生產假疫苗來說,它為了佔領市場,在最初的生產環節就已經作了手腳。因為嚴格按照疫苗的生產要求,它和其它同類企業的競爭就沒有什麼優勢。為了佔有市場,它第一個環節就在疫苗的生產過程中動了手腳。這就象生產其它假藥那樣,以麵粉和滑石粉為主生產出來的藥片,與純粹按照藥物生產標準真材實料生產出來的藥片看上去沒什麼兩樣,甚至假藥的包裝比真葯的包裝還要美觀,放到市場上假藥比真葯低幾倍的價格出售,它都有錢賺。

這只是從生產成本來說。在銷售過程中,越是賣假藥的越會跑路子,用錢打通各個關節。據報道,二零一七年,長生生物用於對官員行賄的錢就將近六億。這樣一路走下來,即使被舉報有質量問題,都會有人罩着它。這種唯利是圖的本性及作法傷害的不只是孩子,也傷害了所有國人的心,所以從這個角度上看,是〝利,害了我的國〞。

我們再看〝吏,害了我的國〞。這裡的〝吏〞指的就是中共官員。作為疫苗生產企業,是必須有藥品監管部門進行全程監督的。監管部門的工作人員擔負的職責是為注射疫苗的孩子的生命負責,可謂使命大於天。這些官吏一旦瀆職,就是在協助假疫苗生產者要孩子的命。假疫苗在全國泛濫,屢禁不止,監管部門中共官員的責任最大。

這些監管部門受上級主管部門的領導,上級主管部門又受相應的中共行政部門的領導,這些行政部門的領導又受相應黨委的領導。據報道出來的消息來看,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都親自視察過這家企業,其背景有多深多大,那能是一個監管部門的普通工作人員所能監管得了的嗎?

早在二零零七年,山西就曾爆發假疫苗案,近百名兒童注射疫苗後或死或殘。二零一零年三月,時任《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在調查半年後,推出長篇報導《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山西疫苗亂象調查》。然而,因簽發王克勤的調查報告,該報總編包月陽被免職。一年後,調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解職。引起全國轟動的山西疫苗案,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了。大家想一想,《中國經濟時報》可是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報紙,能將總編免職,將報社的調查部解散的中共官員,其級別最低不會低於省部級吧。

假疫苗在銷售中,又大肆行賄相關的官員。據報道,河南省法院在去年八月宣判,指河南寧陵縣防疫站站長王峰收受長生生物的回扣款16.4萬元,其中水痘疫苗每支回扣五元,狂犬疫苗每支回扣二十元。二零一零年一份法律文書顯示,長春長生曾與遼寧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現在一樁逾百萬元的受賄案件之中。而在二零一七年十一、十二月,在短短一月之間,便有五起行賄受賄案件涉及長生生物。

從表面上看,長生生物用錢開道,將各級官員收買,就等於打通了獲利的渠道。〝利〞收買了〝吏〞,〝吏〞得了〝利〞,從而使長生生物得以禍害國人達數年。

中共御用文人用〝厲害了我的國〞對中共極盡吹捧之能事。在假疫苗一案中,網友對這句話只改了一下字,加了一個標點,就將中共的貪腐本質及對國家的禍害淋漓盡致的揭露了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