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楊寧:天垂異象關聯政事 中南海莫輕視

中共建政後,信奉「無神論」的中共不僅發出了「敢與天斗,敢與地斗」的狂妄之語,而且對於來自上天的任何警示都斥之為「迷信」,並大加鞭撻。然而,十多年來發生在中國大地上越來越頻繁的災禍,似乎再次印證著「王朝末年多天災」的歷史規律,且一再警告著當政者。近日發生的一系列異象同樣如此。

8月11日上午9點多,遊客拍下北京房山山體坍塌時的恐怖畫面。(視頻截圖)

8月11日,一段視頻在網絡飛速流傳。視頻中快速崩塌的山體,觸目驚心。根據官方報道,此段山體崩塌發生在當日早8點30分,地點在北京房山區大安山鄉X209軍紅路段,塌方量初步估計達到3萬方。據報,這是2002年以來房山最大的汛期塌方。值得注意的是,此時正值備受外界關注的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召開期間。

而在北戴河會議期間,天垂異象並非只此一處。8月10日上午,黑龍江省衛計委召開新聞通報會,稱截止8月9日18時,全省共報告人感染皮膚炭疽14例。羊炭疽病是由人畜共通的炭疽桿菌引起的一種急性、熱性、敗血性傳染病,其死亡率可達20%至80%。不過,真實疫情如何不得而知。

8月9日凌晨4時,河北秦皇島盧龍縣發生2.8級地震,震源深度11千米,該地距北戴河60公里左右。

8月5日16時左右,河北唐山市古冶區發生3.3級地震和4次餘震,該地距北戴河86公里。

8月2日,遼寧瀋陽爆發豬瘟疫情,死亡率100%。大量生豬被捕殺焚燒。

還有北方連續的高溫、酷熱天氣,南方的颱風……

中國古人講“天人合一”,任何異象都有所昭示。西漢的董仲舒在其“天人感應”學說中就認為,天人相類相通,天的賞罰是依據人類行為好壞而施。上天分別用符瑞和災異對統治者顯示讚賞和譴責,用以指導人世間的活動。他還特彆強調災異的警懼作用,認為自然界的災害變異,是為政者的錯誤所導致。

我們先來看一則歷史故事。漢順帝時,經常發生災害和異常現象,他遂召來精通觀天象知人事的欽天監郎顗解析。郎顗獻上奏章,說天垂異象,地現災兆,這是上天在責怪帝王,要他們修正自己的行為德操,使政事回歸正常。其中言辭懇切的希望皇帝能聽取意見,每天多加反思,反省自己的過錯,務求消除這些災禍,並且引經據典的指出了當今朝廷奢侈放蕩、不重用賢士、刑罰過重、官員安逸放縱等弊端,還明確指出立夏之交時會發生地震,有地面裂開洪水湧出之類的災害。

漢順帝看了奏章後,又派尚書具體問於他。郎顗冒着觸犯忌諱被殺頭的危險再次上書,詳細闡述了各種天象和災禍與世間政事的關係,並且一一提出了消除化解災禍的辦法,還提出了四件有益國家的事,希望朝廷能夠及早實施,並指出如果朝政能夠馬上改善的話,立夏之交會有及時雨,否則自己願意以死謝罪。

這四件有益於國家的事包括:一是要順天象,布施德政,任用賢能之士。二是趕快罷黜大臣中特別殘酷害人的人,以安百姓。三是清除專權的臣子。四是皇帝的恩澤沒有施於百姓,人君未行忠厚之道,要廣布恩澤。

不過,順帝並沒有向上天反省自己的過失,也沒有採納郎顗的建議,朝政的改善也沒有起色。這年的四月果然發生了地震,並發生地陷;夏天沒有降雨,發生大旱;秋天鮮卑入侵馬邑城;第二年,西羌入侵隴西,這都與郎顗先前預言的差不多。此後朝廷又去徵召他,郎顗沒有接受,大概他已經看到了順帝的結局了吧。

漢順帝在位期間距西漢滅亡不過幾十年。不獨西漢末年,歷代王朝末年都是多天災人禍。再以明清為例。

明朝末年,各地的瘟疫是一場連一場。崇禎十四年,京津地區、江蘇吳江都遭到大疫襲擊,《吳江志》稱:“闔門相枕藉,死無遺類者。”十六、十七兩年是山西流行瘟疫的高峰。渾源縣崇禎十六年大疫,“甚有死滅門者”。崇禎十七年大同府“瘟疫又作”,而靈邱縣“瘟疫盛作,死者過半”。南部的潞安大疫,“病者生一核,或吐痰血,不敢弔問,有闔家死絕不敢葬者”。崇禎十七年春,吳江再次瘟疫大流行,並持續了一個多月,奪走了大量吳江人的性命。同年,京師鼠疫大作,造成“十室九空,甚至戶丁盡絕,無人收斂者”的慘狀。

清朝末年疫病流行同樣十分頻繁。光緒帝34年中19年有疫病,宣統帝3年中2年有疫病。當時主要疾病是霍亂、鼠疫和瘧疾。1902年,京津地區霍亂流行,死人無數,“有以頃刻死者,有半日死者”。這年黑龍江璦琿也出現嚴重的霍亂轉筋,半個月後,“市斷人稀,街面幾無人跡”,每日死亡有七、八百人。1910年鼠疫在東北流行關內一些地區也被傳染到,死亡的人數非常多。

無疑,這些天災人禍背後都與政事密切關聯。作為郎顗觀天象理論的鼻祖,董仲舒早就各種不同的天災對應不同的事,不同的天災反映了不同的政治之失,也就需要採取不同的補救措施。如地震,乃是昭示臣有貳心,政權不穩,帝王需自責不能附遠安民,其補救措施為舉賢良方正,罷擾民之事;火災乃是人君貪財,賦斂民取民貨,帝王應舉廉直之士,大赦天下……

在董仲舒看來,如果統治者能夠接受上天的警示,改善治政,就會感應上天,改變命運,否則必將亡國失政。也正是基於這樣的認識,從漢代開始,有德帝王就開始在災異後下“罪己詔”,這種傳統一直延續到清朝,也反映了古代統治者敬畏天道,為政求德的傳統。

中共建政後,信奉“無神論”的中共不僅發出了“敢與天斗,敢與地斗”的狂妄之語,而且對於來自上天的任何警示都斥之為“迷信”,並大加鞭撻。然而,十多年來發生在中國大地上越來越頻繁的災禍,似乎再次印證著“王朝末年多天災”的歷史規律,且一再警告著當政者。近日發生的一系列異象同樣如此。

如果北京中南海高層能以此為警戒,順天象、天意,布施德政,任用賢能之士,拿下殘酷迫害百良善的元兇,廣開大門,真正的做到以“人民為中心”,天象焉知不會改變?反之,如果繼續漠視天垂像,不惜與天賭,到時悔之晚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