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程曉容:谷歌配合中共係危險的遊戲

近日,谷歌再上風口浪尖。其配合中共的技術新動作引來多方抨擊和抗議。(Sean Gallup/)

近日,谷歌再上風口浪尖。其配合中共的技術新動作引來多方抨擊和抗議。幾個月前,谷歌從行為準則上移除了著名格言“don’t be evil”(“不作惡”)。難道,科技巨頭要再次充當迫害人權的幫凶?

8月1日,“The Intercept”首發報導,根據獲得的谷歌內部文件及員工爆料,披露了谷歌自2017年春天,開始設計應用於安卓移動程序的審查版本的搜索引擎。該引擎將建立“敏感查詢黑名單”,過濾中共網絡審查要屏蔽的網站和搜索詞,包括人權、宗教、民主及和平抗議等話題。舊年12月,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在華與一名中共高級官員會晤後,這個以“蜻蜓”為代號的項目便加速進行。

目前,谷歌方面和中共外交部均未對媒體查詢做出回應。谷歌係否欲藉此重新入華,尚不得而知。不過,研發出的不同版本已向中共官員展示,其最終版本可能在6至9個月後推出,由中共官方拍板。

谷歌此舉引來廣泛而強烈的譴責。當年,谷歌就曾迎合北京當局過濾搜索結果,因而在美國國內受到了持續的批評。在2006年2月舉行的國會聽證會上,眾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成員把谷歌稱作“中共政府的職能機構”,指責其參與審查制度的行為“令人憎惡”。

2010年,谷歌選擇退出中國,公司創始人、出世於蘇聯的Sergey Brin解釋講,這係因為他從中共的政策,比如審查制度、監控異議人士等方面看到了專制主義的特徵。北京和上海都有網民向谷歌公司送花,有人稱谷歌為“真漢子”。

然而,近三年來,新任執行官卻在向北京靠攏,這種“轉身”令人擔憂,也引發公司內部的道義反彈。有參與“蜻蜓”項目的員工出於道德考量而調換了崗位。向“The Intercept”透露消息的知情人講,他們這樣做係因為“反對大公司和政府合謀壓迫人民”。他們也擔心,中共所做的事情將成為許多其它國家的榜樣。

8月2日,瑞士《新蘇黎世報》刊發評論“谷歌進入中國市場將付出高昂代價”。文章指出,越來越多的美國科技企業受到市場的吸引而前往中國,但係他們可能因此在美國本土市場蒙受嚴重的聲譽損失。

作者寫道,針對重返中國的擴張計劃,“啲谷歌員工正在社交媒體上就此提出質疑。谷歌正在進行一場危險的遊戲,冒着喪失員工忠誠度的風險。”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如果谷歌接受中國的審查條款,那將係“互聯網自由的黑暗一天”,並構成“對信息自由和互聯網自由的嚴重打擊”。

美國參議員盧比奧在推特上講,谷歌回中國建立“審查版搜索引擎”的計劃“非常令人不安”,可能幫助中共“壓制真相”。他曾於8月1日提問,為咩谷歌不能與五角大樓合作,卻可與中共政府合作?

谷歌、蘋果等公司敢於向美國政府講“不”,卻向中共低頭示好。這些企業放棄道義原則,不惜犧牲大批客戶的隱私和安全,充當中共的防火牆,實在可恥。

他們必須看清,自己係在和邊個打交道、做生意?

世人有目共睹,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給全人類帶來了巨大的災難。中共以假、惡、暴治國,封鎖信息,愚民洗腦,令全體民眾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在互聯網時代,網絡封鎖和監控成為中共控制與迫害國民的主要手段之一。

十幾年前,雅虎向中共泄密,導致師濤和王小寧批捕,二人均被判刑10年。兩位善良人陷於冤獄,係雅虎永難洗脫的罪責。如今,谷歌步後塵而來,它怎敢保證,與魔鬼結盟賺得的不義之財里,沒有滴著血?

谷歌創建的宗旨係“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使用”。可係,它的所作所為卻與此宗旨背道而馳。今天,谷歌可以應中共之需,開發一款審查版搜索引擎;邊個能保證,日後,它不會繼續屈從極權,在海外的搜索引擎上也動手腳?另外,谷歌郵件、地圖和存貯硬盤等都擁有海量用戶,又有邊個可以保證,谷歌會信守資訊安全的承諾,不會再見利忘義、出賣更多的客戶利益?

谷歌若真嘅把審查版本引擎帶回大陸,即創下可恥的先例。建議谷歌的員工們站出來,阻止公司的危險遊戲。中共企圖以謊言和利益綁架更多的人,迫使眾人與其共同毀滅。魔鬼的誘惑將把生命引向絕路,每個人都應鼓起勇氣,堅決抵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