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醫德爭議醫生 赴深圳掌肝移植團隊

香港一名具有醫德爭議、不獲續聘的醫生,被邀往深圳醫院、並負責領導成立肝臟移植手術團隊。(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在香港具有相當爭議的香港大學醫學院外科兼職臨床副教授吳國際,去年底曾經在一宗換肝手術中擅自離開,導致病人在胸腔敞開的情況下白等3小時。據悉,吳國際今年初不獲港大醫學院續約,但事隔半年,他竟獲港大深圳醫院聘用、並負責領導成立肝臟移植手術團隊。

醫德具爭議年初不獲港方續聘

2017年10月底一宗移植個案中,一名於威爾斯親王醫院去世的病人捐出肝臟,瑪麗醫院即派醫生去取肝臟,而負責監督換肝手術的吳與其他醫護人員則在瑪麗醫院準備換肝手術。下午2時左右,好心人捐出的肝臟被摘除,而瑪麗醫院醫生亦做好手術準備,下刀打開病人腹腔,完成疏離血管等步驟,但未取出壞死肝臟。

吳國際當日屬於換肝團隊的當值監督醫生,下午3時25分,他在沒說明原因下離開手術室,僅表示下午5時左右會返回醫院完成手術。手術室內多名醫護人員皆感震驚,因當時捐出的肝臟已即將抵達醫院。直至下午5時吳國際仍未返回瑪麗醫院,護士傳呼吳時,竟是由一名護士代吳回復,指吳在另一醫院做手術,而黃楚琳亦無回復。直到晚上6時半,吳才返回瑪麗醫院,與其他醫護人員重新開始手術,約晚上10時才完成換肝手術,險錯過移植的黃金時間。

此外,吳國際亦是轟動香港社會一時的“鄧桂思醫療事故”的主診醫生。當時43歲的女病人鄧桂思因急性肝衰竭,先後進行了2次換肝手術但仍不幸身亡。2017年5月9日聯合醫院才終於公布鄧桂思事件涉及醫療失誤,而吳國際當時在電台節目表示,自己早已知道聯合醫院藥單有錯漏,但並無通報事件,及拒絕評論自己是否應有責任把事件通報予醫管局總辦事處。

事件一度引起香港社會熱議。事後,今年1及2月,瑪麗醫院及香港大學醫學院完成調查,認為吳的行為不當,指其早知問題卻不向醫院通報,決定不再繼續聘用吳。

吳國際疑2次行為不妥當,不獲香港大學醫學院續聘。(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深圳一方聘用“如摑了港大醫學院一巴”

然而,今年5月傳出消息指,吳國際獲港大醫學院有份管理的香港大學深圳醫院聘用,震驚香港社會,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形容,深圳醫院的做法“猶如摑了港大醫學院一巴”,因為吳國際在醜聞纏身之時,深圳方面居然高調聘用其。

港大深圳醫院雖然冠名“香港大學”,其實該院的架構董事會,包括深圳市政府代表、香港大學代表、以及深圳“社會人士代表”。因此,港大僅屬於有份管理者、而非掌權者,這也是為何不獲港大醫學院續聘的吳國際,仍能有其他渠道獲香港大學深圳醫院聘用。

《星島日報》日前引述消息指,港大深圳醫院7月初全職聘請吳國際為肝膽外科顧問醫生,職責為“領導成立肝臟移植團隊”,並指該院目標為“成為深圳首間可進行活肝移植的醫院”。

港媒:深圳迫切提升器官移植數字存在異常

今年3月18日,《明報》報導,港大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透露,該醫院每年的肝切除手術達130宗(香港瑪麗醫院為200宗),而該院每年的器官捐贈量不足5人,因此至今未達要求取得器官移植牌照。當時盧表明,目的是醫院能夠儘快進行器官移植,未來會加快提高手術量。

港媒報導,深圳雖然是最早開展器官捐贈立法的城市,但器官供應仍然十分短缺,而這個問題普遍存在於整個中國大陸。根據北京衛生部門的統計顯示,中國每年約有150萬人需要器官移植,但僅1萬人能夠接受移植手術,人體器官供需嚴重失衡,使得中國多年來器官市場黑市泛濫。

然而,最近十幾年來,中國器官移植數量暴增,龐大的器官來源一直為國際社會所質疑。而中國器官移植的數量在2006年達到了歷史最高峰,完成了近2萬例的器官移植手術。外媒數據指出,中國大陸醫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時間短到不可思議的1至2周,在美國、肝的平均等待時間至少為2年,腎的平均等待時間為3年。

中國大陸長年以來,器官捐贈與移植的數字都有非常大的差距,國際社會對此十分質疑。(示意圖/Adobe Stock)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生物倫理學中心主任卡普蘭(Arthur Caplan)2012年形容:“特別是對器官移植旅遊者,如果你到中國去,要在你停留的三周內完成肝移植手術,這就意味着得安排殺掉一個人,要通過血液和組織配型來找到一個合適的器官供體,然後在你離開之前殺掉他們。如果你只是乾等有人在監獄裏死去,你不可能在三周內就等到一個肝,而且這個肝還要配得上你的血型和體質。你只能去找到合適的供體,然後在器官移植遊客還在時把他們殺掉。這就是根據需求來殺人。

“在中國,能夠招致死刑的原因非常多,而這些原因是許多人權組織所不能認可的。所以當談到處死囚犯時,他們可能是政治異見者、精神信仰異見者、輕度違法者,或完全不該治罪者。我們不是在談每年因真正犯了重罪而被處死的5000人,很多“按需被殺”的人根本就不該進監獄。所以中共這種制度真是令人作嘔。”

自從2014年以來,除了外媒,中共官媒也頻頻曝光中共軍方、法院和醫院參與活摘器官的驚人內幕,並報導了大陸存在“圈養”器官供體及販賣器官黑案。同時,前衛生部副部長、現任中央保健委員會副主任的黃潔夫,也曾承認大陸長期使用“死囚”器官作為主要供應來源。然而在人權受到極大壓迫的大陸,官方的說法引起了國際社會的質疑。

7月13日,代表新西蘭所有醫生的新西蘭醫學協會(New Zealand Medical Association)發佈公告,關注去中國做器官移植可能涉及到的倫理道德問題,並建議對那些將回中國從事器官移植工作、來新西蘭培訓的中國醫生,停止進一步培訓。(圖片來源:Pixabay)

對於深圳方面近年積極聘用香港移植方面的權威醫生,有不願透露姓名的醫生指出,香港有嚴格的器官捐贈制度,“一個醫生能做的手術數量有限,這個數字也代表着那個醫生的‘資歷’,大陸就不同了,你明白的,你可以做的手術數字是難以預料的,每宗器官移植手術背後,都是龐大的收入利潤”;“當然,你不能問那些器官在哪裡來的,你知道大陸的‘遊戲規則’跟香港不一樣,你就做好移植手術收錢,另一方面,也是請香港的專家去‘培訓’那邊的醫生,提高手術成功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