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輸與贏 在成長的面前都沒那麼重要

1

子山是一位茶商,喜歡藏茶、品茶、以茶會友。作為一位近乎痴迷的愛茶之人,更多的是跑到各個茶園甚至深山之中去收取一些絕品好茶。

收回來的茶做什麼呢?除了留下自品和賣給同好以外,還有另外一種以茶會友的方式——鬥茶。

鬥茶,可引申為選茶。或兩人對決,或多人廝殺,通過幾種茶的對沖,比較出工藝、場地、倉儲的味覺信息,考校的是茶商們的眼力。宋元時期,人們把鬥茶與插花、品香、掛畫一起並稱為修身養性的「四般閑事」。

子山迷戀鬥茶,講起各地不同的鬥茶過程,常常眉飛色舞。其中有一個地方鬥茶頗有趣味。當地產的茶在同一區域,茶青價格都差不多,制出來的茶均以工藝差異定價,因此格外能夠顯出茶商們的真實審美。

在這裡鬥茶,有個規矩,雙方要報出自己這款茶的進價和斤數,才能坐下來品評。茶質定乾坤。一方勝出後,失敗的那個人在加價十個點的基礎上,有權利購買走對手一半的茶葉。這樣的條款,不但贏家開心,輸家也不會因為失敗而沮喪,反而有所收穫,皆大歡喜。

子山不算鬥茶中的高手,相反,他常常輸掉比賽。也有其他的茶商笑他,說他是常敗將軍。

某次,有人當面提起這個綽號,他不但不生氣,反倒連稱:謝君吉言。

對方不解,問為什麼。他說,早年間鬥茶,自己也一心想贏,現在反而想輸掉。

對方再追問,他笑而不語。

其實原因很簡單。輸掉,是因為遇到了更好的。

2

小時候,看到隔壁姐姐新買的書包好漂亮,相比之下,自己的花布包簡直太鄉土。於是回家,幫媽媽做了一個月的家務,換來了新書包。

工作後,發現同事背的某個手工牛皮包真洋氣,比帆布包更有質感,於是天天加班,存下錢開開心心定做了一個。

又過幾年,牛皮包輸給了櫥窗里的大牌包包,一流的質感和時尚的設計更配如今的年齡和職務,趁着加薪,也可能會考慮犒勞自己一隻當季新款。

如今,依然會對着上司手中的名牌包包流口水,心裏想的是,如何再努力拚幾年,多賺一點兒錢,爭取早日鳥槍換炮。

無論是穿戴、行走、臉上精緻的妝容,還是言談、舉止、靈機一動的幽默,你弱了,輸了,敗得一塌糊塗,都別太沮喪難過。

應該高高興興地對自己說:今兒賺了,見到高人了。不虧!

3

有次聚會,一位演員說,他很怕跟影壇某位資深前輩對戲,壓力實在太大了。

他說,那位前輩打耳光會真打得人眼冒金星,哭起來眼淚說來就來,一場爭吵的戲演下來,不但把對方的手腕緊抓到變色,自己的胳膊上也好幾處傷口,但在拍攝時完全無感,只有結束後才感覺到疼痛,可見其投入的專註程度。

念起台詞鏗鏘有力,聲音清晰渾厚。演員沮喪地說,每次在他面前,甚至都不需要肢體語言,只要一開口,我就一敗塗地。

經紀人安慰他:沒關係啊,失敗的那一刻,你就已經勝利了啊。

他苦笑:這是精神勝利法嗎?

經紀人搖頭:以前跟你對戲的演員,大都剛剛出道,恭恭敬敬叫你老師。每天到了片場,機械地背完台詞就可以收工了,賺錢賺得毫無心理負擔。在他們面前,你覺得「演戲不過如此」,贏得實在太輕鬆了。

演員微微皺眉,若有所思。

經紀人說:但是自從和前輩對戲,你輸了,害怕了,反思了,神經緊張了。不但台詞倒背如流,還會主動跟導演討論人物情緒,設想各種合理反應,就怕在前輩面前露怯。

經紀人笑道:最珍貴的是,你看到了演戲這件事,居然還能做到這麼好,這對於你未來的發展實在太重要了。

一個人沒有目標,即使想變得更好,也不知道該朝什麼方向努力,這才是最空虛和危險的時刻。

但有了目標,即使還沒辦法達到,也會心有所向,燃起鬥志。剩下的,就只是時間和努力了。

4

一個人,失敗不重要,慘敗不重要,屢戰屢敗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到了變得「更好」的可能性。

輸掉,或許會感到不甘,但更應是慶幸。這難道不比永遠故步自封、一葉障目要好得多?

你終於可以看到更驚艷的風景。

輸與贏,在成長的面前,都沒那麼重要。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