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看了蘇軾難舒適?人生緣何不快樂?只因未學蘇東坡

人生緣何不快樂?只因未學蘇東坡(圖片:網絡圖片)

作為中國文學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蘇東坡面對一生風雨,視作過眼雲煙,我行我素,泰然處之,他把別人眼中的苟且,活成了自己的瀟洒人生……

東坡肉,此菜相傳出自宋代大文豪蘇東坡的故事。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祖籍四川。他不僅是著名的文學家,還是一位精於烹飪的美食家。

相傳北宋元佑年間(約公元1090年),蘇東坡任杭州知事,發動民眾疏浚西湖。大功告成,為犒勞民工,吩咐家人將百姓饋贈的豬肉,按照他總結的經驗“慢着火少著水,火候足時他自美”,烹製成佳肴,與酒一起分送給民工,家人誤將酒肉一起燒,結果肉味特別香醇可口。

人們傳頌東坡的為人,又將此獨特風味的塊肉命以東坡肉。經歷代廚師的不斷總結髮展,而被公推為杭州第一名菜。

詩詞天地談到有關他的故事還很多呢。

蘇軾(圖片:維基共享資源)

前半生

1057年,20歲的蘇軾進京趕考。

主考官是大文豪歐陽修,參加考試的學生有蘇軾、蘇轍,還有張載、程顥、程頤、曾鞏、曾布、呂惠卿、章惇、王韶。這一屆科考,因此被稱為“千年科舉第一榜”。

當年考試的主考官是大名鼎鼎的歐陽修,他讀完蘇軾的考卷,讚嘆不已。但他以為是自己學生曾鞏寫的,為了避嫌,便將本應第一名的試卷定為了第二名。

哪知解封一看,作者竟是蘇軾。

得知真相之後,歐陽修為之一震,“把你舊日文章也找來我看看。”

一看,歐陽修更是驚讚不已:“讀軾書,不覺汗出,快哉快哉,老夫當避路,放他出一頭地也。”,“出人頭地”這個詞兒就是這麼來的。

就這樣,一出場就驚艷了整個大宋,從此,蘇軾的才氣逐漸開始名揚天下,

到杭州擔任通判期間,不同於現在的“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當地遍布鹽鹼地,飲水都是困難。

他親自帶領眾人在西湖邊實地勘察,重新疏通“錢塘六井”,杭州百姓無不為蘇通判叫好。

漫步在景色迷人的西湖之畔,品着西湖龍井,喝着甘甜的井水釀造的美酒,蘇軾心情大好,詩興大發,寫下那首千古傳誦的《飲湖上初晴後雨》:

水光瀲灧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

1079年,蘇軾從徐州調任湖州,誰想到做湖州長官僅兩個月,天降橫禍。

從朝廷命官一舉跌落到御史台大牢,還受盡了侮辱,被嚴刑拷問,經常連夜提審,苦不堪言。

在此期間,蘇軾寫下兩首絕命詩:

柏台霜氣夜凄凄,風動琅璫月向低。

夢繞雲山心似鹿,魂飛湯火命如雞。

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後牛衣愧老妻。

百歲神遊定何處,桐鄉知葬浙江西。

這便是著名的“烏台詩案”。

案發以後,弟弟蘇轍在兄入獄期間,連連上表皇帝,欲解除在身之官以贖兄罪。

當時已退休在家的大臣張方平痛心不已,寫了一封親筆信,派兒子張恕連夜進京營救。

甚至往日的政敵王安石,上書皇帝,為蘇軾說情。

被關了一百三十多天後,蘇軾釋放出獄。

死裡逃生後,帶着政壇和文壇潑的一身髒水,帶着從高處摔落的理想,帶着一大家子20多口人,蘇軾來到黃州。

元/明佚名舊傳趙雍仿盛懋蘇軾後赤壁賦圖扇(圖片:維基共享資源)

後半生

從此,黃州是蘇軾生命的終點,黃州是蘇東坡生命的起點。

自笑平生為口忙,老來事業轉荒唐,

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

初到黃州,蘇軾便脫去了文人的長袍方巾,穿上農人的芒鞋短褂。築水壩,建魚池,請教老農、餵養牲口……自封“東坡居士”。

並在城東半坡上的一片地,建了一座“東坡雪堂”,自號“東坡居士”。

來拜訪的朋友更是絡繹不絕,道士楊世昌、同鄉巢谷、詩僧參寥、畫家米芾、琴師崔閑、開酒坊的潘丙、賣草藥的郭遘……

蘇軾就這樣在黃州過起神仙般的小日子:

“得罪以來,深自閉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間,與樵漁雜處,往往為醉人所推罵,輒自喜漸不為人識。平生親友,無一字見及,有書與之亦不答,自幸庶幾免矣。”

從此,前半生的蘇軾,化繭成了蘇東坡。

盧梭說,在人的生活中最主要的就是勞動鍛煉,沒有勞動就不可能有正常人的生活。

回歸田園,在勞動後,心情會變得愉悅。一天,蘇軾與幾個朋友相約出遊,不料天降急雨,眾人都紛紛跑着找地方躲雨,只有蘇軾一人在雨中拄着竹棍淡定前行。

過後,蘇軾寫下一首《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

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

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

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流傳千古的《定風波》就是這麼來的。以至於後來離開黃州時,他的禪坐功夫已相當了得,“物我兩忘,身心皆空”。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大雁在雪泥上踏過,會留下爪印。如同我們人生在世、留下的一點點印記。雪是會化掉的,泥也會幹掉,就沒有任何印記留下來了。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圖片:網絡圖片)

這四句話就像宿命一樣,成為蘇東坡一生的寫照。

前半生,學蘇軾,學習他的工作哲學,可得“欣然”;學習他的處世哲學,可得“超脫”;學習他的做事哲學,可得“負責”。

後半生,學蘇東坡,學習他的生命哲學,可得“清歡”;學習他的生活哲學,可得“趣味”;學習他的藝術哲學,可得“境界”。

人生緣何不快樂?只因未學蘇東坡。

林語堂曾說:

蘇軾已死,他的名字只是一個記憶,但是他留給我們的,是他那心靈的喜悅、思想的快樂,這才是萬古不朽的。

也有人曾說:

每個中國人心中,都有一個蘇東坡。

作為中國文學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蘇東坡面對一生風雨,視作過眼雲煙,我行我素,泰然處之,他把別人眼中的苟且,活成了自己的瀟洒人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Apple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