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17歲少年寫書講3年留美經歷 這裡拼腦子

7月24日報道,“從來沒想過會有一天,隻身一人飛往美國,從生活了十四年的北京東八區(時區),飛到地球背面的美國東部——西五區,整整十二小時的時差。周圍去過美國的親友說,十二個小時時差有點難倒,但其實更難倒的是我心裏的時差:我在美國可以很好地適應學校嗎?可以很好地融入美國的家庭嗎?”

17歲杭州少年朱一泓在他的新書《我在西五區》中這樣寫道。

3年前,還只有14歲的他帶着滿腦子疑問前往美國讀高中。3年後,在杭州家裡接受記者採訪時的小朱,已經成熟不少。《我在西五區》這本書,一共15萬字,算是他留學三年的一個總結,“展示了我親歷的美國高中生活。”

朱一泓(左三)一家和美國寄宿家庭合影。

“最難熬的,是一個人面對一切,感覺太孤單了。”少年說。

現在,越來越多的父母選擇讓孩子去國外讀高中、初中甚至小學。如何幫他們儘快適應異國他鄉的學習和生活?在《我在西五區》這本書,或許能夠找到部分答案。

為什麼選擇到美國上高中

竟然是因為母親的焦慮

朱一泓說,剛上初一時,他就明顯地感受到,對於他的學業,媽媽越來越焦慮了。“在焦慮和壓力中,母親人格構成中的社會屬性越來越強,而血緣屬性無奈地漸行漸遠。”他在文章中寫道。

朱一泓的媽媽也坦承,“那時候,和兒子很近,近到觸手就可以摸到他柔軟的頭髮,但又覺得離兒子很遠,遠到怎麼也找不到他輕鬆笑顏的正確打開方式。”

朱一泓在14歲的時候,一次偶然機會,認識了一位留學機構的老師,對方向他描述了在美國上高中的情景。“當時覺得美國教育跟中國大陸教育蠻不同的,所以在仔細思考過之後,便跟父母商量,想要去美國留學。”

如果留在中國大陸,只要升學的壓力擺在那裡,焦慮的源頭就會一直存在。

為了證明自己有能力出國求學,他用一個月時間完成了留學的可行性報告,並提交至家庭“圓桌會議”進行討論,並獲得通過。

雖然為出國準備了很久,但畢竟只有14歲,朱一泓“心裏其實還是有些膽怯的”。

“三年前,我坐在飛往美國的飛機上,表面上還算淡定,內心的緊張忐忑只有自己知道。飛機上我基本沒睡,腦子裡一直想着許多問題,怎麼面對,怎麼解決,我只知道從我跟老爸老媽說‘我要去美國讀書’那句話,我就只能義無反顧地向前走了。”

留美三年寫40多篇文章

最難熬的是孤單

近幾年,杭城赴美的小留學生越來越多,關於美國高中大家因為距離和溝通的不便,很多方面還缺乏了解。

朱一泓覺得自己的親身經歷,對計劃把低齡孩子送出國留學的家庭來說,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對仍在國內接受教育的孩子而言,也會有很多的啟發。

朱一泓告訴記者:“我經常在報道里看到有些少年留學的負面消息,我覺得少年留學生需要具備自我學習、自我管理的能力,這是最重要的。”

他從小就是一個自主、獨立、有想法的人。“我的時間觀念很強,也挺開朗,喜歡與其他人溝通交流,很樂於融入各種環境。”可即便是這樣,朱一泓剛到美國俄亥俄州代頓市卡羅高中9年級念書時,還是遇到了很多困難。

“英語不好,剛開始上課時完全蒙圈,老師講的幾乎都聽不懂,作業還不敢落下,每天心裏都是吊著的。很多作業要是沒有自己的觀點和邏輯分析,根本拿不到高分。以前在國內讀書是拼體力,來這裡是拼腦子。因為對美國當地文化不了解,在寄宿家庭里,別人講笑話我一點聽不懂,出門問路、打車都很困難。什麼事都要自己思考、自己決定、自己安排,沒有人給我買零食、洗衣服、收拾房間。最難熬的是孤單,晚上睡不着時會想家,想老爸老媽和好吃的中國菜……”

三年留美,朱一泓只在每年暑假時回國,回國也並不只是享受家的溫暖,更多的時間用於社會實踐和實習。“我在蕭山影城做過導引員,在圖書館做過管理員,還去湘湖參與了為貧困山區孩子義賣的志願者活動。”

而寒假在美國過,一般會跟朋友結伴去旅遊,這些年去過亞特蘭大、紐約、洛杉磯等地,“都是自由行,大家都可以很好地照顧自己。”

3年的經歷,都被當作日記寫了下來,一共40多篇文章,現在集結成了這本《我住西五區》。“有時候覺得很孤獨,委屈了,就拿出本子開始寫,寫完了就什麼煩惱都沒有了。”他說。

朱一泓一直喜歡寫作,小學時就先後創作了《神秘島嶼歷險記》、《驚魂木偶》、《惡魔森林》等三本冒險小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