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這個夏天 你在P2P里的錢還好嗎

42天,108家P2P平台‌‌“爆雷‌‌”。

這只是6月1日到7月12日的數據。雷聲並未有停歇的跡象。7月18日,一部分平台相繼發出公告,將‌‌“良性清盤‌‌”。

這給此前處於大勢的P2P行業增添了一種幻滅感,前所未有的集體性恐慌開始蔓延,7萬億資產、近千萬投資者和借貸者,可能都被捲入了這場風波。

我們和身處P2P鏈條不同位置的人聊了聊,他們是受害者、平台高管、欠錢不還的老賴、薅羊毛的員工。這場夏季爆雷,其實也是對他們人心和慾望的又一次考驗。

張雷47歲全職媽媽

‌‌“379萬,完了,全完了。‌‌”

7月12日這天,投之家的VIP群里傳出跑路消息時,我是一點兒也不信的。投之家背後可是網貸之家啊,國內最具影響力的第三方網貸資訊平台之一,怎麼可能出問題?

我不是非理性的投資者,去年,我從一位客服那知道了投之家,看介紹,它的年化利率不到10%,和其它P2P項目比起來相對穩健。最開始,我只投了2萬塊,想先嘗試下,後來發現效果不錯,才慢慢追加了我的全部資產,一共379萬。今年6月,我還特地看了投之家的統計數據,總成交額超過264億元,累計註冊人數近300萬人。

但壞消息一個接一個傳來:先是投之家APP打不開了,隨後客戶經理開始勸投資人報警,最後,網貸之家創始人徐紅偉發佈的道歉視頻給了我最後一擊,他說,‌‌“我對不起廣大投資者的信任‌‌”。就連警方也發佈了消息,已經對投之家涉嫌集資詐騙案立案偵查。

我徹底絕望了,379萬,完了,全完了。

這379萬,大部分是我丈夫留下的遺產,少部分是我的積蓄。我是一個單親媽媽,2014年,我丈夫因突發心臟病去世,留下了9歲的兒子。在這之前,他是家裡的頂樑柱,做生意養活我們一家三口。

萬幸的是,失去了父親的兒子一直很用功,今年考上了海淀區一所很好的私立學校,9月份就要開學,學費高昂,一年要8萬塊錢。而我放在投之家的379萬是8月份到期,於是刷信用卡給兒子交了學費。可還沒等到這筆錢提現,毀滅性的打擊就來了。

你經歷過絕望嗎?以前丈夫突然去世的那段日子,我每天醒來都是絕望的,但那時我都沒想過要死,因為還得把孩子帶大,看他成人。現在,看着銀行卡里的存款數字是3塊5毛錢,我真的想一死了之。

原本,我打算用這379萬為兒子未來的人生鋪路。對我來說,這筆錢也包含着去世的丈夫對孩子的愛。這幾天,我抱着哪怕有一絲希望也要試着挽回的心理,打了無數電話報警、聯繫媒體。兒子也模模糊糊知道了我的遭遇,他哭着問,‌‌“媽媽,我沒錢上學了嗎?‌‌”接着又說,‌‌“媽媽,我不上學了,但你別丟下我。‌‌”

聽到這話,我心如刀絞。40多年裡,我從沒像今天這樣的悔恨、自責,覺得是自己貪圖高額利息,把孩子也逼到了這樣的絕路。

昨天下午,兒子補習班的課要開始了,他主動說,‌‌“媽媽,我這次不坐地鐵了,騎共享單車去,可以省下4塊錢。‌‌”我送他下樓,看到烈日炎炎里,他費勁地蹬着小黃車走遠了。

陳建國35P2P公司高管

‌‌“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

這個夏天,我們的日子不好過。

從6月1號到7月12號,全國共有108家P2P平台爆雷,有的逾期,有的失聯,有的跑路,看得我觸目驚心。就在昨天,連我一直都看好的貝米錢包也發佈了公告,宣布要‌‌“良性退出‌‌”:不跑路、不關閉平台、不隱藏數據、正常運行。

但用戶已經在這場風暴里成為驚弓之鳥。貝米的一個朋友跟我說,公告發出沒多久,他們的官網就因為用戶登陸過多而癱瘓了,緊接着就是大量贖回的申請,還有投資人甚至報了警。最後,他不得不在派出所熬了一整晚做筆錄。

其實,問題P2P平台爆雷,正是我所在的正規平台希望看到的場景。在過去幾年裡,不少涉嫌龐氏騙局的平台出了問題,比如E租寶、錢寶。這樣的平台,我們希望越早倒閉越好。還有的平台靠自融、發假標做大,內部隱患大,抗風險能力低,這一輪風波里,也難免會倒閉。對整個行業來說,這些都是好事。

但凡事過猶不及。這幾天,我的手機就沒停過,打電話來的全是買了P2P的親戚朋友,‌‌“怎麼辦啊,我要不要把本金割肉出來啊?‌‌”‌‌“你之前推薦我買的XXX有沒有風險啊?‌‌”‌‌“XXX今天雷掉了,你們慌不慌?‌‌”全是諸如此類的問題。我挨個勸他們:‌‌“目前這一輪爆雷,其實是行業優勝劣汰的結果,內外環境雙重作用下,導致問題比較集中的出現,不用恐慌。‌‌”

但這話說的多了,我自己也覺得,如果這陣恐慌不加以處理的話,勢必也會對合規P2P平台造成傷害。

實際上,國內現有近1800家P2P平台,平均每個月都有20多家倒閉,這是正常現象。但6、7月份集中倒閉一大片,就顯得有些詭異了。

這不得不提到5月發生的一件大事: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了。對依賴出口的國內企業來說,這是巨大利空,國內股市應聲下跌,企業需要錢來穩住股票。股市越跌,企業越難以找到錢,然後進一步增加下跌的壓力。

再加上國內整體的金融環境面臨去槓桿的局面,說簡單點,就是錢的流動性在變少。在股市下行後,各行各業都會發現,‌‌“錢緊‌‌”了,包括最需要流動性的P2P行業。而流動性危機,對於這個行業來說,關乎生死。

這個月,我所在的公司也感覺到了‌‌“錢緊‌‌”。整個平台的成交量在7月份明顯下降,資金的流出量幾乎是去年同期的8-10倍,同時還出現了更多惡意拖欠的壞賬。不過幸好,還遠沒到出現兌付危機的紅線。

我並沒有把錢從我所在的平台取出來,同時也在加緊宣傳我們公司。這是劣質平台的危機,也是正規平台的機遇。我們業內有句話,‌‌“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這個夏天,恐怕就是潮水退去的時刻了。

周小天27歲羊毛黨IT從業員

‌‌“羊毛黨也栽在了跑路風暴里。‌‌”

說到我們‌‌“羊毛黨‌‌”的鼻祖,那就是宋丹丹了。1999年的春晚小品里,宋丹丹薅社會主義羊毛,‌‌“偏可一個薅‌‌”,最後被人發現了。

我薅羊毛已經有10多年的歷史了。最開始是在購物網站上薅,瞄準商家優惠。記得有一年雙十一,有家店承諾只要關注並發好評,就送一卷衛生紙,我和一個哥們兒買了許多假手機號註冊,後來收到了100卷衛生紙,從我的床上一直摞到了天花板上,太壯觀了。

好多人覺得我們羊毛黨不勞而獲,實際上不是,薅羊毛,也要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也是勞動。到後來,網購平台幾乎‌‌“薅無可薅‌‌”,近5年開始,我們基本都以薅P2P平台為主了。

我看過數據,國內累計共註冊有近6000家P2P平台,這些平台最開始一沒名氣,二沒流量,基本上都會花錢鼓勵新用戶註冊,它們就是最好的薅羊毛對象。可以說,這些年被我們羊毛黨直接薅倒閉的P2P公司,沒有1000家,也有500家了。

我薅得最爽的,就是2017年12月倒閉的錢寶。當時只要註冊錢寶,做一個6秒鐘的新手任務,就可以獲得18塊錢,之後每天簽到還送錢,等攢滿20塊,就能提現了。

2015年到2016年,我幾乎全心全意在薅錢寶的羊毛,因為實在是太肥了。圈子裡一條錢寶的手機註冊驗證碼,本來1塊錢一條,後來薅的人太多了,漲到了5塊錢一條,就這還有的賺。而且錢寶里的錢不僅能提現,還能換實物。具體薅了多少錢,我就不說了,只說我們一個最牛的‌‌“毛友‌‌”,他專門租了個倉庫,用來放錢寶里薅出來的實物,後來把倉庫都裝滿了。

2017年,錢寶倒閉了,不得不說,這跟羊毛被薅得太多也有關係,據說,錢寶的法人張小雷最恨的就是我們羊毛黨。但說實話,對於這種騙子公司,能在我們羊毛黨的持續努力下支撐5年,也是奇蹟了。

不過薅羊毛也不是事事順心,我就栽過好幾次。比如之前有家P2P平台,充值1元送一袋鹹鴨蛋,我後來發現,鴨蛋是臭的;還有一次,我費了半天勁,從另一個平台攢積分換了一箱橘子,寄到的時候,橘子已經生蟲了。

這兩個月,倒閉了很多P2P平台,我們羊毛黨可以薅的羊毛也變少了。我感覺,整個行業都窮了,最近一次薅羊毛,也以失敗告終,我買了傳說中0元購的斐訊路由器,先付359元,獲得一個聯璧金融的激活K碼,一個月後可以提現399元。

後來,一直沒等到這筆錢,直到某天上網搜才發現,我去,聯璧金融爆雷了,我這個羊毛黨,真正栽在了最近的P2P跑路風暴里了。

趙翔31歲無業‌‌“老賴‌‌”群管理員

‌‌“被毀掉的生活再回不到從前了。‌‌”

最近P2P平台集體跑路的消息,已經在我們老賴群傳開了,作為從平台借錢不還的人,某種程度上,我們是這場風波的受益者,大家都歡欣鼓舞,但我,說實話,內心有點複雜。

我做‌‌“老賴‌‌”已經4年了。第一次在P2P借錢是2014年,當時做服裝的小本生意,從俄羅斯那邊接單,發給河北的企業生產,我賺一個中介費,但缺少啟動資金,我借了好幾家,從幾千到幾萬不等,湊了8萬塊。

時間不湊巧,等兩邊聯繫好,我借的錢也該還了,其實只要再給半個月時間,第一筆生意談成,我就不缺資金了,但平台並不理會這些,他們找來催收公司,把我手機通訊錄里的人電話打了一個遍,也打到了我服裝生意的生產方和需求方那裡。最後,生意黃了,所有本金也全賠了。

這是我當一個老賴的起點。我知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但是暴力催收卻給我的整個生活帶來了不可逆的後果——周圍所有人都知道了我欠錢不還,短短一天里,我和我父母、朋友能接到十幾個催收電話。

後來我就想,P2P平台暴力催收,我為什麼不反擊呢?於是,我專門買了兩張電話卡,在網上組建QQ群,專門代替那些被暴力催收的人接電話、錄音、對罵,後來QQ群發展到幾十個人,我每天要反擊100次。

再到後來,我還去舉報那些P2P平台,去年,我舉報的其中一個平台倒閉了,今年6月份,又有兩個平台倒閉了。

現在,老賴群里很多人不叫我群主了,叫我‌‌“大俠‌‌”。我覺得我不是什麼大俠,畢竟我自己欠的錢也沒還。但模模糊糊地,我有了一種成就感:平台倒閉了,那我們借的錢是不是也不用還了?而且也不用再受到電話騷擾了。更多的時候,我也會陷入迷茫,因為罵得多了之後發現,這幾乎是一個死循環。

P2P平台上的小額無抵押貸款,如果出現逾期,幾乎每個人都會被暴力催收轟炸,他們的生活也會被毀掉。群里有位心臟病人,買不起葯,催債的會說,你先把錢還了,再想吃藥的事。如果再不還,你所有的個人信息,都有可能被放到網上去。到了這個地步,要求一個生活被毀掉的人還錢,更困難了。

有時候我也會想,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如果時間可以倒退,我不會從P2P平台借錢,寧願回鄉下種地,過點平平靜靜的日子。

這兩個月,老賴群一下子從幾十人變成了上百人,我也看到了許多信息,P2P公司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倒閉潮‌‌”。群里的這些老賴們都在歡呼,我知道,他們巴不得借過錢的平台全部垮掉才好。

但那又能如何呢?我們被毀掉的生活,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張鳳蓮60歲退休職工

‌‌“我只想要回我的養老錢。‌‌”

今年是我退休的第10個年頭,活了這麼多年,不知道理財是個啥東西,錢都放銀行里。2月份買菜回家時,一個穿西裝的小夥子對我挺好,幫我提菜籃子到小區門口,一路上問我要不要買理財。

我問啥是理財啊,小伙就說,今年存10萬在他工作的牛板金平台,明年就變成了11萬,這就叫理財。

回到家,我躺床上睡不着,腰椎開始痛起來,想起了我存在銀行里的9萬8的養老錢。退休前我在東北一座城市的社區工作,現在每個月就一千多的退休金,這9萬8,我攢了10多年。後來女兒出嫁了,一個月看我一次,我琢磨,腰椎要是再嚴重點,也不好再花女兒的錢了,就指望這點存款了。如果試試那小夥子說的理財,等我70歲,這錢是不是就變成20萬了?比我辛辛苦苦攢退休金要輕鬆多了。

動了心思後,我先是在網絡上查了查牛板金的資料,看起來都是比較靠譜的,於是決定先拿3萬試試。第二天,小夥子教我下載了APP,然後用手機轉進去了3萬。

第一次,我選了一款3個月期限的理財產品,果然,3個月後,3萬塊錢變成了3萬1千塊。這錢轉到銀行卡里時,我都有點不真實的感覺。

後來,我就把9萬8全部投進去了,外加那1千塊的利息,買了半年,今年11月到期。當時我就想,等拿到5千的利息後,可以幫我老伴把牙鑲一下,他的牙磕掉了,一直捨不得鑲。

7月8號,這一天我記得特別清楚,我去買菜,踩到一個馬鈴薯上,崴了腳,當時我坐在馬路牙子上揉腳,心裏老覺得有什麼事兒,不踏實。

回到家後,我立刻想到牛板金里的錢,跑到投資群一看,大家都在發消息,說老闆被抓了。最開始,我也是不相信的,但APP已經打不開了,我只能給那個教我理財的小伙兒打電話,他跟我說,老闆被抓了,自己的工資也沒發出來,他去公安局報案了,讓我也趕緊報案。

當時感覺天一下塌了,老伴看我臉色不對,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急着出門了。不敢讓他知道,因為他有心臟病。跑到小區的亭子里,我哭了一場,哭到腰椎又開始疼,疼得都要斷掉了。後來,我一個人跑到了派出所報案,但警方說,這家公司是杭州的,得去杭州那邊報案才行。

我想好了,如果老伴提到這筆錢,我就說存的死期,取不出來。我只希望這跑路的理財產品,能把本錢賠給我。要不然,失去了養老錢,我活着沒什麼意思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每日人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