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吳惠林:「商戰」何時了?

戰爭係我們人性中殘存的獸性表現。在戰爭中,至高無上的目的係在毀滅敵人,因而任何手段都可採取。「兵不厭詐」歷來係戰略的箴言。商業,係我們人性中理知運作的產物。把商業比作戰爭,不僅係比類不倫,而且嚴重地破壞商業道德。「誠實係最好的政策」這句西方的格言,特別適用於商業。如果「兵不厭詐」的戰略箴言也可以引用到商場,那還有咩商業道德可言?

商業,係我們人性中理知運作的產物。把商業比作戰爭,不僅係比類不倫,而且嚴重地破壞商業道德

當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共祭出提高產品關稅,中方也隨即對美農產品進口限縮之後,“美中貿易戰”、甚至“經濟戰”開打,就被琅琅上口,而世人將貿易、經濟看作戰爭似乎己司空見慣。由“商戰”早已係口頭禪,也可見一斑。

為何把同業間競爭的商場看作戰場這一謬見得以流行,很可能與達爾文(Charles R. Darwin, l809-1882)進化論的“物競天擇”有關聯。不過,達爾文所謂“物競天擇”的“競爭”,畢竟指的係生物學上的競爭。這種競爭係指一般動物為著爭取賴以生存的食物和環境而作的“生死鬥爭”。但係,人類自由市場同業間的競爭,係“社會競爭”,係人們在社會合作的制度下,為爭取最有利的地位而作的自我努力。這種競爭,表現於每個行業、每個廠商彼此都努力於提供價更廉、質更美的貨物或勞務,來勝過對方,爭取顧客,這與生物學上的競爭實在係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商業競爭係讓每個人都能發揮自己最有利的長處,讓擁有的有限資源作最有效率發揮,係“天生我才必有用”的寫照,唔係你死我活,而係大家都能活,並且都能活得更為美好的情況,係有智慧的人類發揮分工合作的方式。在競爭中係有“優勝劣敗”,但敗者只係在某一產品、某一比賽項目中失敗,但在社會中充塞著無數機會,任何一個有心人總可很快尋得自己較強的項目,並非被競爭對手將形體都消滅掉。

戰爭係我們人性中殘存的獸性表現。在戰爭中,至高無上的目的係在毀滅敵人,因而任何手段都可採取。“兵不厭詐”歷來係戰略的箴言。商業,係我們人性中理知運作的產物。把商業比作戰爭,不僅係比類不倫,而且嚴重地破壞商業道德。“誠實係最好的政策”這句西方的格言,特別適用於商業。如果“兵不厭詐”的戰略箴言也可以引用到商場,那還有咩商業道德可言?在各地盛行的假冒商標,顯然係違反商業道德的。可係,如果你把商場看作戰場,那將有何話講呢?

1990年代以來,國際貿易的趨勢,雖有走向自由貿易“假象”,實則重商主義的味道更濃厚。各國都在愚昧地偏向不同面貌的保護政策,關稅壁壘、配額限定雖已減退,但貨幣貶值、反傾銷、補償性貿易等等管制政策,更細緻地干預市場…等等,都係或攻或守的戰略運用,也即“商戰”這個謬見在背後隱隱地作祟。講得更極端些,當前經濟學的主流“賽局理論”(game theory),其教導“爾虞我詐”、無所不用其極以求得勝的方式,或許就係競爭的本意被繼續扭曲的一大禍源呢!

寫到呢度,正值世界盃足球賽和溫布頓網球公開賽正熱之際,但見各國好手在眾目睽睽下使出渾身解數,精綵球賽讓觀眾如醉如痴。球技的展現固然重要,但球品也極受重視。不只係勝不驕、敗不餒,場上奮戰,場下惺惺相惜更令人動容。儘管係球星、球王、球後,也不一定保證係勝利一方。勝者為保持下次繼續獲勝,必須持續努力,敗者更係加強訓練,找出失敗原因予以改進。沒有永遠的嬴家和輸家。參與者不敢有一絲一毫的鬆懈,就在彼此砥礪的過程中,潛藏在體內的能力被逼了出來,也才能突破自己的極限。如果他們沒有盡己全力,甚至於放水、欺騙,“競爭”就根本不存在,比賽也就失去精彩度,觀眾也不會捧場,市場也將萎靡不振、甚至消失。

經查“競爭”這個字的字源,在拉丁文係strive with,而非strive against,意即一起奮鬥,而非殲滅對手。儘管兩造競爭的優勝者僅一方,但競爭絕非係“零和”遊戲,也非無所不用其極的惡劣鬥爭,而係參與競爭遊戲者共同完成更高層次的東西。運動競賽如此,商業競爭如此,就係一般生活中的各種人際之間關係也都係如此。可係,在當今充滿刀光劍影的人間,理解競爭真義者究竟有幾多呢?

當1776年亞當.史密斯的《原富》出版,分工合作、自由市場“不可見之手”,引導交易者往最有效率的境界,且強調“誠信”的重要,而且批判重商主義,正係喚回“商道”,揚棄“商戰”,也走出“國家經濟主義”。但到1930年代之後,商戰又復活,而“策略性貿易”、“經濟戰”捲土重來。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對中共祭出提高關稅等策略被解讀為保護主義抬頭,其實那係“以毒攻毒”、“以戰止戰”的暫時性策略,終極目的係恢復國際經濟秩序,至少回歸史密斯的世界。要問的係:成功概率幾多?何時商戰才能消失?讓我們正念以待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