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橫河:把不可能變為奇蹟的泰國救援

這次去泰國的話,我認為所謂「專家團隊」主要是去學習,就增加歷練的機會,我認為沒有起到實質性的作用,至少在西方媒體的詳細報導當中,我沒有看到一個字提到中國的救援隊幹了什麼,它無非就是大家都做的,我看中國的媒體報導說就是往裡面運物資,就說它不是真實的在救援,就至少沒有起到專家應該起的作用。

7月18日,被困洞穴18天的泰國小足球隊在獲救後首次集體公開亮相,舉行新聞發佈會

(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主持人:泰國少年們被困在岩洞超過2周,最後奇蹟生還,不可能的救援任務有了超出想像的完美結果,整個過程充滿神奇。那麼這個奇蹟是如何創造的呢?世界各地的救援專家都趕赴泰國救助,包括中國的專家團隊,那麼中國的救援水準到底如何?為什麼在中國發生天災人禍時,救災情況往往不盡人意?我們來聽聽衡河先生的分析。

泰國12名少年和他們的教練被困岩洞,這件事情驚動了全球的救援專家和潛水好手們,泰國甚至動用了海軍海豹突擊隊,這個正是中國人很難想像的,而且整個事件的結果也是出人意料的圓滿。橫河先生,您覺得這個奇蹟是怎麼創造出來的呢?

橫河:我想它有各種因素,中國人也很難想像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想第一個,這次它是整合了全世界的專業人員,這方面的專家,而且整合了這些專業人員的經驗以及最先進的設備,有可能現在能夠拿到的。

第二個是被人們關注,這個關注其實給了當地救援人員很大的支持。中國人很難想像的是各大媒體能到那個地方自由的報導,還有官方的發佈都是非常即時的,沒有任何資訊的封鎖、沒有編造,沒有把這個資訊進行某種程度的修改、改變,然後再發佈給大家。據說趕到現場去報導的媒體人達到1千5百人,但是卻沒有影響現場的救助,他們是隔開來在別的地方,這種也是讓中國人很難想像的。

還有一個問題,可以說是信仰的力量,最先發現他們的英國潛水夫在露出水面的時候,他們不是有那個燈光嗎?那個燈光就發現有13雙眼睛看着他們,眼睛會反光嘛,就問他們你們有多少人?他們說有13個。而且他們的狀態比想像當中要好的多,這些都是孩子,好像是12歲到16歲之間。

主持人:最小的應該11歲。

橫河:對,他的助理教練只有25歲,但這個助理教練當過和尚,曾經陸陸續間斷的打坐修練10年,他在裏面教他們打坐來保持體力和他們的情緒。西方有評論說,如果不是打坐的話,他們也許不會全部都生存下來,因為他們在9天當中整整6天是沒有任何食物的。所以這些事情我覺得是綜合因素加在一起出了這樣的結果。

主持人:這次救援任務的困難程度是非常罕見的,可以說是幾乎不可能的任務,這方面媒體上有很多的分析,有些電視台還專門做了地形的模型來解釋說為什麼這麼難那麼難,再加上氣候原因,泰國現在是雨季,所以水是一直往上漲,所以更是難上加難。

我們知道泰國並不是一個技術先進的國家,政界的腐敗也是全世界聞名的,但是我們看到他們政府在這次救援過程中的盡職盡責程度真的是可圈可點,您覺得泰國政府這樣的表現,您覺得意外嗎?

橫河:我倒不覺得很意外,其實對於泰國政府的一些負面的報導,可能在中文圈裡面是比較嚴重的,但實際情況並不是這樣。首先我們從政治體制來看,泰國是一個君主立憲制的國家,當然他隔幾年就會發生一次軍事政變,到現在好像已經發生了12次軍事政變,但是他的政府首腦、行政官員基本上還是通過選舉產生的。

他有一部憲法,這部憲法基本上還是可以運用的,憲法法庭可以裁決總理違法而必須下台,這個在中國是不可想像的。而且他除了少數的例外以外,他有相當程度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比中國都要好得不知道到哪裡去了。而且他有完全的宗教信仰自由,談到這裡還說他基本上是一個全民信教的國家,儘管他沒有規定國教,他政教分離的,整體這個國家的民眾大部分信佛教,其他的信各種宗教,但是都是自由的。

至於說腐敗,這是從西方比較成熟的民主國家的標準來衡量的,跟中共的腐敗比的話,那根本不算什麼回事了。從這次事件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泰國的各級官員要比中共的官員負責任的多,根本就不在一個數量級上。

我們就說當天,小足球隊員失蹤的當天發生的事情,從這個球隊教練最開始接到那些隊員家長的手機短訊,陸陸續續有十幾個手機短訊,說孩子沒有按時回家吃晚飯,也就是說這已經是晚飯以後的事情了。

這個教練,我們講跟小球員在一起的是個助理教練,真正的主教練他就自己趕到溶洞去了,因為聽說他們這些小球員說服了這個助理教練帶他們到溶洞去,他就趕到那個地方去。他沒找到人,發現他們很可能在裏面了,被淹了,這時候看到水在漲,當時暴雨,看到水在漲,他已經進不去了。這時候他就找到當地的官員。

這個消息當地的官員介入以後,當晚就傳到了省長手裡,省長雖然說,實際上他還有幾個星期就要調到另外一個省去工作了,就是說跟這裡沒有關係了,而且他還認為這個事情可能沒有那麼嚴重,因為電話裏面可能講不清楚,但就在這種情況下,省長開車38英里趕到現場去。你想中國的省長,不要說省長了,縣長都不會幹的事情。

他到達現場的時候,泰國的海軍海豹突擊隊也已經趕到現場了,你說這工作效率有多高?這時候雨還在下,水位還在增高。這是當天晚上的事情,也就是說在幾個小時之內,省長已經到達現場了,海豹突擊隊也到達現場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天亮的時候就更多的援助出現了,最重要的是有個人帶來了水泵,帶這個水泵的是想抽水,但這個水泵太小,不夠。後來就發出消息,傳開來要求大家來幫助,有人當天從八百多英里之外出發,花了一點時間趕到了,他是在一個養蝦的農場,運來4台非常強大功力的水泵,一共前後有40台這一類的機器運到當地,這都是民間的來幫助抽水,在整個救援過程當中,水泵保持洞里的水位沒有繼續上升。

而且山洞裏面,溶洞裏面通訊非常困難,而以色列有一種專門設計在溶洞裏面可以使用的對講機系統,有一個住在泰國的以色列人,他就用以色列運來的這種對講系統在溶洞裏面建立通訊網路,這樣進去的人和外面的人就可以隨時保持聯繫。

但是他們也遇到了問題,海豹突擊隊也沒有受過洞穴潛水和救援的訓練,他們是在海洋上訓練,這時候就想到國際合作了,國際合作跟泰國政府有什麼關係呢?首先,國際合作一定要本國政府的幫助和支持,至少要同意,所以泰國政府就開始要求別人來幫助。這個中國政府是不大會做的事情。

這時候有一個英國人,他是一個保險公司的顧問,他的業餘愛好就是洞穴探險,他在過去十幾年二十幾年當中,就到這個特定的洞穴裏面來過不知道多少次,就是專門從英國趕到這個地方來,他喜歡這個洞穴,所以他非常熟悉。他看到報導以後,你看,這時候報導就很有作用了,他一看報導以後,他就知道他們尋找的方向錯了,所以他就向泰國政府建議,建議了三名英國人,他認為是世界上最優秀的洞穴潛水夫,泰國政府馬上就同意了,就幫着去找這幾個人。

最後就是其中的兩名,用了英國這個保險公司的顧問的這個人的地圖,因為只有他一個人反覆在這個地方探險,所以畫出了一個很準確、很有效的地圖,在距離這個洞口2英里半的地方找到了失蹤9天的球隊。

政府在這裡起的作用是什麼呢?是開放。甚至你想想看,國際救援,從這個事件剛開始,老闆馬斯克開始設計製造專用的洞穴潛艇,多快的速度啊,他們在那邊準備營救的時候,他這個潛艇已經在加州進行試驗了,到第一批進去營救出來的時候,這個專門為小孩設計的單人潛艇已經運到現場了,雖然沒有用上。另外還有美國空軍的參與。

官員在這裡起什麼作用呢?當時有幾種計劃,一個就是說可能要等到,現在是雨季,要等到旱季,可能要幾個月才能行動。還有一個就是立刻行動,不然的話很可能就救不出來。還有一個就是做多大的犧牲,你準備救多少人出來?因為很可能是為了救一部分人出來,另一部分小球員可能難以生存。就是這一系列的問題,哪種方式、什麼時候開始行動?他們專家把這個提交給在場的泰國內務部長,內務部長就拍板說,就是現在,開始!

這個是什麼?政府官員、泰國政府在這裡是起了一個什麼作用呢?是起了一個承擔責任的作用。就我們看到,無論是這次泰國救援,還是上次智利礦工的救援,那兩個國家政府的高級官員都是在現場比較低調的,指揮權是交給專家的;而需要承擔責任的時候是他們承擔的。絕對沒有像中共官員視察的時候那種揮手指航向的那種形象,他們沒有的。

主持人:泰國這十幾名少年遇險,就牽動了很多人的心,各國就紛紛伸出援手,美國也出動了四十多名軍人。那麼中國這幾年是天災人禍不斷,為什麼沒有看到國際援救隊來中國幫忙呢?

橫河:主要是中共當局不允許,你看在汶川地震的時候,有很多國家從政府到個人組織都提出來要求去幫助,但中共基本上是拒絕了。只有極少數的外國私人救援隊被允許進入,但是錯過了72小時的黃金救援視窗,所以外國救援隊幾乎沒有救出,除了個別國家救出一兩個以外,基本上都沒有救到人。

日本救援隊沒有救出一個受難者,為此還痛哭流涕。當然後來顯然為了掩蓋中共的不作為,甚至是反作為呢,有人還編造了日本救援隊是間諜這種話。這個間諜和情報是託詞,真實的原因是,首先是中共它絕不允許民間力量成為救災的主力、主體,更不要說是外國人了。

為什麼呢?因為這一來的話就有一個比較,中共的救援是低效、無力的;而非政府組織,尤其是境外的、國外的非政府組織,他們的經驗、他們的裝備和效率都是遠遠超過中共的。那沒有比較的話呢,中共它只管吹它自己多偉大,但是一比較,肯定就不行了。所以不能有比較。

其次就是,救災對中共來說的話是屬於“偉光正”的機會,就是救災效果怎麼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什麼呢?災民只能去感謝中共,不能去感謝別人。即使有援助的話,也必須經過中共之手,就是不能讓真正的救災者被中國人知道。

我們剛才不是講了外國藥物嗎?其實也是一個類似的情況。就是美國默克公司曾經把乙肝疫苗的技術有償的交給中國,是轉讓給中國,有一定補償。在這個後來移交以後的25年當中,中國被估計至少有幾億新生兒接種了這種疫苗,而避免了出現乙肝。但是中共從來沒有說過這些乙肝疫苗是來自默克公司,它就把它作為它自己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共它不允許外國的救援隊讓中國人知道,在這個當中他們起了這麼大的作用,甚至比中國政府起的作用都可能更大。

主持人:但是我們在這個外國的救援力量中看到除了英國、美國、日本這些強國之外,還有中國的專家,您剛才說這個中國的救援水準其實是遠遠比不上國外的。那麼為什麼中國專家他會到泰國去支援?就是說中國這個緊急救援水準到底如何?因為我們確實看到在國內的天災人禍面前,我們經常看到的畫面的確是人海戰術啊,然後肩挑手抬啊,那如果是這樣的話,他有什麼能力去支援泰國這次的救援呢?

橫河:這個應急救援分成兩類,一類就是屬於專業救援的,還有一類就是普遍救援。專業救援主要是靠專業人員和設備,這一方面呢中國是比較落後的。比如這次這種小範圍罕見的災情,救援的專業性就很重要。就是因為它災情多變、種類繁多,決定了政府不大可能在這方面起作用。為什麼呢?因為政府不可能預設有各種情況的災難,而專門訓練一些專業人員放在那個地方準備着,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在這個特殊災情的專業救災方面呢,個人和民間團體是起主要作用的。

比如說這次的洞穴潛水,它既屬於洞穴探險,又是潛水運動,它有非常特殊的地方,無論是海軍還是政府呢,都不可能有這方面的專業訓練。但是民間作為一項特殊的戶外探險的體育活動,它積累了相對比較多的專業人才,有非常豐富的經驗。你像這次我們知道,英國的、澳大利亞的、加拿大的洞穴潛水專家這次都去了,無論是發現小球員、還是後來的救援呢,都是靠這些世界各地的洞穴專家起的主要作用。

但是在中國呢,民間救援是受到限制的,所以這方面它無法跟國際相比。你比如說汶川地震以後呢,中國的民間救援專業隊開始出現了,而且走向專業化。但是他們很快就遇到了幾個主要的瓶頸,一個是註冊、一個是經費、一個是資訊分享,就是主要說是他們得不到政府應有的支援。你比如說這個經費吧,就個人和團隊的裝備、必要的訓練都非常貴,現在基本上是靠隊員自己。

當然你看這次他們洞穴專家,這些洞穴專家,澳大利亞這次去的那個洞穴潛水專家,那他們實際上是一個富人俱樂部,那是非常小的一個圈子,那是有錢、有閑、還比較有熱情,這一方面就很難做到這一點。當然西方如果它形成了專業救援隊的話呢,它會靠民間捐款,如果不是自己的愛好的話。

但是在中國的話呢,這個就很難做到,為什麼?說不定哪一天就說你非法集資了。所以很難做到民間捐款能夠達到這麼大的程度。而中國有愛好、有熱情、還要有錢有閑的這個階層呢,相對來說可能比西方要少很多,尤其在愛好這方面。

關於註冊,中國真正的純粹的非政府組織是不能單獨註冊的,它必須掛靠政府機構,這樣的話又部分變成了官僚;跨地區的組織更是不可能的。這不是一個可以改進的問題,民間救援他自己沒有辦法來改進這些瓶頸,因為這不是自己可控的因素,是中共的因素。中共它當然不會改,因為這是統治的需要。

在大規模災害出現的時候,中國非官方的救援行動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資訊不靈的問題。你看這次人家資訊非常靈、很準確,有的人就是聽到這個消息以後趕去的。中共為什麼資訊不靈呢?一方面它是要以新華社通稿為準,那麼那個通稿是騙普通老百姓的;對救援,在外面可能會參加救援的人來說,他需要真正真實的資訊,而那種資訊在中國是沒有的。

另一方面就是民間救援它有一個互通資訊,這在中國就存在一個特殊情況,因為他們那些資訊是真的,而和中共官方的新華社通稿會不一致,當局就有可能指控他們散布虛假資訊。處於這個危險。

這次中國這個專家報導呢,我後來看了一下,它基本上是轉載CNN那個報導,就說中澳的專家也參加了救援。那麼仔細看了一下,就說是挾帶了專業設備的6位元中國洞穴救援專家,來自北京的平瀾公益基金會。這其實是一個民間救援,一看報導你以為是官方的救援隊,其實是民間的,它跟中共當局是沒有什麼關係的。

別的國家去的當然也是民間的啦,但是別的國家的特點是人家的政府沒有去跟這些民間的救援隊爭這個榮譽;而中共是要爭這個榮譽的,所以它的報導讓人家誤解為這個中國的救援隊是跟中共有關係的。這個是民間救援隊面臨的另外一個問題。

還有一個,你看另外一支中國的民間救援隊也到達現場了,報導當中就說,為了迎接他們,泰國救援指揮部升起了中國國旗、奏響了國歌。然後這個救援隊隊長說,當中國的國歌奏響的那一刻,我們的血液沸騰了。你說說看,民間救援隊去做這件事情,你去談什麼奏國歌、血液沸騰幹什麼?這種就是被中共當作宣傳工具來用啊!

另外一個就是普遍救援,除了專業救援以外,另外一種就是普遍救援。普遍救援就是以政府為主的,你比如說在中國出現重大災害的時候,主要是軍隊。但是中共的軍隊它因為性質的關係吧,它是黨軍,不是國軍,它不是國家的軍隊,所以它的訓練,它的目標主要是保中共政權的,所以它沒有很好的災後救援的訓練,雖然救災以軍隊為主,但是這種訓練他們是沒有的,包括怎麼樣救人。

所以我們看到當地震或者水災以後,中共的軍隊基本上是赤手空拳開進去,最多是拿一把鏟子。從唐山地震到汶川地震,幾十年過去了,沒有任何進步。凡是發大水的,都是排成人牆去保護大壩,像1998年的長江洪水。

除了這個救援技術不變以外,還有一個不變的就是打着紅旗,現場一定插著好多好多紅旗,還有什麼“火線入黨”之類的作秀,這些都是不變的。

我們比較一下政府救災,講講美國的情況。美國的聯邦救災委員會(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 FEMA),它下面有一個城市搜尋救援隊,這個救援隊一共有28個隊分佈在全國。它有一個標準程式,就是出現重大災害的時候,離這個重大災害發生的地方最近的3個救援隊自動啟動,6個小時之內到達現場。救援的設備標準化,每一個隊有1萬6千件設備,重量是6萬磅,它可以用拖車,或者標準的用一架C17,或者是2架C130的運輸機運輸。所以當救援隊趕到的時候,設備也就趕到了。像這麼完善的政府救援計劃在中國也是沒有的。

所以相比較而言的話,你比較一下這次去的專業救援人員,講是講專業救援人員,中國的救援隊是民間的,它受各種條件的限制,跟西方的救援專家、洞潛專家是完全不能比的。

主持人:那我們這次在看到泰國的這幾個少年在大家去援救他們的同時呢,其實四川也是遭遇了49年以來的最大的暴雨,就是那個洪災也是非常的嚴重,但是我們看到四川省政府卻沒有任何的實際作為,只是派官員去慰問災民。為什麼最簡單的,連請國內的民間專家來做一個指導都沒有做?

橫河:講這個專家團隊,中國專家團隊我們剛才已經說了,它是民間救援隊,跟中共當局其實是沒有什麼關係的。再一個,剛才我們也說了,中共它並不會去讓民間救援團隊去做指導,它不會讓民間團隊去搶中共的“偉光正”。

再一個,這次去泰國的話,我認為所謂“專家團隊”主要是去學習,就增加歷練的機會,我認為沒有起到實質性的作用,至少在西方媒體的詳細報導當中,我沒有看到一個字提到中國的救援隊幹了什麼,它無非就是大家都做的,我看中國的媒體報導說就是往裡面運物資,就說它不是真實的在救援,就至少沒有起到專家應該起的作用。

談到這個四川遭暴雨,這種是屬於大規模的可預測的,而且可以部分預防的,相對比較有標準程式進行救災的,這種應該是屬於政府的責任。就是我剛才講的,除了專業救災以外的普遍救災,這是和專業救災比較。

但是顯然這次中共政府沒有做它該做的事情。為什麼呢?因為對民間的這些疾苦它其實不在乎的,它要的是作秀,所以說派官員去慰問一下就是作秀了。不僅是這些,除了作秀以外,其實它真實的還起到一個擾民的作用,就是中共的官員一到現場以後,無數的人就要去圍着他們轉,還要去演戲,還要讓災民去感謝,給老百姓添了更多的麻煩。所以我認為這種慰問還是不慰問更好。

主持人:好。那麼在這個節目結束之前我們讀2條聽眾的回饋,一位聽眾他是這麼說的:“這次泰國的救援行動,國際間的配合讓人感動,超越種族之間的那種人與人的關愛和人性的光輝,這種事情沒有在中國發生過。”第二條回饋是說:“兩種差距更讓人看清了中共的漠視生命和冷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