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神來之筆:有一些詩詞結尾驚艷千年!人生如逆旅 我亦是行人。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圖片:wikimedia commons)

有一些詩詞,前面幾句或許平淡無奇,司空見慣,但是在結尾卻讓人眼前一亮,令人拍手稱讚。那些驚艷了時光的句子,就是傳說中的「神來之筆」吧!

中華好詩詞感嘆:這估計就是傳說中的「神來之筆」!今天咱們就一起品讀那些驚艷了時光的句子。

臨江仙·送錢穆父宋·蘇軾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

依然一笑作春溫。

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

樽前不用翠眉顰。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圖片:網絡)

人人都是天地間的過客,又何必計較眼前的離別呢?結尾慰勉友人,既動之以情,又揭示出得失兩忘的人生態度,充分體現了作者的曠達洒脫。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五代十國·李煜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圖片:Pixabay)

作者用滿江的春水來比喻滿腹的愁恨,不僅顯示了愁恨的悠長深遠,而且顯示了愁恨的洶湧翻騰,堪稱「血淚之歌」。

南陵別兒童入京唐·李白

白酒新熟山中歸,黃雞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雞酌白酒,兒女嬉笑牽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爭光輝。

遊說萬乘苦不早,着鞭跨馬涉遠道。

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詩仙李白(圖片:網絡)

詩情經過前面的層層推演,至此湧向高潮。「仰天大笑」可見其得意神態;「豈是蓬蒿人」顯示出無比自負的心理。這兩句把詩人躊躇滿志的形象表現得淋漓盡致。

青玉案·元夕宋·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里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圖片:網絡)

燈、月、煙火、笙笛、社舞、交織成的元夕歡騰,那惹人眼花繚亂的麗人群女,原來都只是為了那一個意中之人而設,倘若無此人,那一切就無任何意義與趣味。

過零丁洋宋·文天祥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天祥(wikimedia commons/SOH合成)

用一「照」字,顯示光芒四射,英氣逼人。千秋絕唱,情調高昂,激勵和感召古往今來無數志士仁人為正義事業英勇獻身。

浣溪沙·誰念西風獨自涼清·納蘭性德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

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

當時只道是尋常。

茶香(圖片:Pixabay)

盧氏(納蘭性德妻子)生前,詞人沉浸在幸福之中,但他卻毫不覺察,只道理應如此,平平常常,等到物是人非,只留追悔莫及。

如夢令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海棠花(圖片:pixabay)

這既是詞人對侍女的反詰,也像是自言自語:「你這粗心的丫頭,你知道不知道,園中的海棠應該是綠葉繁茂、紅花稀少才是。」這句對白寫出了詩畫所不能道,寫出了傷春易春的閨中人複雜的神情口吻。

一剪梅·舟過吳江宋·蔣捷

一片春愁待酒澆。

江上舟搖,樓上簾招。

秋娘渡與泰娘橋,

風又飄飄,雨又蕭蕭。

何日歸家洗客袍?

銀字笙調,心字香燒。

流光容易把人拋,

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紅了櫻桃(圖片:pixabay)

詞人從視覺上對「時光容易把人拋」加以補充,把看不見的時光流逝轉化為可以捉摸的形象。

「紅」和「綠」在這裡都作動詞使用,再各加一個「了」字,從動態中展示了顏色的變化,抒發對年華消逝的慨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騰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