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檢驗女人的人品 就看她怎麼嫉妒別人!

有一次坐火車,身邊坐了三女一男,聽他們的談話應該是同事。男的不怎麼說話,主要是那幾個女的說,主題是向男的盡情黑另外一個將在下一站上車的女同事。

她們旁若無人大聲喧嘩,模仿她說話的樣子,攻擊她的衣着,嘲笑她的矯揉造作,彷彿她是一個未登場的小丑,半車廂的人都跟着她們笑。

她們對包括我在內的周圍人說:她是個不合格的綠茶X,你們看着,她等一下就上來。

火車到了下一站,她們嘴裏笑話了一路的女生上車了。

瘦,高,長頸細腰長腿,黑色套頭毛衣,黑色緊身牛仔褲。梳了個最簡單又最考驗臉的髮型,頭髮全部光溜溜後梳,盤成一個髮髻在腦後,沒有一絲劉海,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

原本吵哄哄的座位,她途經時,都會有一瞬間的安靜。

她徑直走過來坐下,輕盈得像一隻貓,她向他們點點頭微微一笑,看向窗外。先前那幾個議論她的女生都識相地閉了嘴,開始上下打量她,忍不住問她身上的衣服多少錢,語氣艷羨。她誠實作答,連打了幾折都如實告知。

女生從隨身帶的包里拿出一隻小水晶杯,準備起身打水喝。一直不說話的男同事忽然站起身來,很紳士地說:‌‌“車廂里人多,我替你打去吧。‌‌”女生甜甜地道了謝,把杯子遞給男生。

剩下的三個女生擠眉弄眼,互相交換着眼色。

我也去打水,正好跟在男生後面。路過車廂接頭洗手間時,我看到他倏地扭向鏡子,迅捷而認真地整理了一下頭髮和衣領。打水回來,他捧着杯子走路的樣子,小心翼翼地就像一個聖徒,正捧着供品走向光的所在。

遠遠望去,車廂另一頭,黑衣女生端然而坐,和幾個表情不忿又頹然的同事挨在一起,醒目得就像一隻鮮艷光潔的蘋果,坐在一堆沒洗乾淨的馬鈴薯南瓜里——呀呀呀,這麼打比方,馬鈴薯和南瓜會不會生我氣呀?

嗯,我理解她們,的確是應該不爽:‌‌“是她是她就是她,讓我們相形見絀丑得掉渣。‌‌”

我想,我會永遠對那些被稱為‌‌“綠茶X‌‌”的女生好奇,堅信她們一定有什麼過人之處,才能引發眾怒,群起而攻之。

連帶着,我對這個詞也沒法完全認同,如果這世界上有‌‌“綠茶X‌‌”,那是不是還應該存在另一種人——‌‌“嫉妒婊‌‌”?

當你嫉妒時,有沒有自我覺察的能力?

如果能,我們就會少一些狹隘,多一份豁達。少一些憤然,多一份平和。

還記得《甄嬛傳》里的沈眉庄么?當新得寵的嬛嬛試探着問她:‌‌“姐姐,你會吃醋么?‌‌”眉庄櫻桃小口裡輕輕慢慢地吐出了三個字:‌‌“一點點。‌‌”嬌羞里那份光明磊落,讓人沒法不愛極生敬。

後面的話更精彩,她頓了頓,又說:‌‌“在這宮裡,要是老吃醋,我還活不活了?‌‌”

她冰雪聰明,厘得清輕重,分得清敵我,不因妒意破壞友情,更不會無端樹敵,她懂得‌‌“妒氣太盛防腸斷,風物長宜放眼量‌‌”。不給別人使絆,也不給自己添堵,有能力妥妥地安放好負面情緒。

低螓首,轉蛾眉,眼波流轉,吐氣如蘭,她承認自己在嫉妒的那個表情,真美。

想鑒別自己是不是在嫉妒很簡單,歸納起來叫‌‌“三個不承認‌‌”:

不承認是自己不行,將別人的成績歸結於運氣和心機;

不承認別人的天賦跟努力,選擇性無視對方的優點,只盯着人家的不足無限放大;

不承認自己在嫉妒,口口聲聲說看不慣人家是因為三觀不合——這點似乎沒說錯。

最可怕的是:

篤信人多即正義,喜歡扎堆搞小團體;

團員之間好得蜜裡調油,不是因為有共同的愛好,而是因為有共同的假想敵;

組團拉攏更多和自己一樣有嫉妒心的人,去孤立打擊假想敵;

社團活動單一,湊在一起只能靠說假想敵的壞話才能維持——

到了這種程度,這個團體,基本上可以鑒定為‌‌“嫉妒婊團‌‌”了。

我有個朋友,不幸被拉進了這樣一個團,參加了幾次她們的聚會,果斷退出,並且明確告知以後所有聚會都不參加。她說:‌‌“除了說壞話,再無其它話資,真的很無聊噁心,我真怕有一天,我也變成她們那個樣子。‌‌”

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把時間耗費在詆毀別人和聽你詆毀別人上,這愛好太拉低智商啦。

嫉妒不可恥,至少說明我們還有一顆向好的心。可恥的是你嫉妒人的樣子:不肯面對自己,一味遷怒他人,你太慫了。

都說臉是靈魂的樣子,當把別人的成功幸福當做自己心上的一根刺,時間久了會包裹成毒瘤。毒素慢慢蔓延至整個靈魂,必會影響到面相,最後醜陋得面目全非,連你親媽都不認識你。

對付嫉妒,還是張愛玲的辦法高明。

如果不是她,大多數人都不會知道有潘柳黛這個人吧?此人自稱和張愛玲是好友,卻大肆散播張愛玲的壞話,對其‌‌“貴族血液‌‌”的嫉妒之情溢於言表。

張愛玲的奶奶是李鴻章的小女兒,張愛玲算是李鴻章嫡親的重外孫女,但到潘柳黛筆下就成了:‌‌“這種關係就像太平洋上淹死一隻老母雞,吃黃浦江水的上海人卻自稱喝到了雞湯一樣。‌‌”

張愛玲聽了,輕描淡寫道:‌‌“潘柳黛是誰?我不認識她。‌‌”

林徽因更絕,聽說冰心寫了一篇《我們太太的客廳》諷刺自己,於是送了一瓶子又香又酸的山西老陳醋,做為對冰心的回敬,不着一字,盡得風流。

這二位女神都不吵,不撕,不給別人看熱鬧的機會。

文字可以傳世。冰心的《太太的客廳》,潘柳黛的《記張愛玲》,這兩篇文章很出名,不是因為寫得有多好,而是因為字裡行間流露出的不服和失態。後世的人看了,都會意味深長地瞭然一笑。

人人都有嫉妒心,它與生俱來,跟手指甲一樣,而且,剪了還會再長出來。長歸長,但總不能不修剪,否則,一不下心劃傷的,可能是自己的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