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樓宇烈:我反對只讓孩子讀經、背經

現在國家層面大力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這是中華民族復興的應有之義。具體到中小學層面,我們應該怎樣傳承中國傳統文化呢?

現在有很多人習慣性認為,教傳統文化的人只能是專業教師,其實學校每個教師都應該、也可以教這門課。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把文化所呈現的樣式分門別類,然後專業化。現代社會把“人”四分五裂,比如這部分是情感的,這部分是理智的;這是感性的,這是理性的。其實,人既有理性的方面,有理性直覺的方面;既有情感的需要,又有其他方面的需要。人是一個整體,做人的道理是統一的。

中小學實踐層面認為缺乏傳統文化教師。我們可不可以重點培養以教傳統文化為主的師資呢?可以。但我認為僅僅這樣還不夠,我們應該讓每個教師都能教傳統文化。為什麼只有語文教師可以教,歷史教師、數學教師、物理教師為什麼不能教呢?只要教師能把傳統文化融入生活中,這些課程都可以教,因為每個教師在生活中都對傳統文化有體會。

就拿科學課來說。很多人認為只有西方文化才有科學,中國文化沒有科學,我不這樣認為。科學課教師可以給大家講一講我們的“四時八節”。中國古人把一年分成春夏秋冬四季,四季有八個關鍵點,分別是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加上二十四節氣,再加上七十二候(五天一候),這就是中國人的時間智慧。它非常準確,是中國古人根據生活經驗積累形成的智慧。我們的科學課為什麼不能講講這些呢?

再比如數學課。數學課為什麼不能講講九九口訣呢?我聽說有歐州國家來中國學習我們的口訣。如果你給他講講口訣,講講二十四節氣,這不就是在講中國文化嗎?不要把中國文化單純地看作道德倫理概念。在這方面,我們中小學教師都有責任,也能夠講好。

中醫有很多基本理念都可以在中小學裏教。比如中醫有生活起居十六字決:“飲食有節,起居有常,不妄勞作,心靜氣和。”這些理念為什麼不能講?讓孩子們從小知道我們飲食要有節制,起居要有規律,要讓他們知道合理飲食的基本構成,“五穀為養,五果為助,五畜為益,五菜為充”。傳統養生理念或者我們的傳統對於生命如何保持健康的一些理念,都可以講。不要僅僅認為傳統文化就是講一些大道理。

沒有專門的國學教師不是主要問題,細分出國學教師反而會產生問題。要鼓勵每位教師在自己的學科領域裏傳播傳統文化理念。

中小學應該怎麼教授傳統文化呢?現在不少學校讓孩子讀經、背經。這個做法,我明確反對。

現在的時代,你讓孩子們去背這些幹什麼?而且經里有很多內容不一定適合這個時代,沒有必要背,我們要去學習其中的精神,根本的精神。哪怕一天經都沒讀,但我做人就按照“誠”“敬”去做,就是自我完善,你倒背如流卻做不到誠、敬,一點傳統文化精神都沒有,有什麼用呢?

有人說《弟子規》是封建的一套,我說《弟子規》是告訴我們人類言行舉止規範的,沒有必要從頭背到尾,但讓孩子學一點用一點是切實有效的。學《弟子規》不應該從背誦開始,你讓孩子學一點做一點就行,首先從這三點開始:一是“父母呼,應勿緩”。這是一個做孩子最基本的禮貌,別人叫你不應,你父母叫你總應該應吧,這是最基本的,要讓孩子按照這個去做。二是“出必告,反必面”。你出門告訴一下父母要上哪裡去,回來說一聲“我回來了”。這樣的行為規矩要不要養成?這就是一種最簡單的習慣。為什麼要有這個禮儀?因為要讓父母放心。三是“晨則省,昏則定”。早晚問好、請個安,也沒有什麼難做的。

一個孩子你就讓他做到這三條,督促他甚至是監督他去做,我想他的家庭關係就會發生重大的變化。過去這個孩子叫他,理都不理,現在答應了;過去出門從來不告訴你,現在出門告訴你,回來也告訴你;早晚還要請個安。孩子天天這麼做,成為一個好習慣,父母肯定很開心。

我們教孩子學習《弟子規》,從這三點入手,慢慢地增加,從三條到五條,從五條到十條……不要求孩子把《弟子規》裏面的所有內容都做到,而是根據不同情況選擇着做,不一定要背誦。年輕的時候背了以後記得熟,但關鍵是要應用才行。所以,我們繼承傳統文化,根本之道在於繼承其精神。倒背如流那是專門研究傳統文化的人才需要做的事,可是現在連專門研究傳統文化的人都不一定能夠倒背如流,卻要求孩子倒背如流,我覺得沒有必要。

其實,我們告訴孩子應該遵守的最基本規矩就行了。我的觀點是按照朱熹對“小學”的要求來做。過去,孩子8歲起,自王公大臣以至庶民子弟,都要入“小學”,這是義務教育。8歲至15歲一共7年,我們現在義務教育是九年制。

這部分學什麼,朱熹講得很明白:洒掃、應對、進退。洒掃就是日常生活的自理,《朱子家訓》說:“黎明即起,洒掃庭除。”現在孩子們最缺乏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的培養。早上起來,父母要讓孩子自己疊被子,自己整理床鋪,平時要有自己獨立的活動空間,一定要讓他自己把房間整理好,不要父母包辦。

“應對”說的就是怎麼跟人接觸,接待人應該有什麼樣的禮貌,要怎麼說話,這個規矩對孩子一生的發展有益。孩子的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從言行舉止規範中培養。此外,朱熹還說“禮樂射御書數”也很重要。

“禮樂”就是學會在什麼樣的場合唱什麼歌,跳什麼舞,說什麼話,等等,各種各樣的藝都是要學的。

“射御”是形體上的“藝”。射禮以前我們不太重視,其實它包含的意義很多,包括修身養性。射箭要射中,必須身體站得正,站得正必須心裏要平靜,射不中不要怨恨靶子和弓箭,遇到問題不要怨天尤人,要反躬自問,這些都能在“射御”的實踐中慢慢養成。

再說“書”。漢字是中國特有的寶貝,全世界都走過象形文字的道路,但是堅持到現在的只有中國。其他國家把拼音作為書寫交流的工具,當時的人都認為這是文化的進步,但時間一長就麻煩了,語音變了,後人就讀不懂了。比如印度的梵文,現在有幾個人能讀懂?這樣文化就中斷了。中國的文字有形、音、意,讀不懂還能看得懂,所以漢字是把時間給保留了起來。到今天,我們還能看懂甲骨文、金文、篆書。空間上,漢字的發明把我們那麼多種類的方言都統一起來,所以漢字把中國文化的時間和空間都統一起來了。

漢字書寫的結構、筆法都要有規矩。現在很多筆順都亂寫,因為長期使用電腦導致大家提筆忘字,大人孩子都是這樣。我最近幾年一直在倡議使用手機中的手寫功能,加一個手寫輸入法很簡單,手寫輸入技術已經很發達了,久而久之就會變成你習慣的輸入方式。

“數”的教育,包括剛才講的中醫、天文、地理等都屬於這個方面。

中國傳統的小學教育,洒掃應對進退、禮樂射御書數、琴棋書畫都包括。我們剛才從傳統的藝術中體會到傳統文化的精髓,我們的藝術都不是用來競技的,都不是用來單純表演的,而是用來自我修養的,是用於人與人之間心身的交流。

總體來講,我主張不要給孩子講抽象的道理,不要讓孩子去背那些枯燥無味的文章,而要更多地從生活中能感知的層面去做傳統文化教育。現在也有學校教授中國的傳統音樂、京劇、寫字、畫畫、剪紙,包括各種各樣的手工。現在我們要失傳的傳統手藝太多了,可以從這些手藝里讓孩子慢慢體會、了解我們的傳統文化。也可以多帶學生出去走走,看看我們的園林為什麼這麼建造,了解我們怎麼會把北京的西山風景都吸收到圓明園裡面來。我們可以帶孩子參觀故宮,看故宮的設計、構建,了解為什麼要這麼建,讓他感受到美,然後再慢慢跟他講這樣的美是一些什麼樣的理念,比如說要平衡、和諧、對稱,讓他認識到“中正平和”是中國文化的一個核心理念。

做人要誠實,要有信用,所以要督促孩子有敬畏心,要敬重老師,也要敬重父母,這其實也是敬重他自己。要讓別人敬重自己,那就要先敬重別人。做什麼事情都要把它做好。孩子們懂得這些道理,一生都受益,比背幾十萬字的古文都受益。所以,我們現在不要把傳統文化教育看得太難,關鍵在於通過生活和實踐,讓它變得活潑一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