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不覺有情而情自在!

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

摩詰詩之妙,妙在他對宇宙人生抱有一番看法,他雖沒有寫出來,但此情此景,卻盡已在紙上。

這是作詩的很高境界,也可說摩詰是由學禪而參悟到此境。

今再從禪理上講,如何叫做無我呢?

試從這兩句詩講,這兩句詩里恰恰沒有我,因他沒有講及他自己。

又如何叫做無住無着呢?無住無着大體即如詩人之所謂即景。

此在佛家,亦說是現量。又叫做如。如是像這樣子之義。

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只把這樣子這境提示出來,而在這樣子這境之背後,自有無限深意,要讀者去體悟。

這種詩,亦即所謂詩中有畫。

至於畫中有詩,其實也是同樣的道理。

畫到最高境界,也同詩一樣,背後要有一個人。

畫家作畫,不專在所畫的像不像,還要在所畫之背後能有此畫家。

西方的寫實畫,無論畫人畫物,與畫得逼真,而且連照射在此人與物上的光與影也畫出來。

但縱是畫得像,卻不見在畫後面更有意義之存在。

即如我們此刻,每人面前看見這杯子,這茶壺,這桌子,這亦所謂現量。

此刻我們固是每人都有見,卻並沒有個悟,這就是無情無景。

而且我們看了世上一切,還不但沒有悟,甚至要有迷,這就變成了俗情與俗景。

我們由此再讀摩詰這兩句詩,自然會覺得它生動,因他沒有執着在那上。

就詩中所見,雖只是一個現量,即當時的那一個景。

但不由得我們不即景生情,或說是情景交融,不覺有情而情自在。

這是當著你面前這景的背後要有一番情,這始是文學表達到一最好的地步。

而這一個情,在詩中最好是不拿出來更好些。唐詩中最為人傳誦的:

清明時節雨紛紛

路上行人慾斷魂

這裡面也有一人,重要的在欲斷魂三字。由這三字,才生出下面‌‌“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這兩句來。

但這首詩的好處,則好在不講出欲斷魂三字涵義,且教你自加體會。

又如另一詩:

月落烏啼霜滿天

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

夜半鐘聲到客船

這一詩,最重要的是‌‌“對愁眠‌‌”三字中一愁字。

第一句月落烏啼霜滿天,天色已經亮了,而他尚未睡着,於是他聽到姑蘇城外寒山寺那裡的打鐘聲,從夜半直聽到天亮。

為何他如此般不能睡,正為他有愁。試問他愁的究竟是些什麼?

他詩中可不曾講出來。這樣子作詩,就是後來司空圖《詩品》中所說的羚羊掛角。這是形容作詩如羚羊般把角掛在樹上,而羚羊的身體則是凌空的,那詩中人也恰是如此凌空,無住、無着。

斷魂中,愁中,都有一個人,而這個人正如凌空不着地,有情卻似還無情。

可是上引摩詰詩就更高了,因他連斷魂字愁字都沒有,所以他的詩,就達到了一個更高的境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雨菡 來源:錢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