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女神醫」靠摸治病 日診600人太累 寧願被拘留!

“女神醫”付必秀站在自家院壩,長長的隊伍從門口的苞谷地一路蜿蜒向下,穿過小河溝,穿過對岸的豬圈農田,再向上就是重慶市萬州區通向石柱縣的國道,成百上千人的隊伍已經看不到尾巴。

付必秀甚至沒有時間抬頭看一眼這支為她而來的隊伍,她一天發600個號,還不算沒拿到號也要虔誠排隊的,平均一人2分鐘,她一天也要工作20個小時。

她靠摸一摸“治病救人”,“行醫”近30天,口碑遠播至河北、河南、安徽、湖北各省,每天600個號都已經無法滿足市場需求,工作量超過協和醫院最牛的專家。

一切在6月26日這天戛然而止。付必秀被警方控制了。

【一個夢】

萬州區走馬鎮馬鞍村,緊鄰石柱河嘴,門前國道是通往石柱和豐都等地的交通要道,付必秀的家就在公路下方20多米處的小河溝對岸,離大路步行不到10分鐘。

6月27日,付必秀被警方控制一天後,時間突然被撥回了一切都還沒發生的5月,人去路空,鄉村恢復了一貫的沉默和寂然,只有路邊一個橫幅“倡導科學生活方式,拒絕一切迷信活動”,還能看出某種痕迹。

付必秀家的兩層磚房,落下了捲簾門,下午時間,連一個經過的村民都沒有。大門邊的牆壁上貼着“告知”:為了您的平安,不發生安全事故,請各位往來人員注意安全,過往停靠車輛注意安全。如若發生事故,概不負責。

但走馬鎮沿途,隨便問一個村民,三個關鍵詞:“女神醫”、“活菩薩”、“付必秀”,每個人都可以給你說上10分鐘。

村民說,按付必秀自己給大家講的,5月的某天,她睡覺的時候被菩薩託夢(什麼菩薩不知道,每個村民有自己的理解),夢裡菩薩說,你要行善積德,治病救人。怎麼救呢?就像我這樣——然後菩薩就演示了一下,摸了摸她,然後她就醒了。

村民劉世富(音)說,最先試診的是付必秀妹妹,肩膀和腰痛,付必秀就用菩薩教她的方式撫摸了妹妹疼痛的部位,妹妹當場就不痛了。接下來是鄰居,然後十傳百,然後遠播全國……

據拍客視頻顯示,和診療過的村民說法,“行醫”方式也很簡單:哪裡疼,哪裡不舒服,她就摸哪裡。睡眠不好的,她就摸摸頭,消化不好的,她就摸摸肚子。頭痛摸頭,腳痛摸腳,嚴重一點的,她會拍打疼痛部位,稍稍用力,但是不會拍痛對方。不開藥,不開刀。

附近村民議論此事

【收費】

村民都確認付必秀一開始沒有收費,都是患者找上門來,她來者不拒。後來有人勸說付必秀適當收一點費,一是治療病人要花她的時間,她就沒空去做農活,二是人越來越多,不收費一天都看不完,行善積德的人也要吃飯,休息。

大約是從第五天開始,付必秀每人收取10元,也就是摸之前或者摸完後,隨手一遞,隨手一接,成交。隨着人越來越多,付必秀會在旁邊地上放一個尼龍袋子,有的村民說後來五六百人的時候就用麻袋了,遞過來的錢用麻袋裝。

一名重慶來的求醫者覺得摸了效果好,當場給了500元,付必秀不要,對方最後強行塞了300元。這是村民看到過的最大的一單。

有個石柱的女子,乳腺增生,付必秀摸了以後她感覺好多了,專門買了全套的新衣服,包括內衣,還有一個包,再次登門送給付必秀,這一次付必秀收下了。

到了6月下旬,有人又給付必秀出了個主意:“排隊的人太多,到晚上都看不完,不如像醫院那樣發號”。村民劉世富說,後來就開始發一種“票”——上面有編號,中間還有一個章,具體是什麼章,村民也搞不清楚,“可能是她的名字”。

這張“票”面值5元,相當於挂號,前一天掛第二天的號,每天發放600張,上午300張,下午300張。“診療費”10元還是在當面“摸病”的時候直接給付必秀。

有村民說,這5元錢挂號費,收入是拿來修建小河溝上面的石橋,目前小河溝上只扔了幾塊石頭,村民出行和求醫者排隊都不方便。

兩位村民認為,付必秀“治好”了自己的疾病。

【“療效”】

短短20多天,付必秀的業務量為何爆炸性增長?無論是馬鞍村還是緊鄰的石柱河嘴村民,都很肯定地說:醫得好!

怎麼個好法?劉世富舉例說:有個張老頭,70多歲,雙腳都腫,尿里有血。四兒四女都是重慶的,帶去西南醫院也沒醫好,抬去付必秀摸了摸,腳不腫了,也不尿血了,現在還下地幹活。張老頭是誰?住哪裡?劉世富講不清楚。

石柱這邊的兩個老人坐在公路邊,一個71歲,一個73歲,主動拉開褲腳給記者看,說找付必秀摸了三次,腰、腿、肩膀都不痛了。也有中年女性說,自己是類風濕關節炎,這個不會說摸一下就徹底治癒,但是她自己感覺付必秀摸了以後,好像沒這麼痛了。她花了50元。

更多的傳說是,某個人在哪裡的醫院沒治好,付必秀一摸就好了。“某個人”是誰?村民也說不清。

村民彷彿是反覆交流後統一了認識一樣,都很肯定地說,凡是摸過的,80%都有效!像數學模型計算出來那麼精確。

議論此事的村民。有當地村民認為,付必秀摸了以後,確實效果好。

【盛景】

“求醫”是比求愛、求財更迫切更頑強的力量,到6月中旬的時候,公路上的車每天已經可以堵出幾公里。有的是一個大巴車直接拉來一車人,像旅遊團一樣,是個求醫團。最遠的來自河北,輾轉好幾種交通工具,跋山涉水滿懷希望而來。

地里的苞谷撐不住人來人往的踩踏,沿路一片倒伏。火燒火燎的大太陽和人們火燒火燎的心情,偶爾也會爆發秩序衝突。後來有幾個村民負責維持秩序,只需要一句話,就收服了焦躁不安的人心——“不要亂來,亂來摸了沒得效,菩薩不得管亂來的人。”

一天最多將近千人的流量,也催生了相關“產業”,帶動村裡“經濟”。村民背水下來叫賣,稀飯、涼麵直接送到手。由於一號難求,號販子應運而生,一個號最高炒到30元。據村民講,還有人開始製作假號。更離譜的是,村民說,附近幾個村子已經有人開始學習和模仿付必秀。

緊鄰公路邊的村民劉世富,就在6月初敏銳地察覺了商機,在門口貼出一個紙板,上面寫着:此處提供洋芋飯、湯圓、麵條、稀飯。小麵價格5元一碗,比主城便宜一元。

前來排隊的人太多,村民察覺了商機,提供洋芋飯等食物。

【一個“老實”人】

付必秀是個怎樣的人?

記者遇到的多名村民都說:是個老實人。劉世富的妻子說,付必秀連智能手機都不會用,也不會上網。

村民說她老公秦新懷脾氣要古怪些,一開始不同意付必秀給人摸病,還用洗鍋的水、淘米的水潑灑過前來排隊的人。但秦新懷“人還是老實人,沒得壞心眼”。

付必秀從來沒有跟村民發生過矛盾口角,性格很好。村民覺得她“治病”是行善積德,收點錢也不貴,也是應該的:“就是醫院也是要收費的嘛”。

每天早上7點付必秀開始“摸診”,一般到晚上7點結束,但是從6月中旬開始,晚上7點根本停不下來,最晚的時候要摸到深夜一兩點。

【拘留】

一個“老實人”,是否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事?

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27條第一項,“組織、教唆、煽動他人從事邪教、會道門活動或者利用邪教、會道門、迷信活動,擾亂社會秩序、損害他人身體健康”,6月26日,付必秀被當地公安機關處以行政拘留10天。

記者採訪了當地走馬派出所劉所長,根據劉所長介紹:

——“付必秀56歲,就是馬鞍村的村民。她自述做夢的內容,與村民中流傳的菩薩託夢基本一致。個別村民被摸治以後自己主觀感覺效果好,傳播開來。村民跟警察反映,6月初,石柱有一個退休幹部的父親腰痛,來試了一下,主觀感覺很好。他的身份比普通村民更有說服力,所謂‘神醫’就迅速發酵。”

——“通過網絡傳播,吸引了更遠的求醫者前來。最初付必秀沒有收費,有的群眾看完後會自願給一點,幾塊的也有,過了幾天就形成了規律,基本都是給10元。5元的挂號費,實際上是從查處的前一天才剛開始。付必秀沒有給病人開處方,拿葯,也沒有診療行為,所以衛生部門不能認定她的行為是非法行醫。”

——“6月7日,公安部門就聯合當地基層政府、衛生、食葯監、安監等多部門,將付必秀傳喚到派出所進行調查。通過教育,夫妻兩人承諾停止相關活動。根據公安部門掌握,夫妻兩人在當地確實是老實人,對調查和教育也很配合。”

——“當晚付必秀回家後,還有很多慕名而來的人在門口等她,她自述拉不下臉趕人走,又給人摸到凌晨一兩點。天亮後,她回老家去準備躲一下。”

——“這期間付必秀兒子也從溫州趕回家,勸告父母不要再做這件事,付必秀停止了一天。周圍的人猜測,公安機關只是教育批評,沒有實質處罰,估計問題不大,又勸她重新開張。”

——“每天還是有各地群眾趕來,各種因素作用下,付必秀又開始了。由於害怕公安機關和政府工作人員來查處,付必秀在旁邊田地里又搞了幾天。6月14日,警方牽頭再次聯合行動。付必秀當時正在家中給別人摸,看見警方到來,害怕再次被帶走,就從家中後門跑了。我們在現場給村民和排隊的群眾做說服工作,宣講科學。當時大約有70多群眾,沒有人聽我們的,找各種理由反駁,辯論。”

——“據當地衛生院給我們反映,付必秀深夜給人看完,手痛,還悄悄去衛生院拿葯。所謂神醫自己生病了也還是要去醫院。”

——“近一個月來,當地報警量明顯增加,一方面是交通堵塞問題,另外也有人報警說她是騙子,收錢摸了毫無作用。凡是報警,我們都到現場處理,反覆說服教育,群眾工作需要大量時間和耐心。我們在村裡拉了6條橫幅,宣傳科學,反對迷信,現在只剩下公路邊上一條,其他都被撕了。”

——“為什麼有些群眾感覺付必秀摸一下有效?我們了解,很多人還是有盲從的心理,在現場那種氛圍下,人云亦云,有某種心理暗示作用。”

——“這件事從三個方面看:一是付必秀家經濟條件不好,也許最初的動機不一定是賺錢騙錢,但是隨着影響的擴大,每天幾千元擺在面前,人的內心是否動搖,是否性質發生改變,是否難以抵禦金錢的誘惑而迷失?二是據我們了解,來的還是中老年居多,10元價格不貴,大多數人也是抱着湊個熱鬧試一試的心態,成本低,最壞的後果也就是無效,損失不大。這也是人越來越多的重要因素。三是周圍的部分村民從中也有受益,因此形成一種推動的力量。”

——“付必秀本人和丈夫秦新懷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也明確表示不會再組織這類活動。付必秀甚至表示,拘留10天也好,這樣可以躲開前來求醫的人,她自己身體也不好,感覺精疲力盡。”

27日晚,記者離開馬鞍村的時候,路邊還有重慶來的車輛停靠,在向當地村民詢問“女神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重慶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