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魏京生:罷工是權利也是需要

西方的資本家為什麼那麼喜歡共產黨的暴政?包括一些第三世界的暴君,都會得到西方資本家的支持和幫助。就是因為只有在這些暴政之下,才能夠提供最低的工資和最溫順的工人。有了這個在西方不可能的條件,資本才能獲得最大的利潤。

中國貨卡車司機,為爭取生存權開始舉行全國大罷工。6月10日大罷工仍在持續。(維權網)

最近大家的眼球可能更多地被川金會和上合組織峰會所吸引,沒有注意到國內的重大事務。跨省卡車司機罷工,和富士康公司剝削摧殘工人被國際機構揭發,對中國人來說,更加關係到切身利害。

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持右派觀點的輿論,都反對或者醜化罷工的工人,認為他們破壞了經濟增長,是社會的病態。中國有句俗話,叫做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當你自己沒日沒夜的工作還不足以養家糊口時,你肯定會同情罷工的工人。這就是階級差別。

西方的資本家為什麼那麼喜歡共產黨的暴政?包括一些第三世界的暴君,都會得到西方資本家的支持和幫助。就是因為只有在這些暴政之下,才能夠提供最低的工資和最溫順的工人。有了這個在西方不可能的條件,資本才能獲得最大的利潤。

那為什麼西方人不在自己國家搞一個專制暴政呢?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猶太人有着最慘痛的教訓。超額的利潤導致貧富差距加大,社會階級分化加劇。或者像兩次世界大戰那樣,將社會矛盾轉移成對外戰爭;或者像中國古代那樣暴動蜂起,天下大亂,改朝換代。

二次大戰後,各民主國家改變了政策,放寬了對工人運動的限制。這使得勞動者可以聚集起來爭取更高的工資,充分分享社會進步和經濟發展的成果。表面上的理論和說法各式各樣,其實質就是實行了程度不等的社會主義。這限制了貧富差距的擴大,縮小以至於消滅了階級分化,社會變得更加和諧,並且促使社會各方面穩定發展。

結果是不僅限制了貧富差距的擴大,而且和經濟發展同步穩定地擴大了國內市場。這對於正常健康地發展經濟,是非常重要的條件。只有一些小國,例如瑞士,可以依靠出口和金融業發展經濟。對於像中國美國這樣的大國,必須依靠強大的國內市場,才能有穩定可靠的經濟發展。

美國人天真地設想:也許把自由貿易擴展到更多國家,形成國際上的資源和優勢的分工,效率會更高。這就是貿易自由主義的由來。在實踐中,二戰後也確實幫助一些盟國迅速恢復了經濟,在大家都遵守法制的前提下,沒有發生什麼大問題。

在大的不遵守法制的國家,例如中國加入進來之後,自由貿易產生了本質上的變化,並且產生了嚴重的後果。這些國家在利用自由貿易法則傾銷廉價商品的同時,不遵守自由貿易的法則地實行保護主義。也就是利用別人的市場發展經濟的同時,不給別人同樣的機會利用自己的市場。用類似於偷盜的方式進行不公平的貿易發展經濟,結果就是錢掙得多了,技術和管理水平並沒有同步發展,貧富差距反而快速發展,社會動蕩加劇。

受損失的西方國家不可能永遠容忍這種掠奪式的不公平貿易;中國的社會也無法永遠容忍這種對勞動者的掠奪式的發展。要取得平衡的、穩定的發展,首先要建立公平的社會財富分配。罷工和工會運動,是可以借鑒的成功的方式。

自私是人的本性,希望資本家主動提高工資放棄超額的利潤,是不可能的。政府也只能在大致上調節各階級的收入,不可能也沒必要管到勞資間的所有細節。在勞資關係上,也應該引入市場規律,由勞資雙方自動調節。這其中工會組織和罷工等等一系列手段,就成為維繫社會公平和政治穩定的重要工具。所以說罷工即是權利也是需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