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恐整個造假歷史被否 中共「英烈保護」首案宣判

分析認為,中共創造那些“英雄”是擔心自己的整個歷史和政權合法性遭疑。

中共“英雄烈士保護法”自今年5月施行後,首例烈士名譽權訴訟案近日宣判。法院認定江蘇淮安一網民在微信群中辱罵了一位在救火時殉職的消防戰士,侵害了消防戰士名譽權,要求他通過媒體公開賠禮道歉。有學者擔憂,這部法律會嚴重影響到歷史研究的自由。而中共這一做法,外界認為是因擔心其整個歷史和政權合法性遭疑。

BBC中文網6月18日討論了上述極敏感和富爭議的議題。

報導說,在中共官方的歷史敘述中,中國抗日戰爭、國共內戰、朝鮮戰爭時期曾湧現一批英雄,包括用身體堵敵人槍眼的黃繼光,捨身炸碉堡的董存瑞和被燃燒彈擊中卻為了不暴露部隊埋伏地點而紋絲不動直至犧牲的邱少雲等。這些人物受到廣泛宣傳,有的還被寫入教材,在中國大陸幾乎人人知曉。

不過近年來,在民眾心中,這些英雄人物的說服力似乎在減弱。不少人認為,當局塑造了這些英雄人物,他們的事迹被誇大、甚至是虛構出來的。比如對邱少雲被火燒而紋絲不動的事迹,人們認為違背生理學常識,根本不可能。

中共宣傳的“英雄”近年屢遭質疑。(網絡圖片)

另外,歷史學者、《炎黃春秋》前執行主編洪振快曾對 中共當局宣傳的抗日英雄“狼牙山五壯士”提出質疑。在官方描述中,1941年9月,這五名八路軍戰士在河北狼牙山英勇抗擊日軍,在彈藥用盡、無路可退時,五人跳下懸崖,其中三人壯烈殉國。

2013年,洪振快在《炎黃春秋》等媒體發表文章,援引材料和不同當事者的說法,對五名戰士在何處跳崖、如何跳崖等問題進行了分析討論。他提出,兩名倖存的戰士可能是滑落下去的。

他的質疑惹來了官司。“狼牙山五壯士”的後人隨後起訴洪振快侵害名譽權和榮譽權,2016年6月,北京市西城區法院裁定,洪振快停止侵權行為,並且在媒體上刊登公告道歉。

此外,中共黨媒還時常抨擊其它試圖改寫官方歷史的言論,統稱其為“歷史虛無主義”,例如雷鋒日記系造假,董存瑞炸碉堡系虛構事件。

2018年4月27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次會議通過“英雄烈士保護法”,自2018年5月1日起施行。這部法律對保護這些所謂英雄烈士作出了一系列詳細的規定,包括保護他們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禁止歪曲、醜化、褻瀆、否定其事迹和精神。

這部法律在全國人大審議時,在社交媒體就引發過討論。

有網友提出疑問,“認定英烈的標準是什麼?”,“誰來定義英烈?定義英烈的人誰來選?”

歷史學家章立凡認為,在歷史研究領域,對任何一個人物都可能有不同說法和不同解讀。而在中共的敘述中,瞿秋白曾經說他是烈士,然後又說他是叛徒,然後又把他說成是烈士,那他到底是什麼?中共自己的說法本身就是多變的。

章立凡還指出,應該全面、客觀地對待歷史人物,不能用政治干預學術。

旅美中國時政評論人士秦偉平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英烈保護法會對民間評論歷史事件產生極其負面的影響,進一步強化中共對各歷史事件的認定,如果任何人發表的言論和官方不符,政府便可以藉此懲罰相關人士。

香港端傳媒早前引述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說,英烈的標準不確定,因為某些時代樹立的英烈確有造假問題。以實事求是的精神恢復歷史本來面目,反而會被當作所謂惡意詆毀。

對於中共為何需要創造這類英雄,美國之音“小民評論”表示,中共是擔心自己的整個歷史和政權合法性遭疑。

小民稱,近年來,中共宣傳的英烈都普遍遭到質疑,從中共早期的李大釗和方誌敏到劉胡蘭、董存瑞和雷鋒。實際上,人們已經開始懷疑整個中共的歷史,而不只是某個具體英烈的問題了。這才是讓中共擔心的地方,也正是中共制定《英烈保護法》的原因。因為這涉及到中共獲得政權的正當性和統治的合法性。

他說,我不否認中共英烈當中是有一些理想主義者,有些人也很有獻身精神。但中共作為一個政治團體,它的利益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和國家利益和民族利益相違背。這種情況下,這些理想主義者實際上是明珠暗投。他們對得起共產黨,就會對不起國家民族。他們的行為,往往給國家和民族製造了災難。當然,中共的英烈絕大多數都只是些被動捲入歷史大潮的普通人,他們的行為被中共拔高了。比如雷鋒,他值得肯定的優點,比如助人為樂和做好人好事,這都是傳統小農社會中人們普遍尊重的優點,和共產主義完全不沾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