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慈禧太后才是革命黨黨魁

1911年10月10日,武昌首義,打響辛亥革命第一槍,隨後各省紛紛響應。1912年2月12日,清帝退位。至此,統治中國276年之久的辮子王朝壽終正寢。

若問推翻清王朝的革命黨人的黨魁是誰,就連小學生都會脫口而出。然而,清末湖南布政使鄭孝胥卻給出了不一樣的回答,他認為,革命黨人的黨魁,是慈禧!

1898年,以康有為、梁啟超為首的改良派在光緒皇帝的支持下開始變法維新。康、梁等人是死心塌地的清廷奴僕,他們的所謂變法,目的不過是為了維護和延續滿清的統治,其變法主張也局限於梳理毛皮,並未觸動滿清的筋骨。可是,即便如此,也為慈禧老太太所不容。變法僅僅進行了103天,老太太就揮舞屠刀,將變法腰斬。

斬殺了變法之士,就是斬殺了維護滿清根基的奴僕中的精英。

其實,在內外交困的情勢下,慈禧老太太並非不知道只有對腐朽的制度進行變革才能挽救垂危的清王朝。於是她開始實行自己的新政。

精英奴僕逃的逃殺的殺,她能夠啟用的,只剩下看她臉色行事的庸才蠢才。更何況,她的所謂新政的目的,和日本明治維新正相反,是為了加強中央集權,甚至是向皇族親貴集權,這反而進一步加大了清廷和地方的矛盾,其結果可想而知。

因此,對於慈禧的新政,大臣們採取的策略就是拖延。1903年,新政已經頒佈兩年,慈禧召見四川按察使馮熙,生怕理解錯老佛爺的“指示精神”而頂戴不保的馮熙,到那時還在試探慈禧的真實意圖,竟然問新政是真辦還是假辦。

清廷的猶豫和拖延,招致還對這個腐朽王朝抱有一絲希望的立憲派的極大不滿。他們越來越意識到,清廷的預備立憲,是“多一日預備,不過多一日敷衍”。

美國政治學家亨廷頓說:“每一個未被吸收到政治體系中的社會階級都具有潛在的革命性……挫敗一個集團的要求,並拒不給它參與政治體系的機會,有可能迫使它變成革命的集團。”立憲派就是這樣一個渴望為清廷賣命、但卻始終被清廷所排斥的集團,最後他們因絕望、或者說被清廷逼到了革命集團。

另一方面,早在慈禧的屠刀砍向戊戌六君子的時候,那些精英奴僕的鮮血就已經滋養澆灌了革命的種子。以孫中山為代表的有志之士在血光中徹底打消幻想,紛紛成立革命黨,發出了清醒的怒吼:拒絕改良,就推翻它!

從這個意義上說,正是慈禧的愚蠢、頑固和兇殘將眾多原本對清王朝愚忠之人、擁護之人、抱有幻想之人推到了自己的對立面,從而造就了革命黨人。

於是,清帝退位前一個星期,已經看到清王朝的墳墓的湖南布政使鄭孝胥哀嘆:“革命黨黨魁不是別人,正是慈禧!”

其實,百姓造反,都是統治者逼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陋蘭的速朽文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