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楊寧:評「最美貨車司機」回應罷工 好卑劣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當一個政權將老百姓逼的活不下去時,點點滴滴的力量就會彙集起來。今日的若干人被消聲、消失,會激發更多的人站出來。而倒行逆施的中共,遲早會應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古語。

6月10日,河南、安徽、上海、浙江、江蘇、四川、山東、山西、江西、貴州、重慶、湖南等省市數萬名卡車貨運司機同步罷工。(網絡圖片)

據大陸媒體6月15日報道,推選“最美貨車司機”宣傳活動暨中央媒體團聯合採訪活動在北京正式啟動。該活動由交通部、公安部、中國海員建設工會、中國交通報社承辦,旨在“提升貨車司機的職業歸屬感和榮譽感,促進道路貨運行業健康穩定發展”。不過,從相關發言中的言辭可知,活動的真正目的是“通過宣傳教育,團結帶領廣大貨車司機聽黨話、跟黨走”。換言之,能夠入選“最美貨車司機”的首要條件是聽中共的話。

或許,很多人會納罕:為何當局現在“關注”起了貨車司機?這當然與大陸媒體失聲的一個重大新聞密切關聯。據海外《維權網》報導,自6月8日開始,直至10日,大陸山東、江西、上海、湖北、安徽、重慶、貴州、河南等許多省份的大批貨車司機,先後駕駛卡車集結在高速公路、國道和停車場舉行罷工,司機們甚至喊出了“打倒共產黨”的口號。據悉此抗議將持續10天。而10日恰逢上合峰會在青島舉行。

報導還稱,中國目前有載貨汽車1500萬輛,按一般每車至少兩名駕駛員計算,全國至少有3000萬貨車司機,由於國內油價遠高於國際市場,且連連飆升,運費又被壓得太低,加上管理部門濫用公權、釣魚執法現象嚴重,很多貨車司機已經沒有活路了。已經忍無可忍的司機們的反抗,說明他們被剝削的已經相當嚴重,實在無法維持基本的生計,惟有站起來抗議,而這樣的抗議不僅來自貨車司機,還有塔吊司機、火車司機以及各行各業的勞動者。

顯然,在中共體制暫時未發生變化的前提下,當局解決貨車司機當前所面臨問題的具體方案可包括:提高運費;交通部門少收過路費;公安部門減少濫用公權、亂罰款現象;降低油價,等等。問題是涉及的相關部門樂意嗎?

先說說公安部門交警的亂罰款。今年5月,《中國汽車報》曾刊登了《“任性”的罰單》系列報道,這些“任性”的罰單包括:“2000多條交規,我不信找不到你毛病!”“只有一個人也超員!”“要票罰1000,不要票罰500。”“交警在白天查貨車的大燈,如果不亮就直接罰款。”“因為滅火器壓力不足,被罰5000元。”……也就是說,只要交警們想要罰款,就一定能找到罰款的理由,而有時一次罰款,就足以讓貨車司機幾天的辛苦白費。

為何交警們要亂罰款?有內部人士透露:“目前大多數公路領域的執法部門是靠罰款來養活的,而亂罰款已成為他們的一種斂財手段。”據說,有執法人員每天不罰個千八百塊錢根本不會下班。而有交警也告訴司機們要多理解他們,因為他們也是有任務的。

問題是作為執法單位人員的工資大多是財政撥款,為何需要靠罰款來維持呢?背後的原因只能是撥款不夠、人員膨脹、貪腐腐敗以及在中共一切向錢看的宣傳下,人性無限膨脹的貪慾使然。對於這樣的問題,公安部和各地公安廳、公安局能夠解決嗎?答案並不樂觀。

其次再看看交管部門能否少收過路費。在中國龐大的公路網絡中,設置的收費站多如牛毛。有全國人大代表曾指出,全世界建有收費公路的國家和地區有20多個,建有收費公路14萬公里,約有10萬公里在中國;中國公路收費高於歐洲9倍,公路運輸成本中20%是各種路上收費,公路收費、過橋費名目繁多。畸高的“過路費”,抬高物流成本。

也就是說,雖然表面上看,貨車司機每月的收入都是萬元開頭,但現實是過路費、油費以及其他開支佔據了貨車司機大部分收入,最後所剩寥寥無幾。有網友曾舉例,走甘肅到西寧高速全程高速費七八百,加上油費,一千多,以半挂車四十噸的標準,一噸運費六十,一次運費總計為2400。扣除油費、高速費,一次賺一千多。一個來回要四天,一個月最多跑七次,也就賺個七千多塊。如果再被罰款幾千,所剩幾何?有的司機最後收入竟然還是負數。

那麼,交管部門能否降低各地收取貨車的過路費呢?答案也不樂觀。與交警一樣,他們也是有任務在身,並將其視為牟取利益的手段。如果當局缺乏有效的措施,過路費降低的可能性同樣很小。

而提高運費、降低油價同樣是困難重重。前者涉及行業網絡壟斷,後者涉及國企利益,當局能否下手干預也是個未知數。由此可知,對於貨車司機們的訴求,在中共體制下,解決起來是困難重重,因為不真正為老百姓服務、缺乏百姓監督的政府部門、國企,想讓它們主動放棄利益,並非易事。

應該是意識到了貨車司機的訴求很難解決,面對着此起彼伏的罷工,北京當局通過交通部、公安部等推出了評選“最美貨車司機”的活動,其背後的險惡、卑劣用心昭然若揭,那就是通過政治、宣傳手段對貨車司機“維穩”,讓他們服從中共,而潛台詞就是對於那些不聽話的司機,當局很可能讓其消聲、消失。這在當今中國並非難事。與此同時,亦以此平息輿論。

問題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當一個政權將老百姓逼的活不下去時,點點滴滴的力量就會彙集起來。今日的若干人被消聲、消失,會激發更多的人站出來。而倒行逆施的中共,遲早會應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古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