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七位青少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

當劉倩看見到她家來的小學校長時,兩眼瞪得溜圓,流着淚,手指著校長,憤憤地說「他、他、他……」卻說不出話來。幾天後,劉倩驟然死亡,年僅12歲。

19歲的初叢銳在北京海淀監獄裏離世。爺爺去北京認人,看見孫女的臉被打得變形,鼻子被打塌,抱着孫女失聲痛哭⋯⋯

1999年7月中共對法輪功發動了至今長達19年的血腥迫害,不計其數的修煉者被非法抓捕、關押、酷刑折磨、勞教、判刑、虐殺,就連他們的孩子們也成為被迫害的對象。

那些隨着爸爸媽媽走入修煉的孩子們親身體驗到真、善、忍美好,成為品學兼優的學生;然而在中共的迫害中,他們目睹了父母的悲慘遭遇,孤獨、恐怖、痛苦侵蝕了他們幼小的心靈。在身體和精神慘遭摧殘下,他們不幸成為這場邪惡迫害的犧牲品。

為什麼中共連這些孩子們也不放過?

遭非法抓捕屈死

陳英曾是佳木斯市樹人中學學生,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做人,誠實認真,助人為樂,是一個學習成績及品德優秀的陽光女孩。她喜歡各種文體活動,尤其愛好書法,曾多次獲書法榮譽證書。校里校外,人們都很喜歡她。

陳英(明慧網

1996年,中共喉舌《光明日報》刊文誣衊法輪功,14歲的陳英,立即給《光明日報》寫信,談自己修煉法輪法輪功後受益的體會;1999年7月,《科技之光》再次刊出誣衊法輪功的文章,陳英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聯名給《科技之光》發了五封電郵。

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後的第三天,7月22日,剛滿17歲的陳英和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

在北京她三次被北京警察綁架,兩次都機靈走脫。

8月15日,陳英第三次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到佳木斯駐京辦。

佳木斯公安局「610」的政委李純友於8月16日親自帶人將陳英押回佳木斯。途中她被警察毆打、恐嚇、侮辱。手戴手銬被銬在車架上,上廁所時只給打開手銬,不準關門,警察就站在門前看着。17歲的陳英受到極大的侮辱,她在上完廁所後快速關上門,然後從廁所的小窗口跳車……

據悉,在當日下午2點34分,有扳道工人看見有人在京秦線280公里處跳車,跳車人兩次試圖站起來,沒成功而倒下。

火車行駛20多里才停住,李純友等將陳英送到豐潤醫院。當晚6點多鐘,李純友稱:「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氣!」目的是不讓家屬看到她還有活氣兒,當晚又直接把她送到豐潤火葬場冷凍。

8月17日晚,陳英的母親、舅舅等被帶到「豐潤賓館」。李純友親口向陳英家人承認:「你的孩子我打了。」

當晚,中共喉舌殃視指使天津電視台記者採訪陳英的母親陳秀玲,威脅她放棄修煉,否則就見不到女兒。陳秀玲當時悲痛欲絕,為了見上女兒最後一面,說了違心話。當天她和警察一起去了火葬場,但警察也只讓她看了一眼女兒的遺體。

第二天,1999年8月19日,中共喉舌殃視播出假新聞,稱陳英因精神恍惚,多次想自殺,趁家人不備跳車身亡。

被迫離家病逝

1998年,內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輪功學員符桂英11歲的女兒張毅超,開始隨母親修煉法輪功。1999年9月母親符桂英被非法勞教。

2000年,學校發動學生簽名誹謗法輪功,13歲的張毅超維護自身合法權利拒簽,卻被當時的校黨委書記找去談話,當地「610」及公安局還向學校施加壓力,多次要求她簽名寫保證,否則以開除學籍相威脅。

張毅超回到家,偷偷地哭,沒告訴父母,怕引來學校對她更加嚴厲的懲罰。

2001年3月1日,學校以她父母都修煉法輪功為名,逼迫張毅超停止學業。後經交涉學校同意接收她,但學校黨委書記孟憲民每星期找她談話,強迫她每周寫一份書面材料,逼她和法輪功和父母斷絕關係。

2001年5月25日,張毅超的父母再被綁架,只她一人在家,霍林郭勒市「610」及市公安局南廣場派出所等十多人,到她家抄家,搜集迫害證據。

5月2日晚,社會上一群孩子到家砸門,打碎窗上的許多玻璃,她備感恐懼。

同年9月17日,張毅超的父母同時被劫持在囚車上非法送往勞教所迫害,母親想看看孩子。國安大隊、「610」人員卻稱:「誰管你們孩子的死活。」夫妻兩人被拖到車上。家裡只剩下她孤身一人。

張毅超被學校非法開除後,被迫在社會上流浪,備受歧視及侮辱。一天夜間,一惡徒從陽台爬上二樓,砸碎玻璃,闖進她家,把她強暴了。

2002年7月,母親從勞教所回到家中,母親雙目坍陷、骨瘦如柴,張毅超的精神受到極大的刺激。為躲開迫害,年僅15歲的她被迫離開家鄉,到瀋陽大連等地打工。

身心疲憊的張毅超在打工時感染上肺結核,她沒有錢醫治,想回家,可是父母一次又一次被迫害。在外面她暈死不知有多少次,

當父母找到張毅超後接回家時,她的病已經無法醫治,18歲的花季少女飽受痛苦,離開了人世。

不讓上學鬱悶而死

劉倩河北雄縣葛各庄村小學三年級學生,2003年11月,突患急性白血病,醫院下達了病危通知後,家人為她準備了下葬的衣物。悲痛中,母親想起在一張法輪功真相傳單上看過的故事:一名患白血病的15歲的少女修煉法輪功後痊癒。母親便決定帶女兒煉法輪功。

倩倩回家後,母女一起讀法輪功的著作《轉法輪》。學了三天,奇蹟出現了,孩子想吃東西了,並要起床煉功。學了七天後,倩倩開始康復。她所有的親屬無不稱頌法輪功的神奇。

恢復健康後,倩倩如同一隻快樂的小燕子,還學會了騎單車,所有見到她的人誰也不會相信她是一個曾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

倩倩興高采烈地來到她久別的學校,告訴老師是法輪功治好了她的病。

然而老師不相信,說那是誤診。倩倩怎麼也不會說昧良心的話。

學校的校長要求倩倩的媽媽到學校里,媽媽帶着孩子一起到學校。校長讓媽媽寫保證倩倩不煉功的保證書,被媽媽拒絕。法輪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孩子得了要死的病,煉法輪功重獲新生,為什麼要逼人說假話呢?

媽媽走後,到了下午,校長把倩倩送回家,不見她父母,就把孩子交給鄰居,然後離開。

見到鄰居,倩倩大哭:「他們非要叫我寫保證書,我不寫,他們就不讓我上學。」

倩倩被強行退學,幼小的心靈受到沉痛打擊和巨大壓力。

從那以後,倩倩失去了往日的歡笑,整天悶悶不樂,不吃不喝,父母問什麼也不說話,時常哭泣。一提起老師,她就害怕、氣憤。

第二天,校長又到她家,倩倩指着他說「他、他、他……」可說不出話來。

第五天,正月22日,倩倩突然神智不清,繼而昏迷不醒而亡。

小劉倩帶着眾多的迷惑、滿腔憤恨,抑鬱而亡後,她的父親強忍悲痛找到學校,讓老師們去看看女兒。學校以校長患病不在而推脫,副校長推說這事她沒參與而拒絕到劉倩家。劉倩的班主任也不敢露面。

倩倩一家人難以接受:法輪功救了孩子的命不允許嗎?非得要家人把錢耗盡、讓孩子死在医院裏才行嗎?

有消息說,劉倩死亡的第二天,臨村學校便揭下了在學校牆上張貼的那些毒害孩子、誣衊法輪功的材料。

獄中被活活打死

初叢銳芳年19歲,系吉林省舒蘭天德徐家村一社法輪功學員。提起她,家鄉認識她的人無不說好。

初叢銳(明慧網)

初叢銳(明慧網)

2000年8月,初叢銳獨自進京,為法輪功鳴冤,被強行抓回當地,非法關押在天德鄉,她得以走脫,之後,在舒蘭市一家飯店打工。她的舉止祥和、美好,一人干兩人的活,老闆對她的印象極好,說:「你在這兒干吧,他們再抓,我保護你。」

2000年12月1日,初叢銳再次進京,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約在12月13日死於北京海淀監獄。北京警方稱她死於絕食絕水,醫生拒絕承認這種說法,因驗屍發現她七竅流血,鼻子被打塌,臉部都變了形,完全沒有正常人的樣子。

初叢銳家鄉的父老聽到她被警察打死的消息後,都極為震驚和氣憤:「這麼好的孩子都被活活打死,真是造孽啊!」

初叢銳的父親眼淚都哭幹了,母親無法承受巨大的痛苦,當時就變得瘋瘋癲癲,只能靠打針吃藥來支撐身體。

法新社北京2001年1月11日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警察為三名法輪功婦女的死亡受到譴責」(Chinese Police Blamed for Deaths of Three Falun Gong Women)報導,其中一個受害者就是初叢銳。

報導引用《香港人權與民運信息中心》的消息指出,警察於(2000年)12月17日通知她(初叢銳)的家人說她已經死亡,當他們探望屍體時,他們看到屍體上有多處瘀傷,而且初的雙耳周圍有血跡,這是她被毒打的標誌。

1984年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其全名為《禁止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其目的在於防止世界上的酷刑存在或相似行為,要求締約國在其管轄領域,採取有效方式避免酷刑的發生。中國是該公約的締約國。

而中共卻用酷刑把年輕的初叢銳折磨致死,只因她信仰真、善、忍。

遭驚嚇孤獨離世

張琤,安徽省巢湖市泉塘初中生,品學兼優。1994年,7歲的張琤和父親一道在法輪功中修煉。後來她的父母被非法勞教兩年。期間,當地「610」曾多次抄家,搶走法輪功書籍等。學校搞所謂的揭批,當地中共人員經常上門騷擾,強行不准她學法輪功。

孩子幼小的年紀,卻遭到如此難以承受的恐怖驚嚇,一時間她身心遭受巨大傷害,2000年11月出現白血病癥狀。

彌留之際,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的父親不準回家探望女兒。次年2月,張琤含淚離開人世,年僅14歲。

巢湖市初中生張琤。(明慧網)

遭刑訊威逼含冤離世

王文蘭,黑龍江雙城市第八中學一年級學生。10歲時,正在上課的她被黑龍江省雙城市東風派出所騷擾,2000年7月1日,為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11歲的王文蘭隨媽媽和小姐姐去北京上訪,遭警察綁架。

在駐京雙城辦事處被監禁七天後,王文蘭被強行帶回本地,遭「610」人員非法審訊、威逼,並被非法勒索罰款1,000元。

多次遭警察的騷擾、審訊、威逼,孩子的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於2003年月12日含冤離世,年僅14歲。

王文蘭(左圖)。(明慧網)

摧殘下舊病複發

唐詩雨出生於1989年,遼寧丹東福春小學學生,患有先天性心臟病。1995年醫院下了病危通知,稱他只能活半年左右。1996年他修煉法輪功後,身體一天天好起來,能上學了,且成績非常好。

1999年7月,一家三口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綁架。之後,父母屢遭綁架、非法關押。母親趙宏娥從馬三家勞教所回來後,小詩雨就每天拉着讓媽媽讀法輪功的著作《轉法輪》給他聽。

小思雨的奶奶也修煉法輪功,爺爺奶奶曾遭到八次非法抄家。警察竟然不顧周圍的居民的正常休息,在半夜把外面的鐵門和裏面的門都砸開、毀壞,突然闖入家中騷擾。

思雨的心臟承受不了這種恐怖的精神摧殘和父母屢遭迫害,終於舊病複發,於2003年5月25日含冤離世,年僅14歲。那時,爸爸唐義清還關在監獄遭迫害,沒見上兒子最後一面。

詩雨去世不到一年,媽媽遭警察綁架未遂後,被迫流離失所。2007年,爸爸媽媽再次遭綁架,被分別非法判刑八年和九年,被關押在本溪監獄和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