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榆林米脂:痛徹心扉啊!

(作者提供)

4月28、29日,幾個朋友讓我寫一篇文章,評價韓朝《板門店宣言》。

我對自己有一個要求:在公眾號上寫文章,無論自己多麼憤怒,他們如何挑釁,也不能有罵人髒話。但是,今天,我要破一次這個規矩,並大聲喊:去他的《板門店宣言》!

昨天早上,在媒體上看到榆林米脂第三中學慘案的資訊,痛徹心扉!不能自以。此時,再去關注什麼垃圾《板門店宣言》,我做不到。在為那些逝去的孩子寫點什麼東西之前,我不可能寫出新的東西。

2018年4月27日18時10分,陝西榆林米脂縣第三中學門前,7名女孩,2名男孩,沒有能夠逃脫歹徒的魔掌,倒在巷道中的血泊中,在痛苦與恐懼中告別了花樣年華。還有10個孩子,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受盡身體與心靈的雙重摺磨。

願逝者安息!願傷者早日安好!我不能為他(她)們做些什麼,也不能為那些父母做些什麼,唯有隔空祈禱於心。

我不信仰上帝,但此時,我要和《老人與海》中的主人公──聖地牙哥一樣,虔誠地說100次聖母瑪利亞!期望那些像風一樣消失的生命,回歸天國,安息於上帝的樂園,因為,這個邪惡的世界沒有正義,唯有上帝那裡才沒有傷害和恐懼。

我不想去譴責沒有人性的暴徒,因為,現在這些譴責對那些逝去的生命和受到傷害的孩子沒有意義,再說,已經有那麼多人正在譴責他。我只想讓自己冷靜一下,細細想一想,並且讓自己的大腦代替那些被毀滅、被傷害的孩子好好問一問:

我們的社會這是怎麼了?

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有那麼多沒有徵兆的極端暴力?

為什麼不能消除、阻止他?

那些成年人都去幹什麼了?

近10餘年來,這個社會不斷生產失敗者,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幼稚園附近行兇,物件正是那些小朋友!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好久,到如今依然嚴峻。雖然行兇者無一例外地很快都被合法的剝奪了生命,但是,社會上仍然不時有這樣的暴力出現。那些雙眼黑白分明,明眸中沒有一點雜質的孩子,那些吹彈可破的嫩頰,那些柔軟的雙唇,那些小小的、肉肉的小手,那些帶着奶香味、讓人無比憐愛的清脆聲音,那些所有父親、母親的心肝寶貝,在喪失人性的歹徒刀下,就那麼輕易的、像薄薄的白雲一樣飄散了。

這樣痛徹心扉的事還在發生!

近幾年來,針對小學、中學的暴力事件不時見諸媒體,行兇者向自己根本不認識的孩子揮起了屠刀。那些活潑的生命,那些花樣的年華,那些桃面、丹唇和柔膝,那些跳躍的靈魂,那些未來的期待──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像風一樣消失於無形,留下摯愛者無盡的悲痛與思念。

榆林米脂,網上的那些短短視頻,實在不忍心看完,不忍心看下去。那些瘋狂的母親,發自胸腔的戰慄呼救:“快打110”!那是怎樣的一種絕望與恐懼啊!那些一個一個倒在血泊中的花季少年,那些還沒有來得及變成“五月的鮮花”的生命,那些在痛苦與極度恐懼中調零的蓓蕾,那些消失於4月春風中的星星,是怎樣的痛徹心扉!

我是含着淚,忍着悲,強迫自己寫下這些帶血的文字。大腦中又再現那些自己不願看到的悲慘畫面,那些無力的呼喚,哪些躺在血泊中、身着綵衣的小小身影──痛徹心扉!

那些逝去的少年,在恐懼中倒下,鮮血一點一點流淌,生命氣息一點一點衰減,光一點一點黯淡,終至熄滅,歸於平靜。

那些父母,那些和我一樣,甘願拿自己的軀體擋在歹徒屠刀面前的父母,目睹了這個世界上最摯愛、最珍貴、最寶貝的,在痛苦中一點一點湮滅,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眼睜睜注視着他(她)痛苦的離開,他們是多麼的不舍!多麼的自責!那是怎樣的一種終身也無法忘卻、不能釋然的慘痛記憶!

痛徹心扉啊!他們,如何重新開始未來的生活?

媒體上寥寥幾句冰冷的方塊,多次輕輕地送走了那些花季少年,讓他們無聲無息的飄遠了。2018年4月27日,媒體的故事還在單調的重演。

沒有祈禱,沒有反思,甚至沒有默哀,他們什麼都沒有做啊!其他人,竟然發不出短短的一點微音。而媒體上關於這個極度悲慘事件的報導,馬上就被鋪天蓋地的垃圾資訊淹沒,被遺忘了──哪怕時間只是過了兩天!一切控制的都很好,太陽照常升起,晚霞依然燦爛,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也好像沒有誰在意這件事,所有的聲音都靜默了。這是怎樣的一種再傷害啊!痛徹心扉。

我們不知道真實情況,不知道背後的故事,不知道原因,我們永遠都是最後一個,永遠都是最後那個無關緊要的一個,永遠被忽視,註定被忽視。

在巨大的社會悲劇面前,我們都有罪,所有的成年人都有罪!

當我們連那些幼稚園寶貝、花季少年都不能給予最基本的保護時,我們需要那麼龐大、強大的軍隊有什麼用?坐擁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有什麼意義?我們需要如此幅員廣大的國土幹什麼?我們沒有拼盡全力,保護下一代、下下一代,我們沒有為他們創造、奮鬥、爭取一個更安全、更美好、更溫情的社會。我們是有罪的!

我們犯有良心冷漠罪,我們犯有膽小怯懦罪,我們犯有無能為力罪,我們犯有表現惡劣罪──我們犯有一切愧對這個時代的重罪。

多麼希望不再有這樣的人間悲劇!

那些逝去的花兒,那些依然承受痛苦的少年,是我們鍛造的社會讓他們失去生命,讓他們在苦痛中掙扎。我們沒有權利請求原諒,我們不配請求他們原諒。

痛徹心扉!

(原創:獅子 駱駝到獅子4月30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