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報紙的死因

我不太明白,川普網絡玩推特,與英國的哈里王子娶美國平民女子梅根一樣,同樣是貼地。為何川普年輕貼地,遭到破口大罵,而梅根那個貼地王妃,卻變成網絡世代的英雌天后?還是「年齡歧視」(Ageism),加個人偏見,導致隨心所欲搬動道德的龍門柱,不論有無知識,尤以年輕人為甚,是普見的人性?

全世界都說印刷傳媒,以報紙為首,正在衰落,而且死路一條。

美國全國報紙,七十年代末期日銷六千五百萬,今日報紙連其收費網絡客戶,每日方三千五百萬。

據說報紙印刷媒體,是老人閱讀的過時產物,精英知識界和所謂的年輕人,全部低頭看手提電話。

總統川普,年逾古稀,是一名符合標準的老人,但川普不但沉迷用推特,與年輕人和時代接地氣,而且還幫你一齊推倒老餅的報紙印刷傳媒。川普對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窮追猛打,說這兩家老牌報紙是Fake news,這位推特總統,與年輕世代站在一起,幫大家推倒老餅的傳統,非常Young,非常有型。

但是非常奇怪,當川普日日用IT短訊的推特與全球溝通時,又輪到精英和年輕人大罵他身為總統,不夠正經,行為太過Unpresidential,應該回歸白宮傳統程序,正式用白宮發言人,正式發出新聞通稿。

我不太明白,川普網絡玩推特,與英國的哈里王子娶美國平民女子梅根一樣,同樣是貼地。為何川普年輕貼地,遭到破口大罵,而梅根那個貼地王妃,卻變成網絡世代的英雌天后?

還是“年齡歧視”(Ageism),加個人偏見,導致隨心所欲搬動道德的龍門柱,不論有無知識,尤以年輕人為甚,是普見的人性?

香港的報紙業,更在三十年前開始埋下死亡的伏筆。其時由副刊專欄開始,聲稱“不要長文章”、“字數勿超過六百”,因為香港華文讀者開始不喜歡讀長篇。

本來一切視乎內容,長短不是至高標準。電影“沙漠梟雄”、“亂世佳人”,皆長逾三小時。紅樓夢與歌劇“唐璜”皆不可濃縮至十分鐘YouTube版以下。但那時的香港老闆編輯開始迷信一個“短”字,即為此行業掘墳墓。

然後因採訪中英香港前途談判的那一代香港記者,隨同香港主權移交、中年一代移民潮,迅速上位,做了總編輯和總監。這批番書仔,一上位就炒掉報館的老人家,包括經歷過戰爭的新聞資料主任,以及讀過私塾的老校對。

還要記者兼識電腦打字,節省成本,有如叫外科醫生也兼為麻醉師。結果是錯別字百出,標題平庸,新聞缺乏歷史深度的論析,社論陳腔濫調,或是賣弄學院式泡沫高深,一齊唬弄半文盲的新老闆。

那時的年輕人搶班,紛紛做了老總,但經驗文字都半桶水。終於等到今日,天地圖書公司出版的一冊新聞老人訪談錄,其中多人聲稱:報紙這一行,由英國的泰晤士報到民國的大公報,一定要“老中青三結合”,老的一代盡量留,中年一代盡量做,年輕人勿急上位,進了報館,先盡量學。

此皆盲信Young之報應,加上英語世界印刷媒體也崩盤,香港當然也跟隨。當資訊一切網絡見,網絡也有萬字論文可搜閱,你如何叫人掏八元買一份報紙?Young?短?快?勿開玩笑。如本人最早講後來多人跟論遂變成套話的四字:這是共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