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22歲女孩惹何炅淚奔:當她脫下裙子 你才知道有多美

擁有一雙美腿應該係很多女生夢寐以求的事情吧,緊緻、筆直、沒有一絲贅肉。

在這露腿的季節,一雙精緻的美腿總係能在人群里立馬吸引住他人的目光。

可係,如果老天“殘忍”地剝奪了你露腿的權利,你會怎樣?

比如,天生有缺陷的腿型,一道道扎心的疤痕…………大多數女孩應該習慣穿着長裙長褲去遮蓋吧。

可偏偏有這樣一個姑娘,一襲黑衣,霸氣、自信地行走在街頭,把身上最痛的地方勇敢地撕開給人看。

裙子裏面,係她殘缺的腿,可係,卻那麼美,那麼美……

係的,比起傷疤都不算咩,老天用最殘忍地方式,讓她失去了一條腿………….

不在乎他人異樣的眼光,反倒成了黑夜中的光亮

這個女孩兒名叫謝仁慈,今年22歲。

而在她的臉上,我們看不到任何被暴擊欺負過的痕迹。

相反,她美得自信,美得淡定。

“生命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

四歲那年,在去學芭蕾的前一天,仁慈跟着媽媽去朋友的診所,看到診所里的醫生拿着針頭,她嚇得二話沒講掉頭就逃。

就在衝過馬路的一瞬間,一輛汽車飛奔而來,一片血紅中,經脈、血管、肉糾纏在一起,右腿沒了…………

謝仁慈失去右腳前最後一張照片

有多痛?撕心裂肺,肝腸寸斷?都不夠!更疼的係,媽媽為了救她,也失去了左腿…………

大概係所有倒霉事兒都湊齊了,父親還在這個時候和人打架入獄,只剩下母女二人相依為命。

愛穿高跟鞋的媽媽總係做噩夢,夢見醫生在手術台上講,“這個鋸子不快了,要拿剪刀來剪”,不只一次想從病房裡往下跳。

嗰個時候的她們很窮,“劫後餘生”的二人相依為命,經營起理髮店,然後就蝸居在店裡的小閣樓上。

買不起別的東西,她們一周吃的都係麵條,每到交學費的時候總係愁眉不展,但從未抱怨過。

謝仁慈甚至還主動放棄了領取國家助學金的機會,讓給了她認為更需要幫助的同學。

即使生活很艱苦,但母女倆彼此攙扶,充滿感激,活得驕傲而堅強。

可要真正接受這劫後餘生的殘缺,謝仁慈卻掙扎了好多年,從4歲一直到19歲……

童年玩耍時,自己的假肢突然甩飛出去,把周圍的小朋友嚇得邊哭邊跑。她愣住了,撿起假肢,一瘸一拐回到家,抱着媽媽大哭。

媽媽安慰她講,“沒關係,下次綁緊一點就好了!做好自己,別怨他人。”

就係母親這句話,謝仁慈開始慢慢堅強起來,拄着拐和媽媽去逛菜場和商場,無論別人怎麼打量,她都笑着去面對。

只係這十幾年的時間,她還係習慣穿着褲子遮住假肢,小心翼翼地隱藏着,好驚假肢露出,會和自尊一起散落一地,所有的照片里都只露出上半身。

要完完全全地接納殘缺的自己,真嘅很痛,也真嘅很難。

直到謝仁慈離開媽媽,一個人到重慶。

站在人來人往的重慶北城天街,光鮮亮麗的奢侈品店鋪門口,她徘徊,怯弱,最終還係逼自己走咗進去,冇所謂店員的眼光里係驚訝還係憐憫。

就係這一圈走下來,像一層層剝開一個俄羅斯套娃。她開始問自己,為咩不敢承認真實的自己?為咩要活在別人的眼光里?我才20歲,也渴望穿上裙子!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過分在意別人的睇法係對自我的折磨,不能接受生命不能改變的事情,係懦弱!

於是,她回到宿舍,剪去褲腿,扔掉了假肢外包,撕掉了偽裝!

主動露出自己的不完美該有多大的勇氣?

在這一步步坦然接受自己的過程中,謝仁慈也變得更堅強和快樂。

生命為她關上了一扇門,她卻給自己打開了更多的窗。

沒有了一條腿,只有讀書可以改變命運。

離高考只有一年的時間裏,她從模擬成績的400多分提高到627分,那係生活逼出來的一場困獸之鬥。

讀大學時,每次上課,她需要爬近200個階梯,翻過好幾個山坡。一下雨,傷口拉扯着疼。唯一的一次逃課,係因為爬到一半整個人崩潰。

可她不允許自己退縮,逼着自己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甚至快過常人,“因為走路可以磨傷口,減少痛苦的時間”。

從小就喜愛閱讀和寫作的她,還在20歲前出版了一本書—《我媽和她給我的第四條命》。

她講,

“你所經歷的苦難並不比別人多,痛苦主要係源於敏感和脆弱”。

她不僅係個學霸,更係個運動達人。

失去一條腿並沒有阻礙她熱愛運動,她去健身房舉鐵,踩動感單車。

有一次,跑到一半,假肢掉地上,她呵呵呵地笑着撈起,戴上、踩實。

甚至去嘗試攀岩,絲毫不輸身邊的男人。

一個人去新疆,去西藏,丟掉了假肢的外包,她活得更自在瀟洒!

這樣的她真係酷斃了!

當然,她也跟所有女孩一樣,愛美到不行。

她喜歡化妝,每天都把自己收拾得精緻,最喜歡塗著一抹紅唇,做最搶眼自信的那一個。

愛臭美的她還去拍攝了一組大片,大示性感。

那種性感唔係來自於肉體的線條和豐腴,而係靈魂的獨立和堅強。

因為不完美,所以更美。

也就係這樣的她,還去了聯合國演講,後來何炅聽過她的故事,也感動到落淚。

可其實她大大方方出現在鏡頭面前,講起自己的過去,唔係為了去換取憐憫,而係想告訴世界,

“關於美的定義有很多種,能夠坦然接受自己,不放棄自己的女孩,都能活出自己的閃亮!”

有人問謝仁慈,把褲腿裁掉,露出假肢你不冷嗎?其實唔係因為她感受不到冷,而係因為她的心足夠火熱。

她深知生活的殘酷,卻一直興緻勃勃地在生活。

還記得清華大學回復一位甘肅殘疾考生的信里寫,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

也還記得羅曼羅蘭那句意味深長的話,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係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係啊,有咁多的人,即使身處沼澤地,也不忘仰望群星。她們將嗰啲殺不死她們的,都變成了讓她們強大的力量。

而我們呢?

遭受到一點點挫折,經歷了一點點不容易就哭着喊痛的我們,又有咩資格選擇放棄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她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