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台灣人為什麼要獨立?台獨心理形成的根源

(公有領域 Pixabay)

不是台灣人“要獨立”,而是“只要是人”就懼共產!所以說“獨立”不等於“分裂”,“要獨立”是對共產主義恐懼的表現!

恐懼什麼?曰:恐懼共產主義價值觀!

為什麼“只要是人”就對共產主義懷有不能擺脫的恐懼?

因為習總的老爸在延安差點被活埋,六二年又打成反革命。習仲勛是邊區的主要人物之一,後又是國務院副總理與中央書記處書記,如此顯赫的人物都能說活埋就遭活埋,說入牢就入牢,何況無足輕重的百姓!

誰不怕被活埋?誰不怕坐牢?所以只要“是人”包括習仲勛、賀龍、彭德懷、劉少奇、高崗、饒漱石、華崗、許繼慎、段德昌……就沒有不恐懼共產主義的,沒有不恐懼共產黨的,雖然他們就是共黨頭目。民主國家只有自然意識,即意識只關乎擔水砍柴油鹽酹醋,只關乎到生命的往下存在,不會關乎一種特殊的意識形態。

住在台灣的人也是人,他們也與常人一樣,即與習仲勛一樣對共產主義和共產黨有着刻骨銘心的恐懼。習仲勛這樣的位高權重的人物對共產主義的逃避,是把兒女的身份全弄到“帝國主義國家”,使共產黨的意識形態鞭長莫及;老百姓對意識形態的恐懼就只能冒死外逃;那尚未被共產黨的意識形態網進去的地區的人,就是想盡辦法不落進共產主義意識的大網!

因而說,台灣居民的獨立要求在本質上說,就是對共產主義深懷恐懼的在外貌上的一種表現。這是基於大陸共產政權不對國民施仁政,偏要施暴政,與台灣居民的對暴政的恐懼。

只要大陸政權不放下屠刀施仁政,台獨的要求就不會停止。只要大陸政權放下屠刀而施仁政,台獨也就煙消雲散。大陸共產政權不施仁政才是台獨心理形成的根源!

人先天就擁有不可更移的價值——即人是在出生前就被老天賦予了不能逃避的本性。事物的存在都只是對天所賦予的性質的實現。

而共產主義卻就是在人性外,施以特殊價值的命令。因而共產主義是人類物種的天敵。做為價值它是通過外在強力強塞進意識,是對人的生命的侵犯。生命不是為受侵犯才成為人的,所以暴力侵犯對生命的意義就是迫害,因而共產主義的方法論就是以恐怖為手段,是超限戰!

人只能做為人而不能做為物來存在,而共產卻就是要人做為物存在,人就成為共產的附件。共產主義的價值就是要人不再是人,成為它的奴隸,成為把持了共產權力的少數人的奴役對象!

人只有人性,人沒有共產主義的意識性。

中華民國的人是人,無法成為共產附件,人們恐懼去充當共產附件。一聽“統一”就周身寒顫,兩腿發軟,三魂丟了兩魄,汗毛都倒豎……所以中華民國的人請求習主席,你就放中華民國國民一馬,別讓中華民國的人做張志新、遇羅克、林昭、雷陽、聶樹斌、呼格吉力圖……習主席你若能行行好,對自己的身心並沒有什麼虧吃吧?在民國境內還有法輪功,他們怕活摘!民國的學生也享自由成慣例,他們懼怕坦克和機槍……

所以不是中華民國的人搞分裂、要獨立,而是中華民國的國民恐懼共產主義的殘忍與暴烈。

只要習主席放棄暴政而施仁政,遇事只講“行行好”與“多多關照”一切都不成問題!你老不服,咱就試試看!

從國民的要求看,“分裂或台獨”,就是請習主席高抬貴手“行行好”“施仁政”別讓人們都成為——張志新、遇羅克、林昭、雷陽、聶樹斌、呼格吉力圖……別裝甲進城,別機槍掃人群,別活摘器官……問題就這麼簡單。習總他老爹都說“我一生沒犯左的錯誤”。習仲勛說的“左的錯誤”就是“決不行好,決不施仁政”,決不向善!

故而老孫就以哥白尼式顛倒革命的氣勢莊嚴宣布:從上世紀以來從來就沒有“統與獨”,有的只是“施暴政”還是“施仁政”,是“在明明德”還是“階級鬥爭”,是“止於至善”還是把一切不安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

“統獨”問題在本質上就是習主席到底決心繼續施暴政,還是改換門庭行仁政,因為人民要的是丟掉屠刀換上仁政。在朝鮮,人民要求的是金三胖棄核換肉湯,吃飽飯。習主席知道吃上肉湯是啥意思,他也一定知道台獨就是大陸不施仁政而施暴政的後果。

問題不在藍與綠,而在人類成員都是人,是人就只能求仁政,爭取執政資格是政黨的合法權利,但做人的資格更重於營色是藍還是綠,無論是藍,還是綠,別只顧執政資格而讓虎狼得了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獨立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