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升門檻 非京籍無房家庭入學難

‌‌“媽媽,我要去哪兒上學?‌‌”5月29日,6歲的兒子樂樂,一從幼兒園放學,就焦急地告訴媽媽,身邊小朋友們都在討論9月要去哪所小學。林殊的眼淚掉了下來:和別的孩子不同,樂樂沒有北京戶口,雖然林殊‌‌“五證齊全‌‌”,但因為通州區對於住址的新規,樂樂至今都沒有通過通州區的入學資格審核。

5月31日,北京市義務教育入學信息採集工作即將截止。像樂樂這樣尚不知如何獲得北京‌‌“學籍‌‌”的學齡兒童,在通州區有大約百餘名。

卡住他們的,是4月27日方才公布的《2018年通州區非本市戶籍適齡兒童少年接受義務教育證明證件材料審核實施細則》(下稱新細則)。據此,非京籍幼升小的‌‌“五證‌‌”審核門檻升高,北京居住證一項不僅要求‌‌“在有效期內‌‌”、‌‌“與在通州區實際住所居住證明地址一致‌‌”,還要求‌‌“審核申請人自2017年12月31日(含)起在現居住地居住‌‌”。相比起其他各區對於居住證住址起始日期的要求,通州區更顯嚴苛。

心急如焚的林殊,加入了‌‌“幼升小義教維權群‌‌”尋求幫助。其中很大一部分家庭的資料審核,都卡在了‌‌“通州區居住證或居住登記卡‌‌”一項。

根據《北京市教育委員會關於2018義務教育階段入學工作的意見》,非本市戶籍適齡兒童少年入學,必須‌‌“五證‌‌”齊全。所謂五證,即監護人必須提供在京務工就業證明、在京實際住所居住證明、全家戶口簿、北京市居住證(或有效期內居住登記卡)、戶籍無監護條件證明。

前幾個月甚至一年前,不少家長早已未雨綢繆,着手準備孩子幼升小的‌‌“五證‌‌”材料。但4月27日新細則公布,家長們發現條件升級。

根據新細則,家長們必須自2017年12月31日起居住在現有住址,哪怕是這期間在同一個小區租住了另外一棟樓,也被認定為不符合條件。

此外,新細則還規定,從2018年開始,住房地址用於適齡兒童入學登記的,自登記入學之年起,原則上6年內只提供一個入學學位(符合國家生育政策的除外)。如果學位已經被佔用,或房東不願意學位被佔用,家長就要為此‌‌“孟母三遷‌‌”。

財新記者撥打了通州區義務教育階段入學諮詢服務專線,被告知‌‌“2017年12月31日後是不可以更改(居住證)地址的,審核通過不了。去年只要居住證在有效期內就可以,今年就不一樣了。‌‌”

‌‌“2018年4月27才出政策,導致我不得不換地址。可你又要求我2017年12月31日起就住在申請地址。我不換地址就沒有學位,我換了地址你又說我住的時間不夠。‌‌”新細則的滯後性與不合理,激起了家長們的憤怒。

無房‌‌“非京籍‌‌”家庭上學何其難

5月28日中午,位於新華西街24號的通州區教育委員會(下稱通州區教委)門口,聚集了大約七八十位請願的‌‌“非京籍‌‌”家長。人群中,不時傳來‌‌“孩子要上學!‌‌”的喊聲。夏日炎炎,家長們的脖子耳根被曬得通紅,每人懷抱着一摞摞入學審核文件,焦灼地等待着教委的答覆。他們來自各行各業,大多數都已經備齊‌‌“五證‌‌”,卻仍然無法落實孩子們的入學問題。

何先生7點10分到了,他已經連續來了四天。他的老家在內蒙古,從事保安工作。令他怎麼也想不通的是,‌‌“你說我多冤,同一個小區161號樓,搬到了143號樓,今年改的(居住證)地址就不讓過。‌‌”

財新記者了解到,這些家長中不少有穩定的工作,按時在通州區繳納社保,但北京連年高企的房價與加緊的限購政策,令不少家庭在通州區無力購置房產,長期租房的情況十分普遍。

通州區位於北京東部,是北京市唯一接壤天津和河北的區縣,集聚了大量的非京籍居民。2016年,通州被提升為‌‌“城市副中心‌‌”,承擔著疏解北京市中心城人口和功能。此後通州房價一漲再漲,迎來了限購。

剛從外地出差回來的王先生,和妻子也早早地趕到了通州區教委。‌‌“今年三月份,房主要求我們騰出房子,拿來給自己的孩子登記上學。我們被迫只能遷房子,改居住證地址。但這個政策是後來才出的呀!‌‌”

2004年,王先生從安徽來到北京,在互聯網公司工作。兩年前,夫婦倆就開始考慮孩子的升學問題,於是把家搬到了通州南部新城梨園鎮,這裡的小學資源多。他們按部就班地準備材料,每年續簽居住證。

‌‌“結果臨門一腳出了問題。‌‌”王先生十分無奈。

按照新細則,審核申請人在通州區租住住房的,應提供規範有效的房屋租賃合同、房主房屋所有權證(不動產權證書)或商品房買賣網簽合同及購房票據、房主身份證原件及複印件。現場家長反映,由於受到‌‌“六年一學位‌‌”的限制,一些房東會拒絕提供相關證件,擔心未來影響自己孩子上學或者房屋轉賣。甚至,還有房東以幾萬元到15萬元不等,開價叫賣‌‌“學位佔位費‌‌”。

早在2016年,西城、海淀兩區就開始實行房產‌‌“六年一學位‌‌”的政策。北京市教委主任線聯平曾明確公開表示,此舉是為了解決好入學秩序。他指出,這是因為部分區域對於部分小學的入學期望較高。不過,在實踐中,各區對此一規定的實際執行力度仍有所不同。以海淀為例,其教委相關負責人就曾對《北京晨報》記者透露,‌‌“六年一學位‌‌”僅限需求過熱學區,並不會在全區廣泛推行。

通州的非京籍家長,更多焦慮的並非‌‌“好學區‌‌”,而是‌‌“能不能上學‌‌”。王先生十分費解,‌‌“哪怕不讓這些孩子上好學校,但是至少要讓他們在北京就讀。政策為什麼不能切實際,人性化,更靈活些呢?‌‌”

5月28日上午11點左右,通州區教委相關人員邀請了五位家長代表進行面談。家長們並不滿意教委的答覆,‌‌“沒有結果,還要等,就是拖我們。‌‌”教委方面告訴家長們,5月31號前會有明確的答覆如何解決。但家長們擔心的是,到時審核系統一關閉,孩子們就不得不在失學和回老家上學中做出選擇了。

‌‌“看看孩子天真的笑容,他認為自己在北京生的,就是北京人。‌‌”王先生的妻子心酸極了。

學位不足,先拿‌”外地人‌‌“開刀?

‌‌”整個五月,吃不好,睡不好,心裏有事壓着。‌‌“家長們的臉上,都掛着散不開的愁雲。多位家長跟財新記者表示,不爭取到最後一刻,不會考慮讓自己的孩子回老家就讀。他們之中,不少是夫妻雙方都在北京工作十年以上,貿然返鄉意味着要承擔經濟風險,或讓孩子變成‌‌”留守兒童‌‌“;而老家的父母也年邁體弱,對負擔成長期孩子的養育,力不從心。

一位老家在甘肅的媽媽憂心忡忡,‌‌”這麼小的孩子,回去就上寄宿學校了,怎麼放心?‌‌“她剛剛辭去超市的工作,這幾日都跟着家長們在通州區教委、北京市教委門前轉悠,一遍遍地填寫並上交‌‌”非本市戶籍入學信訪登記表‌‌“。但對於有多少解決的可能性,她心裏沒底。

家長們紛紛揣測,是今年通州區的學位緊張,政策才會如此嚴苛。

近年來,北京市的小學在持續迎來入學的高峰。根據《北京晚報》的報道,預計從2015起至2019年,北京市小學入學人數將不斷增加,五年內小學生人數將增加20.5萬,總數將破百萬大關,達到103.4萬人。

2012年8月31日及以前出生的,凡年滿6周歲,是今年幼升小的適齡兒童。根據官方統計,2012年是北京常住出生人口增長高點,出生率自2000年以來首次‌‌”破九‌‌“,增幅較高主要受到農曆龍年的屬性偏好影響等。目前,通州區並未公布小學計劃招生人數。但以海淀區為例,今年海淀區預計小學入學需求將首次突破3萬人,學位缺口達8000餘個。

在四處奔波、反映孩子就學難題的日子裏,另一種口頭解釋在家長間流傳:先拿‌‌”外地人‌‌“開刀,是北京進一步嚴控城市人口的舉措。

自2014年《北京市政府工作報告》首次將加強人口規模調控列入年度主要任務之一,開始通過調控隨遷子女入學資格的手段來控制外來人口。

《中國流動兒童教育發展報告(2016)》曾公開披露,在北京,‌‌”非京籍‌‌“兒童的‌‌”入學門檻‌‌“正逐年升高,到2015年,非京籍兒童家長需‌‌”本區就業‌‌“、‌‌”連續社保繳納證明‌‌“、‌‌”租房完稅證明‌‌“、‌‌”限定暫住證起始時間‌‌“的入學需求已擴至北京大多數區縣。

‌‌”教育控人‌”效果明顯。中國教育在線發佈的《2016年基礎教育發展調查報告》曾統計,2015年小學階段非京籍招生佔比為31.66%,較2014年下降4.38%,自2013年起,小學非京籍招生比例連續3年下降。

財新記者嘗試聯繫通州區教委,問今年新政出台的原因,尚未得到答覆。

北京市教委信訪室的工作人員則安撫家長們,5月31日完成入學信息採集後,還會有線下審核環節,如果各區有空餘學位或許能安排就學,但具體要視各區情況而定。

通州區教委門前的家長們,直到5月28日晚上10點才散去。5月29日,他們繼續奔走、等待,依然沒有得到答覆。■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樂樂,林殊採用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財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