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美國務卿就伊朗問題接受美國之音專訪全文

美國國務卿派蓬佩奧就伊朗問題接受美國之音波斯語組主任西塔蕾·德拉赫謝專訪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上星期四就川普政府旨在廢除伊朗核項目的新安全框架計劃接受了美國之音波斯語組主任西塔蕾·德拉赫謝的採訪。他們還談到近來在伊朗發生的抗議活動以及川普總統為解救被伊朗政府扣押的美國人所作的努力。

記者問:國務卿蓬佩奧先生,感謝你願意接受我們的訪問。

蓬佩奧:很榮幸。

記者問:作為國務卿,你選擇了伊朗作為你第一次主要外交政策演講的主題。為什麼?是因為情況的緊急性還是重要性?

蓬佩奧:我想兩者都有。總統把伊朗的核計劃看做是對中東穩定的嚴重威脅,也是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嚴重威脅。看看伊朗人民的處境,總統認為這是美國能幫忙做出一些改變的地方。他一直認為上一屆政府與伊朗達成的協議與這些利益不符---無論是伊朗人民的利益,中東的穩定,還是,直白的說,美國的利益。所以對他來說這是首要任務,所以我也想在剛上任國務卿的幾周里能有機會闡明川普總統對改善以上的三種利益是怎麼想的。

記者問:提出的新的安全框架的最終目標是什麼?它和最開始的JCPOA有什麼區別?

蓬佩奧:對,是很不同的。框架寬度不同,目標也不同。第一次的協議非常狹窄。它只想說明希望伊朗停止對核計劃的大筆投資。那是個好的,高尚的,有價值的目標。但是伊朗表現出的威脅遠不止於此。他們在往穆斯林國家發射導彈。他們在剝奪人民的權利。我想川普總統深深的關心所有的這一切。所以他的看法是我們重新開始提出一些我們認為是最基本的想法。所以我列出的12件事是很直接的。我們不指望伊朗領導層能怎麼樣,只希望他們能表現的和正常領導人一樣就行。別把你們人民的錢花在敘利亞,也門,黎巴嫩和伊拉克等國家進行冒險。領導你們的人民,建造一個偉大的國家,把你們有的資源用在這個上面。這就是我們希望看到的。

記者問:讓伊朗停止摻合別國事務會是新提出的安全框架的一部分嗎?

蓬佩奧:是的,所以我們已經這麼提了。你看,我們希望他們停止在全世界散播恐懼,停止在伊拉克發展民兵組織,停止在敘利亞投入資金讓伊朗公民去送命,這不利於中東安全,對伊朗也沒有好處。所以我們的目標是給出一個條件讓伊朗能表現的像一個正常國家。如果他們這麼能做的話---我們不是在說伊朗公民,是伊朗領導人控制並且造成了這些損害。如果我們能創造條件讓他們停止,伊朗人民能取得巨大成功。我們會讓美國人訪問那裡,如果他們能和我們成為朋友和盟友而不是威脅我們國家的人,我們能做出偉大的事情。

記者問:我接下來也會問到人權方面的問題,先生。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繼續關於安全框架的話題。你覺得要求伊朗允許檢查軍事設施怎麼樣,會是安全框架的一部分嗎?

蓬佩奧:是的。至於伊朗使用核材料問題,正如我們對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做的一樣,我們認為讓伊朗擁有製造核裂變材料的能力,發展鈾和擁有鈈設施是不合適的。如果他們想有一個和平的核能量項目,可以,他們可以進口那些材料。其他國家就是這麼做的,他們也運作的挺好的。如果伊朗也想那樣的話,使我們感到放心,他們必須接受檢查。那將包括軍事設施,實驗室,以及所有此前與伊朗核計劃有關的場所的檢查。

記者問:你之前提到了人權。現在伊朗各地都在發生反政府抗議。你是怎麼看的。你對這些抗議持什麼樣的想法?你覺得美國是不是應該支持這些抗議者?

蓬佩奧:我們當然可以提供道義上的支持。我想重要的是伊朗人民要自己做出決定。這些抗議已經持續好幾個月了,有些抗議很小,有些規模很大。他們所抗議的和我這周闡述的往往是一致的---那就是這些財富是如何被分給了卡西姆·蘇萊曼尼,而不是住在伊朗東南部或者德黑蘭或其它地方的普通民眾。正是因為伊朗這樣揮霍財富,伊朗人民才被迫把年輕人送上戰場送命,他們的生活才會既不安全也不富裕。如果伊朗政府不這麼做的話,就不會有這些後果。所以這不是關於推翻政權。這是關於改變伊朗的領導層,讓他們的行為能體現伊朗人民的意志。

記者問:所以就像約翰·博爾頓早先說過的,美國政府的目的不是推翻伊朗政權?

蓬佩奧:是的,女士。

記者問:你是怎麼看在美國和歐洲境內的反對派的呢,你支持他們嗎?

蓬佩奧:是的。只要他們和我們的目標一致,他們就應該受到支持。但是坦率地說,我時不時發現一些組織,特別是一些小組織,和我們目標不一致。只要他們和我們目標一致,我們不希望他們支持推翻政權。我們想看到他們能代表伊朗人民,代表那些只想好好生活的人,想把頭巾摘下來的人,想工作養家的人,想用他們喜歡的方式膜拜的人。這是伊朗人民要做的,如果在伊朗國外有人支持這些行為的話,我們歡迎他們。

記者問:國務卿先生,兩年前當你還是國會議員的時候,你想過親自去一趟伊朗,你為此準備了,你希望能給伊朗領導層---哈梅內伊和扎里夫---施壓,讓你能見到被伊朗關押的美國人質。作為國務卿,你會再次給他們施壓讓他們釋放人質嗎?鮑勃·利文森已經消失了十一年多了。

蓬佩奧:我很清楚利文森先生的事情。我祈禱他能平安回國,我們的團隊每天都在為此努力。至於其他的美國人,我們希望伊朗的領導層---魯哈尼先生和扎里夫先生,和阿亞圖拉---都能知道,就最基本的人道考慮,讓那些無辜的美國公民回國與家人團聚是最有利於伊朗的做法。雖然還有更重大的議題,但是我覺得讓無辜的人們回到他們愛的人的身邊是最起碼的事。

我們會繼續為此努力,為此祈禱。希望有一天,就如我們有幸從朝鮮接回三位美國公民一樣,能從伊朗手裡接回被關押的美國人。

記者問:我想問問關於至今我們還能在伊朗聽到的一些口號和標語,比如“美國去死”,“以色列去死”。在伊朗或德黑蘭當局能和美國達成一個協議之前,你是否覺得應該要求停止這些口號?

蓬佩奧:是的,特別是他們的領導人。在美國,大家什麼都說,我們有着開放的民主。有人喜歡川普總統,有人不喜歡。我覺得沒什麼問題,沒什麼反感。但是當你的高級領導人這麼說,當你讓人組織這些虛假的集會只為了喊“美國去死”和“以色列去死”的口號的時候,伊朗的領導人應當停止這麼做。他們應當停止因為這不是伊朗人民應該做的。我想大多數伊朗人看到我們美國人所取得的成就,看到我們多麼幸運,並且認為這是個能行得通的模式,想嘗試一種不同形式的民主,不一樣的政府,不一樣的價值觀和信仰,不一樣的宗教,我覺得都是可以的。但有些關於人道的理解是最基本的,那就是給予每個人尊重和尊嚴,不向外輸出暴力,不偷盜和掠奪你的人民。我想伊朗人民和美國人民都一樣擁有那些歷史悠久的,文明開化的核心價值。

記者問:國務卿先生,我再談談你之前的演講。你重點提到“不能再讓從伊朗人民手裡盜竊權力盜國者繼續製造財富了”。你對國會試圖曝光伊朗腐敗領導人,如阿亞圖拉·哈梅內伊和伊朗總統的財富的做法怎麼看。如果國會通過類似法案的話,當局會支持嗎?

蓬佩奧:我們會的。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既重要又傳達了信息。伊朗人民值得知道真相。你們的高級領導人在把錢放進自己口袋裡,用一些只是門面的企業來,直白地說就是盜竊。為了能證明並揭露這些行為,我歡迎能曝光他們的機會,讓伊朗人民自己決定他們想不想讓這些人領導他們的國家。

記者:國務卿先生,非常感謝。

蓬佩奧:非常感謝你,女士。

記者:我們非常感謝您接受採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